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噙雪《平生一顾是终年》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4月前 58



平生一顾是终年(书号:30491)
类型:现言
作者:噙雪
简介:被困婚城,苦苦挣扎,等待一个男人成熟承担究竟要多久多殇……是继续麻木沉沦,还是朝着光走……

点击阅读《平生一顾是终年》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4月前
引用 1

累,加班加到晚上十点多,秦琳感觉浑身上下累得像散了架一样。

秦琳从拥挤的公交车上下来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她双手抱住瘦骨嶙峋的自己,顶着凛冽刺骨的寒风,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老公,我到公交站了,你能出来接我一下吗?”秦琳给丈夫打了个电话,在电话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那边终于接了电话。

“我还在加班,你自己回去吧,从公交站到家有几步路啊,还非得让我接?”电话那头传来贾铮不耐烦的声音,旁边还有其他男人劝酒起哄、嘲笑他“妻管严”的声音。

最近就在隔壁小区发生了女性被变`态跟踪、奸`杀的案件,这个公交车站离家是不远,但是这种老小区附近都没有几个路灯,要不然她也不会打电话要老公来接。

“老公啊......”秦琳话还没说完,电话里就传来“嘟嘟嘟”的忙音,被贾铮强行挂断了电话。

秦琳想起和老公都还刚大学毕业那会儿,俩人都刚工作,没钱租好的房子,只能租那种老小区几十年的老房子,也是没有路灯、很多黑漆漆的小巷,她硬着头皮独自走过一回,结果吓到当晚就发高烧。

后来他再也没让她单独走那些黑漆漆的小巷,他下班比她早,就总是在公交站等她到了之后两人再一起回家。

那时候俩人手牵着手,她感觉余生在这个人在身边、一起走一辈子,什么都安心了、不怕了。

那时候的他总是温柔体贴,能为她想到很多她自己都没想到的事情,她也还没有练出一身铜皮铁骨,能安心地依靠在一个坚定有力的肩膀上,可现在......

秦琳给自己做了好几轮心理建设,心想再倒霉也未必就轮到他身上了吧,但是终于走进黑暗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心里发毛。

从公交车小区门口的路程总共也才七八分钟,她只想快点再快一点,结果反而身体发僵、双脚打架似的,反而走得还不如平常快。

“踏——踏——踏”

后面是脚步声吗!

秦琳头皮发麻、汗毛倒竖,紧握的手心里直冒冷汗,脖子却好像起了锈的机器,怎么也转不动了。

秦琳走得快,那脚步声就跟着她变快,她走得慢,后面的脚步声也跟着变慢,她只能越走越快,以期摆脱后面的脚步声。

“呼!”

“啊!”一阵凉风伴着一道黑影窜过!她终于忍不住心里的压力尖叫出声,迈开腿跑起来!

“喵——”一直黑猫从她眼前慢慢悠悠地走过,一双碧绿的眼睛发着幽幽的光,似乎是在嘲笑她的胆小。

秦琳见到活物,心头好像卸下一大块石头,捂着胸口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抬手擦了擦从额头上滴落的冷汗,然后才重新跨出发软的双腿。

正在这时,一辆电动车迎面而来,秦琳抬手挡住刺眼的远光灯,眯着眼看到一个戴着口罩的男人载着一个长发白裙子的女孩子,女孩子长得很清秀,靠着男人的背安静地睡着。

男人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眼秦琳,秦琳被这一眼看得浑身发毛,拔腿就跑。

有惊无险,秦琳终于到了家门外,看到很多鞋子就那样零零散散地乱扔门口,散发出一股酸臭味,门也没关,里面传来欢声笑语。

秦琳眉头紧蹙、深呼一口气,似乎是要连带着把心里的憋闷也吐出去,手刚拉到门把,就听见里面的人在说自己。

“你们都不知道,我这个媳妇,心眼儿可多哩,我给他们洗碗,她每次都要背着我再洗上一遍,这不就是嫌我洗不干净嘛。”是婆婆又在跟乡下来的亲戚们说她的坏话了:

“还有啊,你们家都快抱上三胎了吧,我家这个结婚三四年了还没一点动静,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个不下蛋的母鸡啊。”

又是孩子的事情!

她和丈夫原本商量好了,再过几年二人世界,晚一点要孩子,可是婆婆每次总拿这个来说事儿,她也已经说得不想再多说了。

“我回来了!”秦琳提前打声招呼,然后推门进去。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家里来了这么多的客人,你也不知道回来帮着我招呼招呼客人,哪家媳妇有你这么好当的!”婆婆一见她进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阵责问。

“妈,我要加班啊。”秦琳叹了一口气,实在是没力气和婆母吵架,只能强撑精神应付过去。

“加班加班!总是加班,这个家你就不要照顾了吗?一个女人总是把心放在工作上有什么用,还不如早点给我们贾家生个大胖小子实在。”

婆母见她一脸疲态,还不耐烦应付自己的样子,顿时冲到她面前,双手叉腰,指着她的鼻子训斥。

“我说你两句,你还敢给我甩脸色了,你们秦家真是好家教啊!”

“妈,我没有给你甩脸色,我只是太累了。我早上七点出门上班,晚上十一多点才到家......”

“累累累,有什么累的?我年轻那会儿,弯着腰在田里插秧、除草、施肥,一天下来腰都直不起来,也从来不跟家里喊一句累,怎么你们现在的年轻媳妇就这么娇气啊?”婆婆一边尖酸刻薄地数落她,一边装模作样地收拾起桌上的残羹剩饭:

“一天天的,孩子也不能生、丈夫也照顾不好、家里也不收拾,娶你回家是要把你当菩萨供起来吗?”

秦琳本来觉得又累又饿,可是现在气都气饱了,心里的憋闷无处发泄,又不能当着外人的面顶撞婆婆,只能沉着脸、一言不发地回自己房间,关上房门求个清净。

秦瑶呈大字型放松地躺在床上,本来心想先歇一会儿,不知不觉竟然睡过去了,直到身侧的床往下一塌,她才突然惊醒,睁眼一看原来是丈夫贾铮回来了。

“老公,你回来了。”秦琳伸手想要抱他。

“你又跟我妈吵架了?”贾铮一手挥开她,像赶蚊子一样,一开口吐出满嘴难闻的酒气:“我妈把我们兄弟三人养大不容易,你怎么就不知道多体谅体谅她!”

“我没有跟她吵架!”秦琳一听这话,脸色迅速沉下来,双手抱胸别过脸:

“我加班加到十一点多才到家,家里一堆亲戚乱七八糟,她还当着亲戚的面说我是不下蛋的母鸡、骂我没家教,我都忍住了没跟她顶嘴,你倒好,听风就是雨,听你妈说两句,你回头就来指责我!”

结婚四年了,他结婚前最大的优点的孝顺,在婚后慢慢露出了狰狞的真面目——他贾铮不过是个实实在在的妈宝男,他妈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妈宝男!

“秦琳,你不就是仗着自己比我多赚点钱吗?就这么埋汰我、埋汰我妈!”贾铮酒劲上头,一张脸涨红着酸溜溜地数落她:

“我知道你心里就是看不上我,才这么对我妈,你看看你自己还有结婚前那些贤惠的样子吗......我妈......我妈她那么辛苦养大我,你加到我们贾家做媳妇,孝顺她怎么了......”

说着说着,贾铮就一头栽倒在床上,像个死猪一样打起呼噜、睡死过去。

酒后吐真言,秦瑶知道这才是他的心里话,鼻头一酸,抬起头都忍不住眼里的泪,眼泪流下来的瞬间,她伸手迅速地抹了一把眼泪,坚定着抿着嘴,不让自己发出无能的哭声。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平生一顾是终年》(书号:3049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