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安九凌《少年的荣光》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花语 4月前 54



少年的荣光(书号:30480)
类型:现言
作者:安九凌
简介:听说A大短道速滑的运动男神顾青荣是个清冷至极、脾气不好爱骂人的人物,结果新生报到那天,有人亲眼看见他帮一个女生搬行李。那女生生得娇俏可爱,众人神色暧昧地起哄,他面色清冷地介绍:“女朋友,曾苒苒。”曾苒苒学医世家出生,意外得知A大男神顾青荣的“秘密”,想帮助他完成进入国家队训练参加冬奥会的梦想,结果某天,他把她堵在医学室门口,神色欲沉,声音嘶哑:“曾苒苒,我不想我的秘密被发现。所以,现在有个办法能解决。”曾苒苒:“??”顾青荣:“要不要跟我谈恋爱?”

点击阅读《少年的荣光》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4月前
引用 1

曾苒苒拿着扫帚和垃圾铲出现在冰球场内的储物室门口。

二十分钟前,曾苒苒和苏筱满一出冰球场,迎面便撞见学生会里负责卫生的学姐。于是,学姐以择日不如撞日的缘分为由,指派她们去把冰球场的储物室打扫干净。

苏筱满这个没良心的,最后以她要去道馆踢踢脚为由,闪离了。

十二月的冬夜降临,初雪骤停,浓密的乌云被吹散,月色隐隐洒落。逼仄的储物室里光线昏暗,唯有小窗处投射进来几抹清冷的月色拂开昏暗,冷风灌入,墙壁上袭来一股潮湿的气味,似是许久没刷新过,怪渗人的。

“啪”的一声,曾苒苒打开灯,灯光挤走所有黑暗。她看清正前方处有个大铁柜,上面生了锈,地面垃圾成堆,器械摆放杂乱无规律。

曾苒苒感觉脑壳隐隐作疼。

学姐真够意思的,这看起来阴森可怖的地方,竟叫她一个女生过来打扫?也就她这个学医不怕死人的学生才敢在夜晚时来这种地方了。曾苒苒叹了口气,弯腰开始打扫。

突然,前方的大铁柜里猛地发出声响。

“谁?谁在那里?!”曾苒苒压下心中的恐惧,凝眉,呼吸微滞,抄起扫帚,循着声响轻声逼近。

彼时,外面走道上有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曾苒苒心中一喜,正想跑出去找人时,倏然感觉手腕和腰间一紧。

一阵天旋地转后,她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人拐到身后压紧,嘴被捂住,闪身躲进大铁柜里。

那人呼吸沉重微喘,身上带有一股柠檬香味儿,她似是在哪儿闻到过。

是个男人?

惊恐之色在她眼中闪过,曾苒苒正想挣扎时,只闻身后之人压在她的耳处,低声威胁:“别动!不准叫!”

旋即,曾苒苒感觉禁锢她双手的力道加紧,疼得她皱了皱眉头。大铁柜内昏暗,看不清那男人的面貌,唯有微开的铁柜小门有几抹光亮透进来。

曾苒苒吓得不敢再挣扎。柜内过于寂静,曾苒苒能清晰地感受到身后之人的呼吸沉重,拂在她的脖颈处,很痒。

外面的那群人似是停在储物室的门口,此时又传来一阵声音,曾苒苒隐约听见有人在找顾青荣。

顾青荣?她身后的这个人是顾青荣?

曾苒苒微微侧身,想用视线的余光扫至身后,看是不是他。但那人很快察觉到她的动作,力道再次加大,她明显感觉胳膊要断了。

男生透过那条铁门缝盯着外面,如盘踞在草丛里等待逃脱的蛇,死死地盯着外面那群人,呼吸微滞。

不一会儿,那群人慢慢离开,待外面完全没有动静之后,他才彻底松懈,呼了一口气。

曾苒苒趁机挣脱开他的禁锢,动作迅速地从包中掏出小手术刀,比在对方的脖子处。

“别动!”她喝道。

刀锋冰凉,透过皮肤传进身体,麻了神经,顾青荣身体僵住,不敢再动。

曾苒苒从包中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光亮瞬间挤满这窄小的空间,她看见男生的整张脸红肿得像个猪刚鬣,白皙的皮肤上有星星红点。

她的视线落在他沾有面包屑的嘴角,微微诧异,最后落在滚落在一旁、被咬了一口的面包上。

他在偷吃东西?

灯光过于刺眼,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挡,细碎的头发落至额头,也掩去他眼中的害怕和闪躲。

他像个被人发现伤口的脆弱小孩儿,全身蜷缩在柜角,双肩微微颤抖。

这张脸有点眼熟,但她又好像没认出来。

“你……”因为学医,曾苒苒对每个人身上的气味很敏感,这股熟悉的柠檬香味儿确实是顾青荣身上独有的,“你是……顾青荣?”

他的身体一僵,低垂着的头别向一边,似是不想让她看见他这张脸。

他怎么会在这里?现在的他不是在冰球场赛道上比赛吗?

*

一个小时前。

A大室内的大型冰球场上,短道速滑的赛事进行得热火朝天,与外面初雪降临、北风呼啸的冷意形成鲜明的对比。

随着观众席上一阵“加油”的声音响起,A大的运动健将顾青荣已从起点出发,像离弦的箭,一骑绝尘,很快与其他运动员拉开距离。

经努力,我国终于成功申办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随着时间的推近,全国的短道速滑运动员们正艰苦训练,努力通过各大市级、省级、全国级的选拔赛,希望有朝一日能进入国家队,成为一名真正的为国争取荣光的运动员。

同样,A大最有希望进入国家队训练的运动健将顾青荣,正以最完美的姿势参加在A大举办的男子1000米短道速滑的市选拔半决赛。

观众席上的欢呼声一潮盖过一潮,曾苒苒捂住了左耳,眉头紧皱地转头瞧了一眼坐在左边的学姐。

学姐名叫林园园,在读大二,对顾青荣疯狂着迷,此次便是她硬拉着曾苒苒来这儿,一起观看顾青荣的比赛。此时,学姐激动得把手中的应援气泡球拍打得噼里啪啦响,口中还不忘对顾青荣学长的俊脸来一百回合的惊叹和赞美。

显然,学姐对顾青荣的崇拜之情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愣是把他夸上天与太阳肩并肩。

许是察觉到曾苒苒兴致缺缺,学姐顿住,转头问她:“苒苒,你不觉得顾青荣学长的脸帅得惊天地泣鬼神吗?”

曾苒苒望向赛道上戴着头盔、脸被捂得严严实实的顾青荣,嘴角一抽:“这脸……还没露天吧?”

相比旁边激动的学姐,坐于曾苒苒右边的苏筱满显得淡定许多,说:“顾青荣,A大设计学院建筑设计专业的大三学生,学校滑冰社社长,也是市级短道速滑运动员中的佼佼者。此人多次在短道速滑的选拔赛中荣获前三的好名次,名声赫赫。”

曾苒苒诧异,好笑问:“筱满,主动去关注一个男生,不像是你的性格。”

她撑着下巴,道:“顾青荣学过跆拳道,我想以后找个机会跟他切磋切磋。”

“……”她就知道她这个闺蜜只会因跆拳道去关注一个人。

说此,苏筱满有些犯难,看向赛道上的顾青荣,神色凝重:“只是,我听说顾青荣性格冷漠,脾气怪爱骂人,曾把多名犯错的学生劈头盖脸地骂一顿,连女生都不放过,骂哭过好几位女生。”

“他的脾气……还好吧?”曾苒苒弱弱地反驳。

曾苒苒想起九月初新生报到那天,一言不发地帮她把行李搬上楼的顾青荣。他虽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面色冷如冰窖,但看在他帮过她的份儿上,她暂且把他归入“好学长”的行列。

“你见识过?”苏筱满扭头,撑着脑袋问。

这一问,生怕被发现出什么端倪,曾苒苒瞬间怂了,赶忙起身。

学姐连忙站起拉住她,生怕她再逃走,问:“你要干什么去?”

“差点给忘了,我的尸体还没解剖呢!”曾苒苒急着要走。

“……”学姐脸色一白,松开了手。

苏筱满拍了拍学姐的肩膀,解释道:“学姐误会了,曾苒苒说的是青蛙尸体。她学医的嘛,老师这次布置的作业是解剖青蛙尸体,萃取青蛙血液里的成分,并练一下缝合技术。”

话落,曾苒苒应时地从包中掏出一把小手术刀,口一吹,铮亮的刀锋似折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

学姐惊坐回观众席上,做出请状,佩服道:“学妹果然好刀法,您请。”

出了冰球场,一股刺骨的冷风灌过来,曾苒苒冷得紧了紧棉衣。冰球场内的广播里正播放赛事的过程,她听见顾青荣又一次夺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曾苒苒低眉笑了笑。心想着,顾学长挺优秀的呀。

*

男生并没有回答,而是低身,钻出了铁柜。

曾苒苒收回思绪,尾随他出了铁柜,见他要走,猛地拽住他的胳膊,担心地问:“你的脸怎么回事?是过敏了吗?”

传言他脾气怪爱骂人,曾骂哭过多名女生,思及此,曾苒苒声音小了下去,怯怯地咽下口水。

他直挺挺地立着,因背对着,曾苒苒并未看清男生此时脸上的神情。

此时曾苒苒才看清,他身上还穿着白蓝相间的连身服,显然是还没来得及把赛服换掉就躲在这里了。

男生缓缓转过身来,冷如冰窖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良久才说:“今天你撞见我的事情,绝对不能向第三人透露出一点一滴,知道吗?!”

曾苒苒怔了一秒,皱眉问:“为什么?”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情。”

她心中的诸多疑问没有得到解答,他越是这般神秘,越是激起她的探知欲。

她松开他,忽而笑开,挑衅道:“如果我说,我做不到呢?”

男生有一时的沉默,盯着她的视线锋利如刀子,眯了眯眼。

“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退学。”他最后补道。

曾苒苒像是听到笑话,笑道:“顾青荣,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你以为校长是你爸?竟然拿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威胁我?”

“顾学仁是我爸。”

“啥?”

曾苒苒还没反应过来,顾青荣已然离开了储物室,身影很快消失在楼梯转角处。

什么意思?

曾苒苒这会儿视线一抬,忽然看见墙壁上挂着的学校领导人名单,“校长顾学仁”五字显目而刺目。

他还真是校长的儿子?!

要说,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今年九月,曾苒苒以全省理科状元的好成绩踏入A大这座让无数学生做梦都想进来的高级学府。

在这里,她见识到无数埋头苦读的学生;也见识到无数还未毕业就已在各行各业荣获无数专业奖项的佼佼学子;更见识到A大这座学府背后的强大历史和在全国各大学府里最先进的专业设备。

九月新生报到那天,曾苒苒以要独立自强为由,拒绝了父亲开车送她来校的提议,一人拉着行李踏进新的学习环境。

新生报到的那天人满为患,各个接待新生的学长学姐都忙不过来,曾苒苒只能自个儿找报到点和宿舍。

也是那时,她第一次见识到这位传说中脾气不好的顾学长。

曾苒苒当时寻了一圈,并未找到自己的宿舍,正巧看见校门口驻扎咨询处的学生会学生忙着招待新生,于是上前询问,没想到亲眼看见顾青荣逮着几名学长骂。

隐约中,曾苒苒听见是那几位学长坐在一旁休息偷懒,把自身的任务全推到其他学姐身上,导致一名学姐因天气燥热差点中暑。

曾苒苒怯怯地缩回了上前的脚步,打算折回时,被顾青荣喊住。

“你遇到什么问题?”顾青荣敛去难看的脸色,放柔眉眼后上前问她。

初来乍到,再亲眼看见这么凶巴巴的学长,曾苒苒自是不敢再麻烦他。

“我、我……”曾苒苒缩了缩身体。

没有得到回答,顾青荣也不恼怒,而是绕身到她的跟前,看了她一眼,再问:“报到了吗?”

“嗯。”

“饭卡、宿舍钥匙等等都有拿了吗?”

“有。”

“叫什么名字?”

怎么感觉他在盘问她似的?曾苒苒反应过来,抬头仔细瞧了一眼眼前的学长。

学长身材高挑,站在她面前几乎高过她一个头。一张脸棱角分明,五官立体深邃,眼睫毛又长又密,更绝的是眼尾处的那一抹泪痣,带了些许柔意,柔和了他刚刚的怒气。

“我……曾苒苒。”

他诧异了一下,扫了她一眼后,来到她的身侧弯腰。曾苒苒以为他要说什么,结果他什么都没说便帮她提起行李箱和一个大包,独自扛着往前走。

“你要去哪儿?”她紧急追上去。

“你不是在找宿舍吗?”

“哦。”原来他是要送她去宿舍。可是,他是怎么知道她是哪一个班哪一个宿舍的?

“学长叫什么名字?”他那大长腿走得太快,后面的曾苒苒几乎是半跑着跟上去的。

“顾青荣。”

九月的太阳还是有些毒辣,一手推着行李箱,一肩扛着大包的顾青荣,额头没一会儿便渗出密汗,气息微喘。男生身上有一股莫名好闻的柠檬香味儿,夹着汗水味儿,竟也不难闻。

她本只想问下宿舍地址,不好麻烦他们帮忙搬行李,加上又感觉这位学长的脾气不太好,要是惹怒了他,免不了被训一顿。

曾苒苒感觉怪不好意思的,便小心翼翼地询问:“学长累吗?要不我扛一下?”

老爹老妈不放心她,担心她没吃着家里的味道,愣是往她的行李大包里拼命塞东西,里面的瓶瓶罐罐颠来颠去的,发出叮当叮当的声响。

闻言,顾青荣停下脚步,颇为怀疑地瞅了她全身一眼,问:“确定?”

豪言都泼出去了,她怎么能怂!她刚点头,便突感肩上一重,双膝一软,差点摔了。

她赶忙讨好道:“嘻嘻嘻,学长辛苦了,还是您来?”

顾青荣重新把大包扛回肩上,继续往前走。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然看到这一路上都冷脸的顾学长低眉时,嘴角轻勾起一丝弧度。

A大的校园是真的大,顾青荣扛着她的所有行李走了二十多分钟才到达她所在的女生宿舍三楼。

她的宿舍是三楼308房,他们到时,宿舍的门正开着。曾苒苒推门进去时,舍友苏筱满正在打扫卫生。苏筱满见顾青荣扛了一大袋的东西,愣了一秒,看到他脖子上挂着的工作牌,惊奇地问:“学长您要来收垃圾吗?”

顾青荣:“……”

很明显,曾苒苒能感觉到顾学长的脸色更难看了些,急忙跳进苏筱满的视线里,跟她打了个招呼。

曾苒苒不知他放下行李后什么时候离开的,只知道在他的背影到楼梯处时,她急忙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宿舍在这的儿?”

今日报到的新生不少,一路上她并未说出自己的宿舍在308,他是怎么知道的?

顾青荣顿住脚步,转过身来。艳丽的日光折射在透明的玻璃窗上产生了丁达尔现象,落至他的发顶,使他整个人看起来虚幻而美好,如下凡的谪仙般。

这一眼,她似是看见这世间最美好的景象,胸腔里鼓动的心跳,像水壶里的热水达到沸点,咕咚咕咚地冒着泡。

学长长得真是好看。

曾苒苒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只闻得他的声音从唇角溢出,柔得像水,似笑非笑的:“曾苒苒,今年的理科省状元,略有耳闻。”

原来是这样。

被夸了,曾苒苒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后脑勺。

她扯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说了声谢谢。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曾苒苒反应过来,见他走了,立即立正向他远远敬个礼,喊着,“好嘞,学长您走好!”

后来,曾苒苒知道顾青荣是学生会里的副主席,新生报到那天他负责解决新生的疑惑。

自然,曾苒苒后来也陆陆续续听说过他的赫赫名声,年仅22岁的他,已在本省内荣获过多次短道速滑比赛的冠军。

虽传言他脾气怪不爱搭理人,但那时他不是在参加比赛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储物室里?为什么要躲着那群寻他的人?脸又为什么会变成那样?是过敏了吗?

诸多疑惑在脑中盘旋,从食堂回宿舍的路上,被语音广播里主持人的话语收回了思绪。

“由A市在我校举办的短道速滑选拔赛,终于圆满落幕。值得庆祝的是,我校建筑设计专业的大三学生顾青荣参与此赛并荣获第一名,再次为我校增添了一份荣誉。”

主持人继续说着:“可惜的是,顾青荣在领奖之际突然离开赛场,不知发生了什么,在场的观众一片哗然……”

*

曾苒苒回到宿舍时听见舍友们在讨论着什么,仔细一听,才发现她们在说今日顾青荣比赛的事情。

曾苒苒愣住,抓着舍友李芸芸的手,问:“他是什么时间段离场的?”

“快要领奖时他突然转身跑离了赛场,一时间就没了踪迹。”

似是知晓了顾青荣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般,曾苒苒心头一跳,问:“当时你有发现他的身体有什么异常吗?”

李芸芸摇摇头:“距离观众席太远,我没看清。只不过……”顿了顿,“运动员的身体素质一直很好,这种重大的比赛,赛前肯定会严格体检,他突然离开应该不是因为身体异常吧?”

另外一名舍友安小纯急忙点头附和。

曾苒苒才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了嘴,赶忙以“他当时可能有急事吧”终结此话题。

“今天你撞见我的事情,绝对不能向第三人透露出一点一滴,知道吗?!”

顾青荣的威胁还在耳畔响着,越想她这脑子越乱。

他是运动员,既然已经体检过,,没有发现任何病症,那他的脸为什么突然变成那样?看样子也不太像是过敏。

当晚,曾苒苒翻看了很多医学书,仍然没有查出他脸的症状由什么引起。

她打电话回家问了曾爸,曾爸因没有亲眼见过患者拒绝乱猜病症。末了,曾爸还以为她总待在实验室钻研离奇怪病,不忘旁敲侧击地劝她好好学习之余可以谈谈恋爱。

*

曾苒苒出生于医学世家,身为独生子的她从小被寄予厚望,全家都希望有一天她能手持手术刀,踏进手术室救死扶伤。

也因此,她从小就由衷地觉得自己是个旷世奇才,长大后定能成为一名享誉世界的名医。

后来,现实打败了她。

曾苒苒十五岁那年跟着老爹学了点皮毛医术,就自诩可以上手术台给病人做手术。老爹笑笑她不自量力,她自是不服,便跟随老爹上班,看能不能给他打下手。

没想到她一踏进医院,便撞见因车祸断了条腿、满身是血的伤者被护士们急速推进手术室,老爹也已经穿戴好服饰,踏进手术室准备给伤者做手术。

第一次面对这么血腥的场面,她喉头一阵反胃,差点吐了。那次给曾苒苒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她也开始也重新审视自己,该不该走学医这条道路。

经过老父亲对她的心理建设,她终于勇于面对红色的鲜血和模糊的血肉,也慢慢适应医者的生活。

进入A大一直是她的梦想,治愈这天下疑难杂症更是她毕生的目标。如今顾青荣的情况特殊又神秘,更是引起她莫大的兴趣。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少年的荣光》(书号:3048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