发新帖

小孀《等你靠近的爱囚》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71



等你靠近的爱囚(书号:30507)
类型:现言
作者:小孀
简介:外界都相传苏晚很厉害,从被收养的弃女,一路坐上了霍家少奶奶的位置。  但只有苏晚自己知道,她的霍少爷,心里另有其人。  可她还是爱着他。  沉默而骄傲。

点击阅读《等你靠近的爱囚》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水晶灯,香槟,衣香鬓影,言笑晏晏。

苏晚一袭雪白婚纱,跟在霍擎身边,低眉浅笑和宾客举杯相祝。

今天是她和霍擎大喜的日子。

没有人想到,她婚纱裹身的曼妙腰肢上,别着冷冰冰的枪。

他们在等一个人。

准确的说,是霍擎在等一个人。

霍家的这种大日子,那人一定会来。

苏晚朝身边的男人看了一眼。

鸽灰色西装加身,英姿挺拔,立体的轮廓,那张线条分明的脸,完美到了极致,也冷毅到了极致。

霍擎没有看她,握着酒杯,一双黑沉沉的丹凤眼,阴郁地盯着门口。

大堂门口,骚动起来。

来了!

苏晚警惕地靠近霍擎,目光所及之处,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带着几十个保镖,大摇大摆地走进来。

白仁信。他果然来了。

霍白两家世代为仇,霍擎的婚礼,白家不来捣乱,才是怪事。

霍家的保镖迅速围上,两边整齐划一地对峙。

咔哒。

有枪上膛的声音。

霍擎不紧不慢地上前,菲薄的唇,似笑非笑地勾起。

“不知是什么风,把白老爷子吹来了?”

白仁信仙风道骨,摸了摸花白的一把胡子。

“老夫听闻霍家太子爷新婚,自然是来送礼的。”

一老一少对峙着,脸上都扯着笑,但苏晚心里知道,这两人心里都巴不得对方早点去见阎王。

白仁信说着,接过手下递来的一只精美礼盒,手腕一翻,缓缓打开。

那礼盒一寸见方,以金丝楠木雕成,刷了清漆,光滑精致。

一打开,霍擎便变了脸色。

那盒子里躺着的,竟然是一方灵牌!

苏晚从男人宽厚的肩膀边瞥过去,不动声色地按了按自己腰上的枪。

她知道,这灵牌对霍擎来说,有多大的威力。

因为,灵牌上刻着的,男人最心心念念的女人的名字。

李梦箐。

果然,下一秒,霍擎动作利落地拔出枪,枪头对准白仁信!

“你找死!?”

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含着滔天恨意。

随着他一动手,白仁信的手下也反应迅速,立刻拔出枪对准霍擎。

白仁信被指着头,却气定神闲。

“看样子,霍小公子还记得三年前李家被灭门的事情?老夫还以为,你有了新欢,早就把旧爱抛之脑后了——这样看来,霍小公子尚算痴情,仍记得自己死于非命的相好。”

他说着,甚至笑起来,白胡子抖着,说不出的得意。

霍擎握着枪的手,青筋暴起,凤眼发红,从牙缝里挤出话来。

“你以为,我会活着让你回去?”

三年前,就是这个人渣,带人偷袭了梦菁一家!

最后还放了一把火,让整个李家尸骨无存。

男人浑身冰寒的气息,让苏晚有些不安。

他太激动了,这样对计划不利。

她抬手想要安抚他,岂料白仁信竟似早有准备,笑眯眯地开了口。

“哦,是吗?那就要看看,是你的旧爱重要,还是新欢重要了——”

话音未落,他突然松手!

李梦箐的灵牌,直直地往下坠落!

霍擎迅速伸手一捞!

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

尘埃落定后,苏晚已经被白仁信扣住脖子,黑洞洞的枪口抵上了太阳穴。

而霍擎的怀里,稳稳地接住李梦箐的牌位,没有让它沾上一点灰尘。

他小心翼翼地抱着那木牌,仿佛拥着曾经的情人,连看也没看她一眼。

自然也别提搭救。

见苏晚受制,周围传出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白仁信桀桀地怪笑起来。

“小子,你现在还觉得,我没法活着走出去吗?”

人的潜意识是不会骗人的。

危急关头,在他心里,她连李梦箐的一个灵牌也不如。

心脏短暂的悬空之后,苏晚反倒释然了。

喜欢李梦箐的霍擎,才是霍擎啊。

白仁信带着她,在包围圈中缓缓朝外退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晚竟然看到,人群外的男人,朝她投来一个愧疚的眼神。

她被白仁信带上车。

事态的发展,完全脱离了她的计划。

但好在,她有枪。

苏晚按上腰间,拔出枪,缓缓对准自己的左胸。

应该是这个位置了。

在后视镜里,她看到司机惊恐的眼神。

砰!

一声巨响。

子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过她的肩膀,灌入身后老人的心脏!

白仁信不可置信地睁大眼,身子抽搐了两下,执枪的手软下来,躺在后座不动了。

在黑道上顺风顺水了半辈子的人,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死去。

苏晚面无表情地拨开他另一只手,探了探鼻息。

确认死亡之后,吹了吹枪口,顺手对准司机的脑袋。

“开回去。”

从被挟持到现在,这是她说的唯一一句话。

司机浑身像个筛子似的抖起来,神情如同见了厉鬼,好几次差点挂错档。

苏晚知道,他在害怕什么。

她以自伤来杀人,肩膀鲜血淋漓,可是表情漠然得好像根本不疼。

哦,不是好像,是真的不疼。

她天生就不会疼。

车迅速开回酒店,苏晚径自开门下车,司机早已屁滚尿流地弃车而逃。

守在酒店的人一呼啦涌上来。

“晚姐?”

苏晚轻轻勾了一下唇角,虚浮的脚步踉跄了一下。

视线模糊中,看到那个男人自人群让出的道路,快速走过来,望了一眼车内。

后座上,白仁信口吐鲜血,死不瞑目。

男人俊美无双的脸上,有着愠色。

“谁准你擅自行动的?!”

苏晚不懂,他在生气什么,她明明帮他除掉了一大隐患。

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用自己去冒险。

她摇了摇头,想解释,可是眩晕感越来越重,身子软软地朝下滑。

霍擎似是犹豫了一下,仍是将她拥入怀里。

苏晚晕得难受,这时候还腾出手来推了他一把。

“别,少爷,脏。”

那么多的血……

他的洁癖,她没有忘。

于是霍擎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强硬地抱起她,钻进手下开来的车里。

“你哪个地方我没碰过,这时候跟我说脏?!”

鲜血迅速从她肩膀溢出来,打湿了婚纱又染上他的白衬衣,犹如雪地里盛放的红莲。

看着女人的唇瓣迅速苍白失血,霍擎终是心软了,放低音量,怕吵到她。

“疼吗?”

苏晚摇摇头,闭上眼睛。

霍擎怔了怔,随即自嘲地笑了一下,想起了什么。

“哦,我忘记了,你不会疼。”

苏晚也跟着弯了弯唇角。

是啊,她不会疼。

先天性无痛无汗症,让她从来不知道疼痛的感觉。

可是心脏那种酸涩窒闷的感觉,是疼么?

她不知道。

越来越浓重的黑暗袭来,苏晚沉沉地陷入昏迷。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等你靠近的爱囚》(书号:3050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