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鸟鸟的倩《沈少的猎爱计划》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25



沈少的猎爱计划(书号:30484)
类型:现言
作者:鸟鸟的倩
简介:作为三十八线经纪人的许芸成日泡在剧组,为小明星鞍前马后从不停歇。  当年的许家千金成了拔了毛的乌鸦,犹如卑微的浮游在生活中挣扎。  只是她一闭眼,少年站在葬礼前紧紧地攫着她的下颚阴戾说道:“许芸,这是你欠我的,也是许家欠我的!”  许芸脸色一如既往的苍白,毫无血色的嘴唇动了动,依旧没心没肺似的笑道:“我也没啥可还你的,若不介意,身体尽管拿去用。”  那一夜,她被狠狠的折腾了一遍又一遍,他将全部的力气都花在她的身上,哪怕她早已遍体鳞伤。

点击阅读《沈少的猎爱计划》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三月冬雪消融,岳城两侧街道逐渐有了春的生机,一旁的梧桐树悄然有嫩叶冒头,只是冰雪消融时期正是天气最冷之时。

  许芸手里端着一个饭盒,嘴里呼出的白气将整张脸笼罩其中,犹如雾中看山,眉眼也隐匿其中。

  许是冷的,忍不住跺了跺脚,许芸低着头穿梭在剧组之中。

  许芸目前只是个地位微薄的小助理,她的“主子”也仅仅是十八线小艺人,一个月只开得起三千出头的工资。

  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蹲下来,又将饭盒小心翼翼的裹在衣服里,天冷,饭菜稍不注意就凉了,这儿的微波炉都得抢着用。

  剧组在“东方影城”驻扎两个多月,此次是一部仙侠剧开拍,请到的都是一线当红演员,所以剧组经常熬夜赶工,此时前方人头攒动,偶尔爆出一两声惊呼,也不知道在忙啥。

  同是某二线明星的小助理阿花见到许芸还愣着,赶紧拉着她起来:“隔壁是舞翩翩的剧组,今天第一天开机,息影一年半的舞大女神第一次露面,咱们快去瞧瞧。”

  许芸懒洋洋的站起来,裹在大衣下的眉宇有些许疲惫,她向来不喜凑热闹,可仍抵不过阿花的热情。

  前方被围得水泄不通,一层层犹如包围圈的人群,阿花伸着脖子张望着,许芸则是安静的站在一侧,不争不抢,永远犹如温水煮青蛙的性子。

  前边一个过于激动的汉子直接将许芸挤到另一边,许芸踉跄往前好几步,人是没摔着,就是饭盒的菜撒了一地。

  许芸心里恼火但仍是蹲下来收拾,忽然一双净白的手先一步拾起那沾了泥的饭盒。

  抬起头映入一张美艳无双的脸庞,这让许芸微微一怔,才小声说道:“谢谢。”

  舞翩翩淡然一笑,红色的束腰风衣衬得她纤腰似柳,红如一团艳阳,确实是一张美得无意挑剔的脸,也美得太具侵略性。

  人群中不少唏嘘声。“哇,女神也太善良了吧。”

  “一点儿架子都没有,我要路转粉啦!”

  “早知道我也故意摔一跤了,这主意好,那女的不就是来这一手么,可恶,能跟女神这么近距离接触!”

  这不过是一小小的插曲,周边的保安已经将看热闹的驱赶,毕竟一会儿还得进行拍摄。

  阿花拉着许芸一脸艳羡道:“许芸,你真是太幸运了,能跟舞大女神亲密接触!”

  许芸没吭声,而是目光落向逐渐走远的舞翩翩,只见她走近一辆黑色宝马,车窗摇下,露出一张年轻的男人脸庞,男人脸上浮着柔和笑意,似一团阳霁将冰雪融化。

  仅那么一眼,许芸便觉得呼吸中伴随着冬日凛然的刺寒。

  封尘许久的记忆犹如潮水般猛地砸向她,一些逐渐模糊的影子又变得清晰起来。

  ——五年前

  二十岁的许芸不安的站在一侧,葬礼前是少年那单薄纤弱的背影,也仅仅只是一天之前,沈氏集团总裁被爆出偷税漏税且行贿等丑闻,且有关部门也立案调查介入。

  次日,总裁沈风从沈氏大厦一跃跳下,当场死亡。

  至此沈氏股份大跌,欠债达数十亿,次日宣布破产。

  葬礼低调的在宝华山墓园举行,许芸下了第一节课便赶了过来,踟蹰的站在树脚下,只敢远远地望着。

  陆风生前风光,可葬礼却显得过分凄冷,除了生前几个相熟的好友,便只剩下沈家核心一些亲戚,最前边的是沈风的独子沈十离,在别人的哀痛中他依旧显得过分安静。

  他瘦了,那单薄的白衬衫下分明的肩胛骨,清绝的面庞不带一丝表情的看着亲生父亲下葬,甚至连一滴眼泪也没有。

  许芸还未回过神的时候,一个影子冲到她跟前。

  “啪!”狠狠的一个巴掌落在许芸娇嫩的脸颊上。

  抬起头是陆初心那张愤怒得略微扭曲的脸庞:“许芸,你还有脸出现在这里?如果不是你爸爸,沈氏也不会落入今日这般境地,沈伯伯也不会去死,都是你们父女两的阴谋!”

  许芸捂着脸,一脸骇然,嘴唇嗫嚅着拼命解释:“不,不是我,我没有……”

  “你没有?那你爸爸呢,你爸爸怎会知道沈伯伯那天晚上跟谁见面?许芸,你真恶心!”说罢狠狠一推,往日里那娇娇女模样的陆初心力气出乎意料的大,眼底却是有一闪而过的阴狠与得意。

  许芸心底一阵疑惑,但疼痛使她只能无措的看向那个少年。

  少年虽是看着她,但眼底已默哀大于心死,甚至透着往日里所没有过的决然!

  许芸心里一颤,撑在地上的手蓦地收紧,只无声的说:“我没有!”

  他问她:“那天你爽约后去了哪里?”

  许芸低头垂眸,她不能说,一些事情难以启齿……

  少年眼底仅存些许的柔意一点一点的消散,再次看向她的时候已犹如陌生人,他不信她!

  陆初心步步相逼,又是一个耳光甩过去,言语间透着畅然恨意:“你欠沈家的,永远也还不清!”

  “沈十离,我没有背叛过你,也没有害过陆家,我爸爸的一切我都不知道!”许芸冲着那少年咬牙愤懑喊道。

  “我给过你机会,你不肯说实话而已。”

  “你说过,不管发生如何,你都会信我的。”许芸眉眼自有最后的倔强。

  少年没开口,眼底的一丝挣扎随着亲人离世的悲痛而冲刷得丝毫不剩。

  一场瓢泼大雨,陆初心拉着少年转身离开,不带丝毫的留恋,只留下雨中任由暴雨冲刷的许芸。

  

  

  一滴化作雪水的冰珠子打在许芸的鼻梁上,也成功让她从潮水般的回忆中拉回现实。

  阿花拉着她,见她手里那拿着那带泥的饭盒,只能无奈叹气:“不然去附近的小店铺再打一份?我知道有一家价格很划算菜还多的。”

  许芸笑着点头,那藏在毛毡领里的笑容蓦地给人一种惊心动魄之美,叫阿花心头乱跳,心底不禁想着:“阿弥陀佛,我怎么会对一个女人心动呢,呸!”

  就在许芸跟阿花转身那一瞬间,车内的男人也收回了视线,眼底的浮光掠影叫人看不真实,就连站在外头说话的舞翩翩也意识到男人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他……刚才好像一直在看着某个地方。

  舞翩翩顺着那目光看去,那儿除了一颗静谧而立不知多少年头的大榕树,根本什么也没有。

  压抑住心里的怪异感,舞翩翩双手插在口袋里,嘴里喝出一团团的白气,笑着说:“沈总,不请我进去坐一下?”

  沈十离这才发现,外边依旧飘着雪,舞翩翩鼻子冻得微红,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抱歉。”沈十离淡声说道,门还是开了让人上车。

  顿时,周围一些隐藏在工作人员亦或路演的狗仔,立即拿出随身携带的“短枪长炮”,各类高清镜头相机对准黑色宝马。

  在他们心中,“奥杰”集团总裁与影后舞翩翩早就暗度陈仓,舞翩翩当年息影一年半,传闻就是被陆池城金屋藏娇,这可是超级大劲爆新闻,明日一出绝对能占领各大头条。

  令他们失望的是,舞翩翩在下榻的酒店一个人进去,车子而后便离开,沈十离压根没下车。

  “奥杰”总部落座于市中心CBD最繁华的商业街,当时这栋五十二层的大厦建工之时,本市市长与副市长皆同时出席开工仪式,只用了短短两年时间便堪称地标性的大厦,独特的斜角顶部设计,最好的采光系统跟玻璃镜,远处望去,整栋大厦白日泛着一层青光,而到了晚上,各种霓虹灯点缀,又成了繁华都市里夜间的星辰。

  总裁办公室,沈十离放下手中忙碌一天的钢笔,微微扭了扭头做了点保健运动,拉开抽屉,缓缓拿出一张明信片,上面图案是法国埃菲尔铁塔,旁边夹着一朵干透的紫色牵牛花。

  牵牛花代表着爱情、平静、虚幻渺茫的恋爱。

  好似沈十离那情窦初开那年的恋爱,虽不刻骨,但也足以铭心。

  阖眸,白天那裹着大衣臃肿的身影狠狠刺入脑海,抹不掉的痛。

  是她,沈十离知道自己不可能认错。

  一阵手机铃声打破这份微哑的静谧。

  “十离,我后天回国,你来接我吗?”电话里是陆初心撒娇的嗓音,还是跟黄莺啼啭似的美妙,男人听了难免心花怒放。

  “嗯,几点的飞机?”沈十离嗓音中透着淡淡的柔意。

  挂了电话,沈十离微微拧眉,随即拨通一个号码,嗓音中有着难以叫人抗拒的冷然:“查一下许氏最近的情况……”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沈少的猎爱计划》(书号:3048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