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圆白白《祁先生的蜜宠鲜妻》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34



祁先生的蜜宠鲜妻(书号:30485)
类型:现言
作者:圆白白
简介:她被未婚夫绿了,不甘心的她决定绿回去。结果她的主动,换来的却是一场意外!”跟我签一份结婚协议,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这么亏本的生意,你图什么?精准扶贫吗?””我没兴趣扶贫,这叫合作共赢!“就这样,为了拿回属于她的一切,她和这位腹黑总裁迅速闪婚。本以为只是一场契约游戏,彼此各取所需,孰料,婚后他却化身恶魔,对她霸道痴缠……

点击阅读《祁先生的蜜宠鲜妻》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夏日的夜晚,白天还是个火炉的A市变得凉爽,但来往的青年男女依然穿的轻薄。

A市最大的酒吧深蓝,出入都是非富即贵的人。

“江初微,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灯光昏暗的角落卡座,沈方舒手里拿着一杯酒,恨铁不成钢的想泼到对面坐着的人脸上去。

认识这么多年,她可是第一次见江初微买醉,还是为了个男人。

“方舒,我就是心里难受,我哪里做得不好?他竟然绿我?”江初微不理会闺蜜甩过来的无数眼刀子,闷头又喝了一口酒。

即使是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江初微的脸依然夺目。

她皮肤天生白的发光,五官精致立体,尤其是那双眉眼,水光潋滟,认真盯着你看的时候,让人根本挪不开眼睛。

江初微穿了件黑色的连衣裙,轻薄的雪纺面料,织进去的银丝在昏暗的灯光下波光粼粼。小v的领口露出她凸出的锁骨和直角肩,裙角刚好盖住一半的大腿,笔直修长的腿白的醒目。从她和沈方舒进来开始,就吸引了不少目光。

沈方舒个子高挑身材完美,一头黑长直掖在耳后,大红唇再加上冷艳的一张脸,浑身都在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魅力。

两个人都是万里挑一,坐在一起更是养眼。

沈方舒嗤了一声,把她手里的酒杯夺过来,说道:“江初微,他不过就是个靠着家里老子的二代,男人而已,这里这么多男人,比你那个未婚夫强的大有人在。为了他你把我叫到这儿来陪你买醉,这可不像你江初微的作风。”

江初微抬头看她,撇了撇嘴。

沈方舒说的话虽然毒,但却句句在理。

她们认识好多年了,江初微人前人畜无害的样子装的得心应手,但身为她最好闺蜜的沈方舒却知道,她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

只是江初微眼瞎,之前确实对那位未婚夫动了真感情。

江初微伸手拍了拍自己有些微红的脸,桌子上一圈酒瓶是她的战绩,但她没有喝醉。

“我就是想发泄发泄,好歹都订婚了,结果他竟然绿我!A市圈子就这么大,这事传出去,那些阔太还不得天天约出来喝下午茶啊。”她说完去抢酒杯,见沈方舒不松手,索性直接拿起酒瓶灌下去。

沈方舒晚上刚处理完公司的事情,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被她的夺命连环call叫过来过来,身上还穿着黑色的女式西装套装。她解了扣子,抚平裙子的褶皱,冲江初微笑道:“亲爱的,不想成为那些阔太小姐们下午茶的笑谈,你就先下手为强。”

江初微挑眉:“怎么先下手为强?”她未婚夫绿她,难道她要绿回去?

“这里这么多男人,找个比你未婚夫帅的多金的不难吧?凭你这张脸,谁会眼瞎拒绝?”沈方舒看她沉默了一瞬,再加了把火。

她早看那个未婚夫不顺眼了,此刻一心只想江初微能把他变成前未婚夫。

“还是,你不敢?”沈方舒敲了敲桌子,慢条斯理的说,一脸挑衅。

江初微勾起笑容:“虽然这招很低级,但我不得不承认,屡试不爽。”

她有些喝醉了,脸颊微红,笑起来单纯天真的无害模样极具欺骗性。

沈方舒对她这副德行免疫,无视她,朝她身后抬了抬下巴:“你身后,那位手腕上戴着江诗丹顿限量的。”

江初微回头看了一眼,男人身材高大挺拔,左手臂弯搭着西装外套,白衬衫的袖口微微卷起,露出一小截结实有力的手臂,和一块江诗丹顿腕表。

此刻他背对着她们,正跟身侧的人低声说着什么。

“等着。”江初微习惯性的挑眉,伸手拿过一瓶酒仰头喝完,然后撩了撩微卷的头发,转身离开。

沈方舒看她走路有点飘,眼神里依然藏了点担心。好在男人就在视线所及之处,她抬手掖了耳边的碎发,慢慢抿了口酒。

江初微起身就感觉头有点晕,不过她今天穿的是平底鞋,走路稳得很。然而现实是她整个人摇摇晃晃的走着,还差点儿撞到了人。

她就认准了那块限量的江诗丹顿,身边有搭讪的声音一概充耳不闻。

“他要是不出来,就说我在这儿等他。”男人声音冷淡,却沉稳内敛,让人不容置喙!

“祁总,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办。”张明立即回道,看到顶头上司微微点了头这才去了走廊尽头的包厢。

祁邹煜松了松领带,刚一转身,一只白皙的小手就扯住了他的领带。

他所处的地方光线昏暗,却能看到女孩清澈的双眼。

江初微踮脚仰头吻住了男人凉薄的唇。

昏暗的灯光下她看不清男人的长相,只闻到他身上清冽的香水味。

祁邹煜双眸微暗,这双眼睛熟悉却又陌生,短暂的失神后,他终于想起在哪里见过这双眼睛,唇上柔软的触感却转瞬即逝。

江初微亲完就准备跑,然而手刚松开领带就被握住了手腕。

“怎么,想跑?”他声音磁性动听,眉眼英俊深沉,如果不是语气太过危险,江初微都要忽略攥着自己的那只手了。

因为酒精的作用,她的脑子比平常反应慢了些。灵动的眼睛转了转,试图从男人的手中挣脱,但祁邹煜纹丝不动,她的那点力气就像是猫挠。

江初微每次都被沈方舒的激将法安排的明明白白,这个男人还一脸冷漠不好惹的样子,江初微咬唇,晃了晃颇为沉重的脑袋,满脸懊恼。

男人深邃的眼睛忽明忽灭,蕴含着淡淡的怒意,左手臂弯还纹丝不动搭着外套,一只右手钳着江初微纤细的手腕往怀里一带,低头吻了下去。

江初微反应迟钝,没被控制的另一只手反射性的去抵住他的胸膛,然而毫无作用。

他一只手臂就控制住了她,根本无法动弹……

远处沈方舒站了起来,但这画面看着格外和谐,那男人还抬眼淡淡瞥她,像是警告。

江初微瞪大了眼睛,愣在那里,一脸的不可置信。

唇上的感觉那么清晰,清晰到她每个毛孔都在叫嚣着紧张。这么近的距离,她都可以看到男人左眼尾下一颗淡淡的痣,还有他高挺的鼻梁、温热的呼吸,和清冽的香水味。

祁邹煜抱着她转身将她抵在墙边,宽大的手掌垫在她的脑后,高大的身躯将她遮挡的严严实实。他的吻强势,不给江初微喘息的机会,就连她满嘴的酒味都被冷冽之气冲淡。

江初微眯起眼睛,牙关被撬开的瞬间,她狠狠踩了祁邹煜一脚。

祁邹煜吃痛放松了对她的桎梏,江初微慌忙从他怀里挣脱,然而她走路仿佛踩在棉花上,刚踏出一只脚就一阵天旋地转,重心不稳的重新倒回了男人的怀里。

“你怎么有两个头啊?”江初微仰头,满脸疑惑的问道。

祁邹煜脸色沉的可怕,伸手将她打横抱起。

“放我下来!你要带我去哪?”江初微双手锤他,挣扎着想从他身上跳下来。她脸颊红的像水蜜桃,就连眼睛也微微发红,全身白皙的皮肤泛着淡淡的粉色,让人忍不住摩挲。

“江初微,你安分点。”他语气冷硬,瞬间就灭了江初微的气焰。

祁邹煜抱着她出了深蓝,门外一辆低调的黑色迈巴赫开了前车门,钟叔下来看见祁邹煜抱着女人出来,虽然疑惑但不敢多问,恭敬的为他打开后座车门。

“祁总,回哪里?”

祁邹煜拨开江初微揪着他衣领的手,沉声道:“回家。”

寂静的车里响起铃声,江初微迷迷糊糊的去摸小包里的手机,摸了半天也没摸出来。祁邹煜伸手过去,看见手机上沈方舒三个字,按下了接听。

“微微,你在哪?”沈方舒的声音很焦急,她不过转头拒绝了个搭讪的男人,就看不见江初微的人了!

“沈总。”祁邹煜声音依旧冷淡,“我是祁邹煜,江初微醉了,我就先带她走了。”说罢他挂了电话,转头看还不在状态的江初微。

“你,你干嘛接我的电话?”江初微又扯着他的领带,眼睛里满是氤氲的水汽。

祁邹煜墨色的双眸看着她,伸手抚着她发烫的脸,声音低沉而冷清:“江初微,想不想结婚?”

江初微盯着这张脸看了半天。

男人额前墨色的碎发偏向一边,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深邃的眉眼如鹰隼,五官分明立体,薄唇轻抿,面容极尽冷淡。他身上的白色衬衫凌乱,领带更是摇摇欲坠的吊在胸前,却丝毫不影响他的英俊。江初微想起上学时选修课上的西方雕塑,也是这般迷人的轮廓。

“嘘!”

江初微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嘴唇上,小声说道:“不行,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她一脸认真,祁邹煜微微勾唇,笑道:“不想也可以,那么今后A市的下午茶笑料就是江小姐深夜醉酒强吻男人了。”

江初微闻言漂亮的眉毛死死皱在一起。

那边沈方舒听着电话的盲音,那个名字在脑子里过了一圈,越发熟悉。

A市只手遮天的祁家,在商界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祁董事长的小儿子常年在国外的分公司,据说这次祁董事长病重,才从国外回来没多久。

AK娱乐旗下艺人有代言祁氏的产品,最近的案子都是这位祁氏太子爷经手。沈方舒叹了口气,摸不透祁邹煜的意思。

黑色的迈巴赫驶进水月湾别墅区,忠叔将车子停稳,打开后座车门,祁邹煜抱着江初微下了车。

“祁总,侄少爷在回来的路上。”

祁邹煜脚步未停片刻:“让他回老宅。”

忠叔应了声,默默为侄少爷哀悼了会。

“呕!”祁邹煜踢开了卫生间的门,刚松手怀里的人就趴在马桶边一阵吐。

祁邹煜阴沉着脸,出去倒了杯温水进来,江初微已经靠在墙边眯着眼睛了。

“我要喝水!“江初微伸手拿过杯子,几口就喝完了一大杯温水。

她扶着墙站起来,摇摇晃晃,祁邹煜伸手将她抱过来。

“我要洗澡,我要洗澡。”她咕哝了一句,明显醉的不省人事了。

祁邹煜一手抱着她,一手拿了温热的毛巾替她擦脸,冷声道:“睡觉。”

“不行,我要洗澡!刘姨,我要洗澡,我的浴巾呢?”

祁邹煜不理会她的胡言乱语,径直将她扛起来,扔在了床上,然后转身进了浴室。

等到他冲完澡出来,就看见黑色的裙子落在地上,而江初微盘腿坐在床上,正扯着内衣。

祁邹煜脸色黑色可怕,他几步上前拎起被子将她蒙头盖上,威胁道:“江初微,不睡觉我们也可以做点别的?”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祁先生的蜜宠鲜妻》(书号:3048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