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风亭《总裁的私宠甜妻》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28



总裁的私宠甜妻(书号:30497)
类型:现言
作者:风亭
简介:秦舒好心救人,没想到救的是只狼,将她吃干抹净。 她手起针落,废他第三条腿:让你不能再祸害女人! 养父母设计,让她顶替好友嫁入豪门,她意外发现:新婚老公竟然不举…… 秦舒似乎明白了什么,丢下离婚协议闪人。 半路发现,肚子里多了个种? 豪门老公怒腾腾追杀而来:“秦舒,那一针的事儿你给我说清楚!我要你立刻、马上,让我重振雄风!” 本以为回去后会生不如死,谁知竟是被宠上天? 记者问:“褚少,您不是说这是冒牌货吗?” 褚临沉把秦舒按在怀里,“放屁!老子从头到尾要的只有秦舒!” “以及,她肚子里的崽!”

点击阅读《总裁的私宠甜妻》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夏夜,山里又湿又热。

秦舒找了一天草药,疲累不已,脚底全是血泡。

她脱了鞋袜,将脚伸入河里。

正享受河水带来的清凉时,身后突然传来轰鸣声,由远及近。

一架直升机斜飞过来,越来越低,最后几乎贴在草地上滑行。

机翼掀起飓风,狂风乱作,吹得野草哗哗作响。

秦舒被风刮得睁不开眼睛。

哐——

一声巨响,直升机翻倒在她身前二三十米处。

秦舒迟疑地睁开眼睛,懵了一秒。

这是……坠机?

她总算反应过来,朝迫降失败的直升机看去——

有人在里面!

昏暗光线里,勉强能看见驾驶座里有一抹身影。

直升机冒着滚滚浓烟,万一待会儿爆炸……

作为一名实习医生,她绝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发生!

她连鞋子也顾不上穿,冲向直升机。

秦舒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把人救出来!

救援并不容易,她只是个体能有限的女人。

好在,驾驶座里的人并没有失去意识。

秦舒疯狂捶打紧闭的舱门时,咔哒一声,门从里面打开了。

秦舒大喜,冲进去把人从驾驶椅里拖下来。

直到这会儿,她才辨认出对方是男性,身材高大。

“好重!”

男人结实的身体压在她肩上时,秦舒闷哼了一声。

空气里机油味道愈浓。

再不赶紧离开,只怕待会儿要爆炸。

她不敢耽搁片刻,一咬牙,连拖带扛地将人带出了直升机。

肩上的男人全程一言不发,帽子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从秦舒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线条清晰利落的下巴,和紧抿的薄唇。

不过她现在无心关注这些,扶着男人,跌跌撞撞地往河边走。

走出十来米远,身后猛地砰然炸响。

直升机果然爆炸了。

火光冲天,巨浪袭来。

强烈的冲击波让秦舒和身后的男人齐齐扑倒,摔进草地里。

“唔!”

男人好死不死地压在秦舒背后,差点儿没把她压断气儿。

真是重死了!

秦舒抬手推他,扭动身子想要从他身下爬出来。

可是男人一动不动。

“喂,先生,你还好吗?能不能挪一下?”

她大声地询问,却听到背后一点动静也没有,不禁皱眉,更用力地挣扎。

突然,腰间一紧。

一只大掌精准扣在了她腰上。

秦舒一愣,然后很快便感受到了异样。

她活了二十年,虽然没经历过,却不代表不知道那抵在她身后的是什么。

她脸色顿时一黑,有没有搞错?她刚把他从生死危机中救下来,这男人居然……不对!

他体温好烫,不正常!

不会是被下药了吧?

可那又怎么样!

难道自己就要任由他胡来吗?

不管他是狼性大发还是被人下药算计,秦舒都不愿意当“解药”!

因为,她有男朋友!

为男朋友守了二十年的清白,准备留到结婚的时候献给他!

“孟帆、孟帆!”

心里念着男友的名字,她突然爆发出力量,竟然挣脱出男人的怀抱。

她拔腿就跑,一只手掌抓住了她脚腕!

她就像落入了鹰爪的兔子,再次被男人轻而易举压在了身下。

男人灼热的呼吸喷在秦舒脸上,帽檐下那双幽黑发亮的眼,如狂热的捕食者,迫不及待想将身下的女人拆吞入腹!

“帮我、我会对你负责!”理智尽失的最后一刻,他说道。

与此同时,秦舒颈间一凉,好似有什么东西戴了上去。

“啊——”

秦舒嘶声尖叫。

她望着头顶的夜空,月儿被乌云遮掩,星光黯淡,一片漆黑如墨。

她再也抑制不住的落下了眼泪。

“孟帆、对不起……”

许久之后,乌云渐渐散开,清冷的月辉再度投照在这片荒蛮的野草地上。

餍足的男人昏倒在一旁,沉睡过去。

秦舒累得连骂回去的力气都没有。

她后悔死了,不该救这个狗男人!

心里恨着,她忍不住抬脚踹在了他身上。

这么一踹,男人闷哼一声。

借着月光,她突然发现,他的大腿内侧,竟然有一道有一道长长的血口子,流了不少血,夜风中,弥散着血腥味。

原来这个人还受着重伤。

秦舒怨愤地瞪着失去意识的男人。

受了这么重的伤还龙精虎猛的,简直禽兽!

照这个伤势,不及时止血,肯定没命!

但是,她要救他吗?

这男人恩将仇报,不是好人,伤口大出血也是活该。

秦舒强迫自己丢掉不该有的善心,扭头就走。

走出几步后,她却攥着拳头,懊恼地转过了头。

她还是做不到见死不救……

身为医生,治病救人是天职,是她心里最崇高的信仰。

身为医生,眼里只有病人,只有生命,没有仇人……

秦舒在心里安慰自己,也许这个男人是因为中药,丧失本性,也许……他是个好人?

她用力往脸上一抹,擦掉脸颊的痕迹,一张脸冷若清霜,冷静麻木。

她捡起衣服披在身上,缓慢而艰难地走到河边,把草地上的药箱拿过来,里面纱布、缝合针、消毒水一应俱全。

面无表情的处理好男人大腿上的伤势,秦舒视线一转,目光突然闪烁了一下。

虽然救了他,可是不代表她就原谅他。

他给她造成的伤害,必须,付出代价!

这么想着,她眼中狠色一闪而过,面无表情地从医疗箱最底下拿出一套工具。

月光下,根根银针寒芒闪烁。

这是奶奶传给她的银针。

她在医学院读临床外科,同时也继承了奶奶的针灸之术。

她很清楚什么穴位能给这个男人一个深刻的教训。

秦舒熟练的取出最长的一根银针,眯了眯眸子,眼里一抹冷色。

她下针果断,动作如蜻蜓点水,精准的扎在了男人小腹下三寸的穴位上。

“唔!”昏迷中的男人闷哼了声。

秦舒唇角冷冷地勾起,把针收回,放入医疗箱里。

从此,这个男人就算想祸害女人都不行了。

做完这些,秦舒没有久留。

该救的她已经救了,该报复的也报复回来了。

她背上医疗箱离开。

因为走得匆忙,从头到尾没看清那男人的长相……

秦舒这次是参加学校组织的下乡实训。

同批实训的医学生共有二十多人,营地设在山下村子里。

回到营地后,同伴们都已经睡下。

秦舒打了水擦洗身体。

看着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她红了眼框。

守了二十年的清白身子,原本是要给最心爱的男人,却被一个陌生男人给……

“孟帆,对不起。”

秦舒低泣。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恢复冷静。

哭不能解决问题。

失.身已成事实,她也不打算瞒着林孟帆,决定回去后跟他坦白。

这件事是个意外,而孟帆又是那么温柔体贴的人,深爱着她,相信他一定会理解她……

擦洗过后,秦舒回去睡觉。

她发现身旁的床位是空的,好友王艺琳还没回来。

“艺琳说过,要去镇上亲戚家吃饭,路太远懒得走,看来今晚是不回来了……”

秦舒这么想着,闭上眼睛睡觉。

与此同时。

月色下,一道衣衫不整的身影在山林间跌跌撞撞奔跑。

确认身后无人追来,她终于放缓了脚步,往脸上一抹,咒骂道:

“狗男人、什么东西,也敢往姑奶奶身上爬,还嫌我不是第一次!也不照照自己的恶心样子……”

想到那满身横肉的男人,王艺琳胃里一阵恶心。

本想着去亲戚家蹭顿饭,谁知道遇上这种倒霉事,被一个乡下男人给强要了。

突然,她踹到一个东西。

王艺琳惊惶地拿手机一照,怔住了。

好帅的男人……

而且,这男人居然一丝不.挂!

……

清晨,秦舒从噩梦中惊醒。

她梦到了昨晚的那个男人,看不清脸,压在她身上不停地折磨着她。

秦舒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忽略身体残留的不适。

今天是实训结束返校的日子,她把行李打包好,见王艺琳还没回来,给她打了个电话。

“知道了,你先帮我收拾一下吧。”电话里,王艺琳不以为然说道。

说完,便挂了。

秦舒无奈地摇摇头,只好帮她把行李都装进箱子里。

王艺琳东西多,带了个很大的行李箱。秦舒则轻装出行,只背了个双肩包,以及必备的医疗箱。

临出发时,王艺琳还没回来,秦舒帮她把行李箱搬上车。

带队老师催促道:“王艺琳呢?谁给她打个电话,就等她一个了!”

“徐老师,她应该很快——”秦舒话还没说完,王艺琳出现了。

她笑容满面,无视生气的带队老师,径直上车,坐进座椅里。

秦舒坐到她旁边,轻声道:“艺琳,你迟到了,应该跟徐老师道个歉……”

“道歉?”王艺琳翻了个白眼,哼声道:“当老师了不起吗?秦舒你看着吧,我的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了,区区一个老师,我才不会放在眼里!”

“……”秦舒无语地看着她。

邻座里传来低声的议论:

“瞧见没有,王艺琳身上穿的白色套装,香奈儿夏季最新款,超贵。”

“原来她这么有钱?真厉害……”

王艺琳听到这些话,得意地弯起唇角。

秦舒则是有些疑惑。

王艺琳家境不算差,但也不是特别有钱,她这个不关注奢侈品牌的人都知道香奈儿贵,何况是最新款……

秦舒感觉王艺琳去亲戚家吃了顿饭,变得怪怪的。

王艺琳撇了眼秦舒,发现她脖子上戴了个东西。

“这是什么?”

她伸手,不由分说扯出了秦舒颈间的项链。

铜制的圆形项坠,一看就是便宜货。

王艺琳嫌弃地松开,“你男朋友送的吧?就这种东西,地摊上都能买到。”

秦舒愕然,这才意识到,这条项链是昨晚那个男人戴上去的。

她面色微白,一言不发地摘下项链,揣进口袋里。

见状,王艺琳只当她默认了,嗤了一声:“你那个便宜男朋友,趁早分了吧,连钱都舍不得给女朋友花,谈什么真爱。”

秦舒眉头一皱:“我自己会挣钱,为什么要花男朋友的钱?”

王艺琳撇嘴,不置可否。

回到市区已是中午,王艺琳提前联系了家人来接她回去,她走得欢快,像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好事。

秦舒简单吃了午饭后回宿舍。

原本约好晚上给男友林孟帆过生日,但发生昨晚那件事,她根本等不到晚上。

她需要找人倾诉,这种事除了男朋友,她不知道还能跟谁说去。

秦舒换了身衣服,坐公车到林孟帆上班的市中心医院。

正好是午休时间,她去了他的办公室。

她记得孟帆说过,今天科室只有他一个人值班。

秦舒站在办公室门外,却听到了里面传来两个声音,一男一女,不堪入耳。

“唔、慢点……孟帆、你坏死了,我衣服都弄湿了……”

“我就喜欢你穿这身衣服的样子、特别有感觉。”

“你好坏哦,不过我喜欢……”

砰!

秦舒忍无可忍地推开门。

正压在办公桌上紧密相连的男女被中途打断,见来的人是她,男人僵着的身体突然一抖。

“小舒……”

“孟帆,原来你背着我玩得这么开?!”

办公室play?

秦舒眼中被深深刺痛。

她这辈子都想不到,林孟帆会背叛她,做这么不要脸的事!

林孟帆被抓包,羞愧拎起裤子,“你先出去,我待会儿跟你谈好不好?”

“没脸见人的是你,我走什么?有什么话,就在这里当场说清楚!”

秦舒站着不动,怒火在胸腔翻涌。

“小妹妹,火气不要这么大。你也不看看你的样子,哪像一个女人?没本事把男人喂饱,就不要怪别人在外面偷吃。”

靠在办公桌边的女人轻蔑地打量秦舒一眼,慢条斯理地整理裙摆。

她上衣完好,裙底下却显然是真空状态!

话刚说完,一道掌风便甩了下来。

啪!

秦舒冲上来,给了她一个清脆的巴掌,气得双眼泛红。

“你这野.鸡闭嘴!”

林孟帆下意识把女人护到怀里,瞪向秦舒,“你发什么疯,居然敢打人?你知道她是谁吗!”

在秦舒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他又紧张地看向怀里的女人,语气关心,“筱如,没事吧?”

秦舒闻言,如遭雷击。

筱如。

是这家医院副院长的侄女,唐筱如!

林孟帆以前跟她提过几次,唐筱如对他有不小的帮助。

原来,是指生理上的帮助!

听唐筱如的意思,这不是两人第一次做这种事。

事到如今,秦舒哪还不明白,林孟帆早就背叛她了。

她嘲讽一笑,再度扬手。

毫无防备的林孟帆被打得脸歪到一边。

“我不仅打她,我还要打你!”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总裁的私宠甜妻》(书号:3049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