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清微《大佬的神医狂妻》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花语 4月前 68



大佬的神医狂妻(书号:30478)
类型:现言
作者:清微
简介:“今天是黄道吉日,我们离婚吧!”“顾少,我就是个恶女,我配不上你!我们离婚吧!”“顾少,我……,我们离婚吧?”为了继承遗产,她随便闪个婚,却不小心招惹到大佬。从此缠她入骨,宠她上天…怎么甩也甩不掉!头疼,说好的临时老公呢?说好的一拍两散呢?梁希成天变着法作妖,就为了离婚。结果却被他反手擒住:“结婚容易离婚难。想离婚,下辈子吧!”梁希惨兮兮地哀嚎:“你到底看上我啥,我改还不行么?”某男含笑:“超级黑客、绝世神医、顶级杀手、异能者…你这么厉害,我为什么要离?”原来,她的小马甲已经被人剥光了!

点击阅读《大佬的神医狂妻》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4月前
引用 1

女子监狱。

“梁希,有人来保释你了。”

梁希睁开眼睛,薄凉的唇边轻勾起。

她让大墨帮忙找一个临时结婚对象。

想不到这家伙动作这么快?

梁希从铺上一跃而下,矫健灵敏,像一只极具野性的猫。

继而开始慢条斯理的穿鞋,梳头发,理了理囚服。

这才双手插兜,悠哉悠哉的走出宿舍。

狱警看到她这德性,眼角抽了抽,没好气的说:“走快点儿。”

“不着急,让他等一等,才知他是否有诚意。”

狱警拿她没办法,只好慢慢的跟着。

整个女子监狱都知道,五天前进来的梁希是个大爷。

哦不,是个渣女!

身为T市第一名媛,却在父亲再婚之日,狠心把怀孕的继母从楼梯上推下去。

继母险些一尸两命,亲生父亲乔建业暴怒,质问她的时候,她冷冷地回了四个字:“我故意的!”

乔父盛怒之下,把她送进了监狱。

那天,梁希也是这样双手叉在裤包里,面无表情走进监狱,进去就找领导谈话。

也不知道她对领导说了些什么,领导给了她一台电脑。

然后,她用了两个小时改善了监狱管理系统,再用半天开发出一项国家专利……

于是,梁希进监狱的第一天就出名了!

大家都觉得她会利用专利来减刑。

但是现在,具体的刑期还没判下来,保释人就来了。

“梁希,这边!”

狱长是个和蔼的秃头男人,冲梁希招招手。

梁希大摇大摆的走过去,瞟向沙发上气质矜贵的男人。

冷白皮,单凤眼,右边眼尾缀着一点黑痣,冷硬的气质,因这颗痣,有了丝数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很年轻,应该没比她大几岁,兴许还没有过恋爱经历。

梁希缓缓皱起眉头:大墨怎么给她找了这样一个结婚对象?

她都说了,要找个将死之人,最好是她嫁过去立刻就挂掉的那种!

就在这时,男人缓缓抬起头,和她的目光撞到一起,单凤眼中闪过莫测。

“你是梁希?”

梁希依旧皱着眉,冷漠的回问:“你是顾司寒?”

梁希点点头。

顾司寒微微蹙眉,然后,起身,率先走了出去。

“签字,跟我走。”

“好嘞!”

梁希爽快的在保释书上签了字,然后大摇大摆地跟着顾司寒就要离开。

狱警傻眼了:“等等——梁希,你还没换衣服。”

 “不用换,这一身多拉风,干嘛要换?”

梁希头也不回的摆摆手。

“可是,你没付钱……”

梁希脚步一滞,有些尴尬地挠挠头,她……还真没钱。

这时,目光立刻扫到了身边的男人,“你带钱了吧?”

还不等顾司寒回答,她就冲狱警说道:“找他,他有。”

顾司寒:“……”

狱警:“……”

还真是,不客气……

顾司寒目光微凝,薄唇抿出冷硬的弧度,掏钱买单。

大门口。

迈巴赫停在路边,梁希满意的点点头:“车不错,为了帮我打脸渣男贱女,让你破费了,回头我把租车钱付给你。”

顾司寒不可置否,拉开车门:“上去。”

“好嘞!”梁希猫腰钻进去。

“把衣服换了。”顾司寒塞了个购物袋进来,关上车门。

购物袋里有一套女装,从里到外、从头到脚都齐全了。

但是……粉红色可爱风的小内内?

梁希眼角抽了抽,偏头看看车窗外的男人。

高冷外表下藏着一颗骚包的心,难道他是大墨从会所雇来的高级牛郎?

 “不用换了。”梁希痞痞的笑了一下,黑眸璀璨如星。

“这些还不如我身上这件拉风呢!去吃我爸的喜酒要拉风,才能成为焦点!”

 顾司寒皱眉看着梁希身上皱巴巴的囚衣,然后吐出两个字,“随你。”

“快上车,我们先去领证,再去吃喜酒。”

梁希坚定地认为,领证这件事,她得赶在自己爹前面。

 “你确定要和我领结婚证?”顾司寒轻轻挑眉,玩味的看着梁希。

“大墨没和你交待清楚?”梁希错愕的问。

按照妈妈梁雪留下的遗嘱,她想要继承梁氏,前提条件就是结婚。

原本她是抗拒婚姻的,但现在父亲已经要迎情.人唐淑兰进门了。

唐淑兰不仅怀孕,还给她带来个只比她小三个月的妹妹。

也就是说,母亲才怀上她不久,父亲就出.轨了。

可怜母亲识人不清,被乔建业蒙骗一生。

她辛苦创建的梁氏集团,也即将落入那对渣男贱女的手中。

 梁希怎能坐视不管?

今天是乔建业和唐淑兰结婚的大好日子,她要去为他们的婚宴锦上添花。

“你,不后悔?”顾司寒问。

梁希用考究的目光审视着顾司寒。

他靠着座椅,车窗落下的暗影落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越发显得矜贵清冷。

大墨眼光不错,找来这么个年轻俊美,颇有霸总气势的男人,带出去风光体面又镇场子。

唯一的遗憾就是年轻了点儿,不过,非常时期她也不挑剔了,将就着用吧!

 “不会。”梁希精致的五官处处泛着随意,“你带户口本了吗?”

她赶时间呢!

顾司寒拿出户口本,梁希接过来翻了翻:户主顾司寒,家庭成员顾司寒,没了。

“你是孤儿?”梁希问,黑眸明显的紧缩了一下。

“不是。”

“行吧,我也不在意这些细节。”

梁希合起户口本,““我的东西呢?”

顾司寒递来一个袋子,里面装着梁希入狱时被没收的东西。

一个皮包,一个手机,以及换下来的衣服。

都是半旧不新的东西,也看不出牌子,和梁家大小姐的身份毫不匹配。

梁希打开皮包,拿出户口本。看了户主“梁雪”二字许久,明亮的眸子有一瞬黯淡。

她合起户口本,打开手机。

晋城八卦上到处都充诉着【梁希心狠手辣】【渣女滚出晋城】之类的标题。

她冷冷的勾动唇角:渣渣们,我又来了,你们等着……

然后闭上了眼睛:“到了民政局再喊我。”

顾司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发动车子。

盛世大酒店。

今日是晋城豪门、梁氏集团的当家乔建业续弦的大好日子,宴请了晋城大半名流。

唐淑兰坐在休息间,暗暗握拳:今天一定不能再出意外!

完成婚礼后,她就是乔建业名正言顺的妻子,晋城贵妇圈便有她一席之地!

她的女儿乔薇,也将是晋城第一名媛。

“妈,你别紧张。梁希还在监狱,梁家仅剩的那几个人也被我爸收拾得服服帖帖,再没有人能破坏你和爸爸的婚礼了。”乔薇微笑着。

她比梁希小三个月,继承了唐淑兰的美貌和心计。

今日她打扮得特别漂亮,粉色礼服配粉红色钻石头饰,这一身昂贵的行头必能艳压全场同龄女孩。

“嗯。”唐淑兰摸摸自己已经隆起的小腹,心有余悸的说,“那天真是惊险,我差点儿就真流产了。”  

五天前,梁希把唐淑兰推下楼梯,唐淑兰依旧心有余悸,想不到这个小丫头,心竟如此狠。

乔薇也后怕,但想想又暗自得意:“因祸得福,现在全晋城都在议论梁希心狠手辣呢!看以后谁敢娶她!”

唐淑兰舒开眉眼,“和她妈一样蠢,注定成不了大事。”

“薇薇,以后梁家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和弟弟的,今天你可要好好表现!”

  乔薇得意地笑了,“那是自然!妈,你放心吧!”

宴会厅奏起音乐,婚礼时间到。

唐淑兰挽着乔建业的手走上礼台,乔建业西装革履,意气风发。

可惜现在年纪大了,再怎么打扮也充满油腻感。

鉴于上周婚礼未成,他今天特别紧张,生怕再生波折。

宴会厅高朋满座,乔建业拿起话筒,亲自为唐淑兰和乔薇正名:“感谢诸位百忙之中抽空参与乔某的婚礼。今日起,唐淑兰便是我乔建业的夫人,梁氏集团的女主……”

砰!

突然一声巨响,音乐嘎然而止,话筒也被音像师关闭。

“胡说八道!”

宴会厅的门被人从外面大力踹开,一道清脆尖锐的声音打破寂静。

“乔建业,你们领结婚证了吗?证都没有,凭什么说她是梁氏集团的女主人?再说,你算是梁氏集团的主人吗?你配吗?”

梁希声音郎郎,行动如风,参宴的人都是盛装而来,唯独梁希一身囚衣,刺眼又独特。

全场肃静,众人悄悄打量着她,自觉让道。

这位社会姐,人美路子野。

上周就在婚礼前一刻,把继母从楼梯上推了下去,唐淑兰当场见红动胎气,婚礼被迫终止。

梁希心狠手辣之名,也因此传遍晋城。

现在,她又来了……

 “老公。”唐淑兰做出害怕的样子,抱紧乔建业的胳膊。

乔建业看到梁希就头疼,大步走过去,面色阴沉:“你怎么出监狱的?”

 “你是不是希望我一辈子呆在监狱别出来?可惜啊……”梁希忽的笑了一下,脸上却没有一丝温度,“我老公把我保出来了。”

“老公?”乔建业脚下一绊,险些摔倒,“胡说八道,你哪里来的老公?”

“找的。”

梁希拿出结婚证,“来,摄像师把镜头转一转,让亲朋好友们都见识下我的结婚证有多好看!”

摄像师听话的扛着摄像机跑过来,礼台上的大屏幕出现了放大版的结婚证:梁希、顾司寒。领证日期正是今天。

顾司寒?

有人依稀觉得耳熟,却一时间想不起来。

乔建业勃然大怒:“梁希你疯了?你从哪里找来的野男人?”

“爸,注意用词,我和我老公是合法夫妻。不像你们,证都没有,孩子都有了,还没礼成,就说她是梁氏的女主人,爸,你这点小心思,在座的各位可都看得清楚呢!”

梁希收起结婚证,冷冷的看着乔建业。

乔建业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他们确实没有结婚证,因为户口本在梁希那里!

乔薇见乔建业吃瘪,立刻冲了过来,对着梁希撇撇嘴,满眼讥讽。

“那爸爸和妈妈也是真心相爱的,不像你,谁知道从哪儿找来的野男人?”

“别是在路边随便找的乞丐吧?毕竟乞丐配囚服,才相称啊!”

“或者说,难道是牛郎?毕竟你向来不知检点……”

话音才落,全场都哄笑起来。

角落里的男人蹙了蹙眉。

野男人?乞丐?牛郎?

梁希不以为意,“是乞丐怎么着?是牛郎又如何?千金难买爷乐意!”

说完她冷漠的转身,大步走向礼台:“各位叔叔伯伯,阿姨婶婶,我是梁希,感谢你们来参加我的婚礼!”

顾司寒原本不悦的神色微微舒展,突然有点好奇,想看看这小丫头到底想做什么。

宾客们:“……”

父亲和女儿同一天结婚,女儿还抢了父亲的场子,这八卦可以吹一年!

“我妈生前立下遗嘱,只要我结婚,便可继承梁氏集团。今天,我结婚了!从现在起,我就是梁氏集团的老大!”

梁希的话如同一记炸弹,震的众人久久不能回神。

与此同时,屏幕上播放出梁雪立的遗嘱,并手动用红笔圈出最至关重要的一项:自梁希结婚之日起,继承我的所有股份,担任梁氏集团CEO……”

全场哗然。

原来,梁希破坏婚礼是假,公开继承遗产是真。

“梁希!”乔建业脸色大变,急忙打断她。

他快步跑上礼台,想抢梁希手中的话筒。

梁希轻轻一侧身,躲开了。

乔建业跺了跺脚:“今日婚礼到此结束。梁希,你先回家去!”

“我的婚礼才开始,为什么要走?倒是爸爸你,要是不嫌丢人,可以留下来参加我的婚礼啊!”

有人忍不住哄笑起来,乔建业一时间焦头烂额,不知道要如何收场。

乔薇却忍不住了!

梁希搞这么一出,她的晋城第一名媛梦岂不是要泡汤?

“梁希,你别想糊弄人,以为随随便便拿个假结婚证,我们就信了?有本事把你老公叫出来让大家伙看一看啊!”

梁希不屑一笑:“乔小姐,你一个没经过官方认证的私生女,没资格和我说话!”

乔薇最忌讳的,就是私生女三个字。

她气恼的涨红了脸,恨不得撕了梁希:“我是爸的女儿,今天是我爸妈的婚礼,你在这里搞破坏,我还不能说话吗?”

 “你爸妈没有结婚证,不合法。等他们合法了,你再为他们说话。”梁希冷笑。

“你少转移话题,把你老公叫出来。否则,我们绝不承认他!”乔薇涨红了脸。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大佬的神医狂妻》(书号:3047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