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长安微暖《薄总的甜蜜恋爱》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37



薄总的甜蜜恋爱(书号:30487)
类型:现言
作者:长安微暖
简介:陆沉星再遇薄非霆的时候,正好是她落魄到谷底的时候,心碎魂裂,直到遇到薄非霆,想换回生的希望。从此鱼入网中,她彻底掉入他的世界。  软甜电台夜间女主播VS失去甜味觉的退役特种兵大boss,谁是谁的归宿。

点击阅读《薄总的甜蜜恋爱》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陆沉星今天二十一岁的生日。

  她已经喝完两大杯了,仰着纤细白皙的脖子,薄唇的唇微张着,满杯白酒就像白开水一样灌进肚子里,震得坐在桌子对面的男人脸色铁青。

  “关总,我们说好的,我喝多少您就投多少广告费。”陆沉星放下酒杯,朝关砚微笑。

  关砚的喉结沉了沉,小声骂道:“妖精。”

  陆沉星一直都是全郴海市富二代公认的妖精。

  别人好看只是指脸,她好看,那是每一根头发丝都好看。C杯58厘米腰围,两条又细又直的白腿撩得男人的眼珠子直放光,笑起来把整个春天都装进水光潋滟的眼睛里。

  她朝关砚竖起三根细白的手指摇晃,“三十万。”

  关砚的视线往她胸口移,呼吸有些急,只要她肯点头,三百万他也愿意给!

  但陆沉星不给他看下去的机会,她把杯子推开,拿出叠得整齐的真丝蓝色手帕优雅地擦干净唇上的酒汁,长睫轻垂着,软绵绵地说道:“愿赌服输,请关总马上转帐。”

  关砚觉得有些遗憾,不情不愿地拿着手机往陆沉星指定的帐户里转进了三十万。

  陆沉星确定收款之后,把手帕往包里轻揉地放好,起身就走。

  “陆沉星,跟我。”关砚蹭地站起来,大声说道。

  陆沉星头也不回地拉开门出去。

  “陆沉星,没人愿意娶你的。想想你自己那些事。”关砚被她漠视了,恼羞成怒地说道。

  陆沉星握着门把的手指紧了紧,骨节发白,脚步停了两秒后,大步迈出了房间。

  关砚挽起袖子,小声骂了几句娘,抓起手机看到了刚收到的消息:“薄非霆在楼下停车场。”

  薄非霆回来了!

  他楞了一下,跳起来就走,神色慌张就像躲避猎手的短腿野獾子。

  前脚刚走,后脚这间门门就被人推开了,高大的身影披着满肩的暗光缓步走进厅中。

  桌上的菜一口未动,已凉。

  XO消灭了整瓶,三只空杯子全摆在右侧,对面只有一杯苏打水。

  男子乌幽的双眸扫过空酒杯,落到了空座椅上。

  砰……

  门又被人用力推开了。

  是陆沉星!

  她步子有些晃,挥着手机,语气不善地质问站在沙发前的男人。

  “你骗我,为什么撤销转帐?你答应给我钱的,你是不是男人?”

  陆沉星一面说,一面直接扑向了高大的男子。

  她湿漉漉的眸子此刻非常模糊,像有玻璃渣在眼珠上乱滚,看这男人就像在看一根水泥柱,头和身体模糊成了一体,根本看不清脸长什么样。

  这是她的老毛病,喝了酒眼睛马上就会发炎。方才急匆匆地离开,就是因为眼睛开始痛,她得在彻底看不清之前离开这里。可她现在又不得不回来,若不揪住关砚,别想让关砚再点头掏钱。

  “你答应给我三十万,马上把帐转过来!”她凶巴巴地揪住了他的衣领,用力摇晃。

  他站着纹丝不动。

  几秒后,她发现有些不对劲。

  关砚没这么高,也没么强健,更重要的是关砚没这男人凌厉霸气。

  她走错房间了?

  不可能!整层今晚都被关砚包下了,只有这间房门是打开的。

  那他是谁?

  她慢慢松开他的衣领,仰着小脸,眯着眼睛努力想看清他的样子。

  僵持了几秒,男人掸掉她还搭在他胸前的手指,门口有人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声:“薄先生,关砚跑了。”

  “把这里砸了。”

  男人低醇冷漠的声音灌入陆沉星的耳中,她脑子里嗡地一声炸响,发软的身子僵在了原地。

  薄非霆回来了!

  他回来了!

  “陆小姐,我们要砸东西了。”外面的人走了进来,客套又生疏地请她离开。

  陆沉星握着手机,拖着软软的脚往外走。七厘米的高跟鞋踩在厚软的地毯上,歪歪扭扭的,撑不起她的身子。

  到了电梯前几步的距离,她停下来,不敢也不愿意再往前。

  他就在那里,手指摁着电梯键,门已经开了,电梯里的冷光往外冲,冷冰冰地淌到她的脚前。

  气氛比这光还冷。

  陆沉星算是横行霸道的人物,但他面前,她横不起来。甚至像只兔子,长耳朵摇摇晃晃,能任凭他拎着捏着揪着拽着。她怕他,从三岁开始就怕。但是,她也喜欢他,从三岁开始就喜欢。

  “进来。”他终于迈着大长腿进去了,冷冷地下令。

  陆沉星磨蹭着进了电梯,垂着双手不敢抬头。

  “要三十万干什么?”薄非霆盯着双颊沱红,眼睛更红的陆沉星,声音更冷。

  陆沉星咬着唇不出声。

  她死也不要说!

  陆沉星在冷光里看他,身上穿的不是军服,是暗蓝色像夜里大海一样颜色的衬衣。

  反正不管什么衣服,在他身上都像战袍,威风自生。

  他的脸还是世间第一好看,世间第一冷漠,世间第一难亲近吧?

  哪怕她偷偷亲过他好多回,她也亲近不了他……

  谁让他是薄非霆,而她是陆沉星呢?

  薄非霆和陆沉星之间的距离,就是十个银河的距离!

  “要钱干什么?”薄非霆再问。

  陆沉星唇角突然勾起来,捋了捋散在脸颊上的发,轻笑道:“要钱用啊,薄先生知道的,不然薄先生给我三十万,我也陪薄先生喝一场。”

  电梯里的气氛冷到吓人。

  就在此时,薄非霆突然跨上前一步,两条手臂从她的脸颊擦过,把她扣在了中间。

  她抬起脸,红通通的眼睛湿漉漉、模模糊糊地看着前面这团影子,惶惶地问道:“干什么?”

  他不说话,直接用两根手指摸进她的脖子里,再继续往下,一直钻到她胸前……

  陆沉星的心跳砰、砰地急跳,呼吸越来越紧。

  “薄先生干脆再用力一点?”几秒后,她强撑着最后一丝胆量,佯装发怒,抓住他的手腕,用力往领口里塞。

  嘶啦……

  她力气有点大,把领口撕裂了!

  脖子以下大片雪肤上有几枚清晰的红痕,暧昧莫名。

  薄非霆的眼神停在红痕上,眼神变得格外幽深。像有碎星在双瞳中炸开。

  陆沉星的脸皮一寸寸胀红,匆匆掩上衣领。

  就在此时电梯外闪起了闪光灯,有人正举着相机对着他们猛拍。

  陆沉星对闪光灯太熟悉了,最近总有人跟拍她。她正是事业危急的关口,若再传出这些不好的传闻,她还怎么在电台混下去?

  她拼着眼睛瞎掉的危险跑来和关砚拼酒,不是为了毁掉自己的!

  陆沉星正要去抢相机时,薄非霆一脚跨了出去。她还没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偷拍者直接飞出去好几米远,啊啊的音节持续了十几个节拍……

  陆沉星心跳越来越快,她头一回亲眼见到他收拾人!

  她摁着撕裂的衣领,急促地问道:“你居然敢随意撒野砸东西打人,小心开除你。”

  “那又怎么样?”薄非霆神色不惊地反问。

  对啊,那又能怎么样?有什么人敢动他?

  “哦,你厉害。”她抿抿唇,不自在地说道。

  薄非霆转头盯向她,沉声道:“我刚买下了这栋楼。”

  陆沉星楞了一下,飞快地抬头。

  她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是听得很清楚——他把这里买下来了!

  果然是财大气粗的薄非霆。

  积累了百年财富的薄家三代人的宠儿。他们家在郴海市就是传奇一般的存在,经历了多次浩劫却屹立不倒,除了人丁不兴旺,财富可像火焰山一样,兴旺得很呢。

  薄非霆呵口气,就能把如今的陆沉星给吹倒。更何况他现在不止在朝她吹气,他还在砸楼。砸他自己的楼,赶走他不喜欢的人,确实是他的自由。

  想到他这样的自由,那得有好命,还得有好本事。

  叮咚一声,电梯到负一楼了。

  陆沉星拔腿就走,到了门外,她微微转过头,强扮笑脸说道:“恭喜薄先生又置办产业了。”

  电梯里没回应。

  陆沉星拖着发软的腿,像逃一样冲向自己的车。刚拉开车门,身体突然悬空,落到了薄非霆的肩上……

  他把她扛起来了,直接塞进了他的迈巴赫车里。

  车像炮弹一样射出地下停车场,碾过星月的光笔直地冲向城市中央。

  陆沉星死死咬着牙,一言不发地看着车窗外。

  认识了二十一年了,他一直是这样的硬脾气,想做什么事没人能拦得住。

  陆沉星的爸爸陆杳是薄父的私人律师,薄父身体不好,于是让爸爸带着她住在薄家后面的小别墅里,她几乎每天都能见到他。

  自打能走路起她就是他的跟屁虫,不顾他的臭脸也要爬到他的腿抱着他的脖子要亲亲、要嫁给他,连他的被窝她都钻过好多回。

  还在很小的时候抱过他的长腿,非要咬他裤子里那团包,因为她认为那是被蚊子咬后才长的包,他不给咬,她还哭着执意要喷花露水、抹风油精上去……这事后来一直被薄家人拿出来笑话她。

  后来少女亭亭玉立了,不能强行爬他腿上去了,他的脸也越来越冰块了,她才学会收敛,不再天天放学就去缠着他。

  再后来……

  再后来他们两个是怎么变陌生而疏离了的?

  她脑子里空白了片刻,又想到了那场改变她人生的灾难,心脏跳动时又掀起了剧痛……

  别想了,陆沉星,他永远不会是你的薄非霆。

  “下车。”车停下了,他拉开车门,沉声道:“刘院长在等你。”

  他给她约了医生看眼睛?

  陆沉星错愕地看了他一眼,慢慢地推开车门。刘院长真的就站在车前,满面笑容地看着她。

  “陆沉星。”他握着方向盘,突然唤了她一声。

  陆沉星扭过头看他,软软地‘诶’了一声。只要他对她有一丁点儿的好,她就软成了整片春天。

  “活得有意思一点。”薄非霆淡声说道。

  陆沉星的脸又胀红了,用力摔上车门,大步往医院里走去。

  薄非霆盯着她的背影,幽深的双瞳里看不出半点情绪。手机这时震了几下,他收回视线,长指滑过手机屏幕,轻贴在蓝牙耳机上。

  “是陆小姐的同事请来的偷拍者,没有拍到您的正面。他也没看清是您。”

  “处理好。”薄非霆挂断电话,把车靠边,走楼梯去急诊室。

  陆沉星正坐在诊疗床上,仰着发红发肿的脸,眯着眼睛,双手紧紧地摁着裙摆。一双细长的腿上也起了红点。

  她的过敏症不是一般的严重。

  “陆小姐你不能再喝酒了!月初的时候我就提醒过你,你想眼睛瞎掉吗?”护士长认得她,扒开她的眼皮子一边帮她点眼药水,一边训她。

  “诶、诶……轻一点……”陆沉星声音软软地求饶。

  “真是服了你了!”护士长把眼药水塞到她的手心,没好气地说道:“以后瞎了,看谁娶你。”

  “我不瞎就有人娶吗?”陆沉星反问,顿了几秒,又说:“我为什么要嫁人?男人有好东西吗?”

  “你爸不是男人?”护士长气笑了。

  “不是。”陆沉星嘴角紧抿,语气生硬。

  护士长不笑了,把她的抗敏药往她的包里塞,“照顾好自己,活着的人最大。”

  陆沉星咧咧嘴,勾着头整理包包。她的手一直在抖,她的脑子里全是薄非霆……

  为什么要在今晚遇上他呢?

  为什么不是在她事业成功,衣着鲜亮,光彩照人的时候遇上他?

  她啊,这辈子就栽在薄非霆身上了。

  咣当……护士长不小心碰翻了铝盒盖子,把陷进沉思的陆沉星吓了一大跳,包包从手里掉下去,里面的东西摔了出来。眼药水,抗敏药,还有几只褐色的手指粗细的小瓶子,轱辘轱辘地往门外滚。

  “诶、诶……别摔坏了,我要靠那个发财的……”陆沉星跳下诊疗床,眯着眼睛去追小瓶子。

  上面偌大的几个字:印度雄风神油!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薄总的甜蜜恋爱》(书号:3048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