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卿何欢《太子的心头宝》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34



太子的心头宝(书号:30488)
类型:古言
作者:卿何欢
简介:“我可是太子的男人!”  宁筝明明是为了保护太子,才混进太子府当侍卫,结果一见面就嘴贱得罪了这位爷,实在倒霉透顶!  众人皆叹她要完,熟料她一把抱住太子殿下的大腿,撒娇卖萌舌灿莲花,自此成了太子的心头宝!  斗侧妃、判朝臣,掀皇子,从太子府后院到朝堂后宫,她一路过关斩将艳杀四方,人人为之惊叹!  直到某天,群臣颤声进谏,“殿下不可啊!”  堂堂太子,怎就将一个性别为男的侍卫宠得上天入地、绝无仅有了呢?  萧南巡冷冷一眼瞥去,“往后她就是本宫的妃,谁敢说不?”  众人大惊,却见那侍卫摘下发绳,摇身一变竟然成了个娇俏玲珑的女子!

点击阅读《太子的心头宝》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救命啊……”

  “有没有人啊……救……命……”

  几米深的大坑里,持续了两个多时辰的呼救声越来越无力。

  此刻已是傍晚,艳丽的霞彩映射下去,衬得宁筝身上的侍卫服愈发平凡,她的身材也比普通侍卫瘦弱许多,唯独那张脸却透着几分不逊于霞彩的娇俏。

  她仰头望着上方的铁盖,脖子都快断了,也没见有人从这儿经过。

  不过也是,今日可是新侧妃入府的日子,所有人都应该聚集在前厅喝喜酒呢,后花园怎么可能有人?

  可她想不通,好端端的太子府、为什么会有这么大、这么深一个坑?

  而且她掉进来之前,这坑上还铺着一层厚厚的草皮,跟周围没有任何区别!

  可她掉下来的瞬间,却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头顶立刻就被一块玄铁盖住了!

  简直就像精心给人设计的陷阱啊!

  思及此,宁筝更想哭了。

  她才第一天来太子府,怎么可能有人要害她?根本就是倒霉,替人挡了灾嘛!

  “啊……”

  她恼怒的往铁壁上踹了一脚,陷阱里立刻回荡起了震荡的声响,响彻四周!

  “何人在此喧哗!”

  就在此时,头顶上方传来一声厉喝。

  宁筝一愣。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眸色也逐渐亮了起来,“谁?是不是有人在上面?”

  她欣喜的道:“好心人,我掉进前面的坑里了,快来救救我吧!”

  脚步声停下的刹那,头顶上方镂空的的铁盖后,立刻出现了好几张脸!

  这些人大多跟她一样穿着侍卫服,其中唯有一人特殊——他身着暗蓝色镶金云纹华服,尊贵华美,熨帖的一丝不苟。

  那张脸尤其俊美,如倾城图画中走出的男子,剑眉凌厉而冷峻,唇薄如刀削,一双凤眸黑如曜石,狭长而幽深,此刻正微微的眯着,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

  “你是谁?”

  男人冷冽低沉的嗓音传入耳中,宁筝险些没激动哭了!

  她上一秒还以为自己再也看不到活人了,没想到啊,救世主就出现了!

  “我是今日新来的侍卫啊!”

  她尴尬的仰头望着他,实在没脸说自己不小心踩坑里了,便打算含糊带过,“刚才研究地形的时候不小心到了此处,公子可以帮我打开头顶的铁盖吗?”

  “研究地形?”

  男人咀嚼着这几个字,眼神讥诮的俯视着她,“新来的侍卫都这么蠢么,放着好好的路不走,跑地底下去研究地形?”

  “噗……哈哈哈哈……”

  众侍卫哈哈大笑。

  宁筝瞬间涨红了脸,这个混蛋,长得这么好看,嘴巴这么毒干什么?

  看破不说破的道理都不懂吗?!

  她臊得慌,又是窘迫又是羞恼的道:“都说了我是不小心掉下来的,这陷阱四周盖着一层草皮,就算熟悉的人也……”

  “哦?”男人面无表情的打断了她,“谁关心你怎么掉下去的?”

  宁筝,“……”

  宁筝觉得她碰上的可能不是救世主,而是一个气死人不偿命的的王八蛋!

  “难道不是你先问我的?”她磨了磨牙,恶狠狠的瞪着他。

  “你还敢顶嘴?”男人声线骤冷。

  她有什么不敢的!?

  面对恶势力,绝对不能低头!

  然而这个念头才刚刚冒出来,却见男人抬起了骨节分明的大掌,薄削的唇冷冷吐出一句,“来人,把这坑填了。”

  “是!”

  身旁的侍卫立即从命,转身去找铲子。

  宁筝愣了愣,脱口道:“你干什么?”

  “把这坑填了,哪个字听不懂?”

  卧槽?!

  她瞬间惊了,“我还在里面呢!”

  “自然。”男人扯了下唇,“你要不在里面,填这坑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这男人填坑的理由是要……

  活、埋、她?!

  宁筝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到底是谁啊?我又不认识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害我?”

  “你长得碍眼,还需要其他理由吗?”

  说罢,男人冰冷的目光便从她身上收回,扫了眼身旁的侍卫,“动手。”

  宁筝彻底惊呆了。

  她以为自己莫名其妙的掉陷阱已经够倒霉了,原来这都不算什么——所有的霉运加起来,都比不上遇到这个男人!

  简直就是变态啊!!!

  侍卫们动作迅速,一铲接一铲的泥土从镂空的铁盖上方扔下去,宁筝一时闪避不及,眼睛里进了好些灰尘,险些没呛出泪来。

  难道她最终的结局不是在陷阱里饿死,而是被眼前这个臭男人活埋吗?

  不不不,她才不接受这个死法!

  宁筝闭了闭眼,抱头蹲在角落里,脑中飞快的搜寻着应对的方法……

  “喂!”

  她忽然睁开眼睛,恶狠狠的抬头瞪他,“你好大的胆子,知道我是谁吗?”

  话音刚落,上方隐隐传来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不过宁筝没有听到,她只听到男人不屑的冷笑声,“除了太子府新来的侍卫,还有什么了不起的身份能让你活命?”

  当然……没、有、啦!

  宁筝深吸了一口气,故作深沉的板着脸,抿唇望着他,“那你知道,太子府为什么突然招来这么多新侍卫吗?”

  上方的空气有那么刹那的寂静。

  侍卫们愣了愣,动作虽没有停下,却分明比刚才慢了,八卦的看着她。

  萧南巡微微眯了下眼睛,“你知道?”

  宁筝挑了下眉,“当然——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关于太子殿下的传闻吗?”

  “哦?”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男人的眼神似乎更冰冷也更危险了。

  可是性命攸关的时刻,宁筝已经管不了这么多,她轻咳一声,尽量保持着声音平稳,“就是那个……不举啊!”

  话音刚落,四周的侍卫们不约而同的瞪大了眼睛,纷纷倒抽一口冷气!

  这狗奴才说啥玩意儿呢?

  不要命了吧!

  而且他自己不要命也就算了,为什么要让他们成为无辜的听众呢?

  他们还不想死啊!!!

  宁筝本来就有些羞愧,见上方那堆人呆若木鸡的张大嘴,顿时更囧了。

  天地良心,她真的不想刚入府就这么编排自己的主子啊——虽然太子殿下不举的事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在背后谈论人家的痛处,总归是不太好的!

  所以说完这话,她的眼神就忍不住飘忽起来。也正是因为这飘忽,她没有注意到萧南巡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

  “所以呢?”男人声线冷邃,“太子府新来这么多侍卫,跟太子不举有何关系?”

  “这……”宁筝咬了咬唇,颇为苦恼,这人就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吗?

  大家心照不宣不就好了?

  可是对方显然没有“不宣”的意思,犀利的目光直直盯着她,仿佛要将她射穿!

  她只好硬着头皮道:“自然是……太子想在我们中间选几个顺眼的自己用呀!”

  哐当。

  头顶上方的侍卫手抖了一下,铲子没拿稳直接掉了下来。

  宁筝吓了一跳,急忙闪身避开。

  男人目光凌厉又阴沉,冰冷的嗓音像是结了寒霜,没有一丝温度,“你的意思是,太子对女人不举,所以喜欢男人?”

  宁筝迟疑了一下,郑重的点了点头。

  上面那些侍卫眼睛瞪得更大了,看她的眼神甚至流露出几分微妙的同情。

  良久的沉默中,就连周遭的风声也似乎凝固了,透着诡异的寂静。

  宁筝被他们盯得浑身不自在,咽了口口水,小声的讪讪道:“那个……只要你别埋我,我也不会去告状的。”

  埋了她还怎么告状?!

  萧南巡眉骨狠狠一跳,“你这么堂而皇之的议论太子的秘密,他知道吗?”

  那必须不知道啊!

  宁筝心里有些发虚,但是关键时候,当然还是小命要紧!

  思及此,她挺起胸膛,“我跟你说这些又不是为了议论太子,而是好心提醒你,别随便对我动手,我可是太子的人!”

  萧南巡蓦地冷笑,“这么多新侍卫入府,你哪来的自信被太子看上?”

  宁筝理直气壮,“那当然是我长得比较好看啊!”

  萧南巡,“……”

  他见过不要脸的女人,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众人,“……”

  大家都是侍卫,为何底下这如此优秀?

  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她,宁筝的心里顿时更虚了,摆了摆手,“那什么,你们也不用太感动了,速速离开吧!”

  众人,“……”

  您可自求多福吧。

  侍卫们都不忍再看她,叹息着别开眼。

  萧南巡薄唇紧抿,眼底的寒气几乎要溢出来,“太子不是还没见过你么?”

  是啊,所以呢?

  宁筝茫然的看着他。

  就听男人阴恻恻的冷笑,“再好看他也看不到了,既然太子府来了这么多新人,死一个两个又算得了什么?”

  他厉声道:“来人,动手!”

  卧槽?!

  宁筝瞬间惊呆了。

  她不一样,不一样!至少她是个女子呀,她不是真的晋级入选的侍卫呀!

  不过她是女子的事儿要是让这这些人知道,别说她,就连义父也要倒霉的……

  宁筝的脸色瞬息万变,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侍卫再次提起铲子,开始填坑。

  噼里啪啦的泥土落下来,砸得她疼痛不已,宁筝急忙把自己抱成一团,蜷缩起来,尽量让泥土都落在背上。

  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死在这儿?

  呜呜呜她还不想死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她几乎预见了自己被活埋的场景……

  宁筝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忽然,她的眼睛亮了亮。

  有了!

  …………

  萧南巡负手站在一边,离那尘土飞扬的陷阱有好几米的距离,良久都没有听到坑里再传来任何动静。

  大约是放弃了吧?

  这么深的陷阱,那蠢奴才又瘦又小,一副发育不良的样子,怎么可能脱险?

  不过他竟没有呼救,还算有几分骨气。

  萧南巡敛了下眸,正要转身,却见那边的侍卫纷纷停下动作朝他看了过来!

  “太……太太……”子!

  最后那个字,在男人危险的眼神中,强行咽了回去。

  可众人的表情,却是如出一辙的惊愕!

  赵竖满脸惊悚的跑到男人身旁,压低了声音,却压不住声音里的震撼,“太子殿下,他他他……爬上来了!”

  萧南巡眸光倏地一凝。

  紧接着,视线就转向了陷阱上方,看着那个掀开铁盖爬上来的人——穿着侍卫服,小小一只,黑漆漆的脏得要死。

  赵竖惊疑不定的咽了口口水,试探着道:“要不,奴才把他的双手双脚都绑起来,再扔回陷阱里,重新埋了?”

  萧南巡眸色愈深,俊美的脸依旧冷冰冰的,只是这一次,他没有点头。

  “赵竖,你忘了这陷阱是为何而设?”

  赵竖怎么可能忘记,这陷阱还是他作为太子身边的大太监,亲自监工完成的!

  这陷阱极深,又是玄铁所制,铁壁四周光滑无比,就算轻功绝顶能够飞上来,可顶上的镂空铁盖却用千斤铁锁捆起来,在没有着力点的情况下是不可能掀开的。

  唯一的方式,就是踩着侍卫们扔下的泥土,借力之后用武功强行打开这盖子!

  所以刚才太子殿下填土的行为,与其说是“活埋”,不如说是试炼的一部分!

  同样的陷阱,在太子府后花园里不止一个——今日刚入府的侍卫全部遭遇了类似的陷阱,同样的试炼。

  可惜,全军覆没。

  只有眼前这一个,用太子殿下预期的方式上来了!

  可是……

  赵竖表情诡异的想,聪明归聪明,这该死的狗奴才如此冒犯太子,那可是要拔舌头的死罪,怎么能一概而论?!

  “殿下……”

  “闭嘴。”

  萧南巡目光锁着宁筝,冷冷打断了他。

  …………

  宁筝踩着土掀开了盖子,好不容易回到地面上,累得她大喘了两口粗气。

  然后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猛地朝萧南巡这个方向瞪了一眼。

  王八蛋!!!

  四目相对,男人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宁筝险些没气炸了!

  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人呢?

  损人不利己,还敢这么淡定、这么坦然的看着她挑衅她?!

  下一秒,男人低冷凉薄的嗓音就响了起来,“你再瞪,信不信把你丢回去?”

  宁筝,“……”

  事实证明,就是有这么坏的人!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太子的心头宝》(书号:3048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