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繁花似锦《爱恨皆是心头伤》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4月前 69



爱恨皆是心头伤(书号:30465)
类型:现言
作者:繁花似锦
简介:白舒爱陆缜,赔上了孩子和父亲的命,将自己置于死地。后来,当他的心脏在她的身体里跳动时,她才明白,他的爱也是致命的。

点击阅读《爱恨皆是心头伤》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4月前
引用 1

房间里一片昏暗,白舒孤独地坐在床头,想着白天教授的话。

“你的心肺衰竭严重,如果解药研究不出来,你最多只有一年的时间,孩子的存在,会耗损你的心肺功能,加快衰竭,所以这个孩子,你不能留……”

孩子——

她抚上肚子,心情沉重,呼吸也很沉。

可一想到肚子里的小生命,她的孩子,她漆黑的眼眸又泛起了光芒。

一年的时间足够把孩子生下来了,让孩子活下去,就够了。

她脸上渐渐露出笑容。

“砰!”房门被猛地推开。

她抬头看去,逆光里,男人五官分明,深邃的眼眸散发着一股子要将人沉溺其中的气息。

“陆缜,你回来了!”

陆缜抿了下薄唇,眉宇间散发着一股沉戾,上前去,将一份文件扔到她的面前。

“离婚协议,签了。”

白舒脑中似有什么炸开,轰的一声。

她有些发懵,艰难地问道:“为什么?是我做错什么了吗?我……”

“你说呢?”他决绝地打断了她,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的双瞳:“更何况,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娶你?为什么要容忍你到现在?”

白舒呆住。

她知道,他们当初结婚,他是被形势所逼,可他们已经做了三年夫妻,共同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

而且,她全心全意地爱了他那么多年。

她的眼睛渐渐红了,眼泪忍不住在眼睛里打转:“所以,你和我结婚……”

“你都已经爬上我的床了,更何况,你是白家大小姐,娶了你,我才有今天。”他冷冷一笑:“你该不会觉得,我是真的看上你这个满腹心机的恶毒女人了吧?”

他的话,仿佛一把刀子扎进心窝。

她哽咽了下眼泪,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说我什么?”

三年来,她陪着他征伐商场,呕心沥血,受尽艰辛和屈辱。

她甚至为了救他,被病毒感染,如今只剩下一年的时间可活。

他竟说她满腹心机,恶毒?

“还委屈了?我错怪你了吗?”他扬了下削薄的唇,冷嘲道:“当年,你明知我陆家正在甄选继承人,却在我的酒里下了药,爬上我的床,让我名声受损,不得不娶了你,就只因为你看上了我?”

他眼底怒火汹涌。

“我没有!”白舒猛地站了起来。

当初,白家宴会上,她陪着宾客喝了几杯酒,不知怎的,就昏睡了过去,等她醒来,她和是宾客的他睡在一起,两人已经发生了关系。

这件事,她已经跟他解释无数遍了。

“没有?”他眼底的怒火喷薄而出,眼中凶光毕现:“你以为你一直不承认,一直装下去,就能瞒过我陆缜的眼睛?做梦!”

“你算计我还不够,竟然还想要害死真真!”

林真真,寄养在陆家,和陆缜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三年前,他们发生关系,要结婚的时候,她就从陆家上下得知,他们两人感情很深厚。

白舒攥紧拳头,指甲掐进肉里,极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极力辩解:“陆缜,我真的没有……”

他再次打断她。

“你明知道我和真真的感情,三年前,却打着为她好的名号,以送她出国留学为由,将她送出国。”

“她这才刚回国,你就急着除掉她,要她的命!”

三年前,是林真真自己央求她,为她找关系,安排她出国留学的。

两周前,她学业完成回国,进入陆氏集团工作。

早上,她去公司给陆缜送胃痛药,林真真也要去公司,让她顺路带她。

她让她上了自己的车。

她车子刚开出别墅不远,就发现刹车失灵,最后,车子撞在了路栏上,她因为有安全气囊,只受了点轻伤。

而林真真伤得很重,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

她想再一次向他解释,她没有因为他而送林真真出国,更没有要要她的命。

她嘴唇颤抖着,想要再一次解释,可刚一张口——

“白舒,你真是好心计,你以为你和真真一起在车上,就可以洗脱嫌疑,为了除掉真真,你可真够狠的,连自己都不放过。”

“不过这就是你白舒啊,呵!”

她一下子咬紧了嘴唇,到口的解释,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不一会儿,她唇内一片血染。

良久,她喉咙里才发出暗哑的声音:“陆缜,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

“因为好端端站在这里的人是你,而真真,她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生死未卜。”

“白舒,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该躺在医院里的人是你,不,像你这样恶毒的女人,就该下地狱。”

眼泪在眼睛里流不出来,也咽不回去,她的眼睛生疼,像针扎一般,面前的身影在她的视线里渐渐有些模糊。

她的心,更疼。

连呼吸,都是撕心裂肺的。

巴掌大的苍白小脸因为疼痛而渐渐扭曲。

看着她这样,他心中腾起一阵莫名的怒火,粗暴地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正对着他的目光。

“怎么?又想演苦情戏?”他冷笑:“白舒,杀人是犯法的,只要你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我就放过你。”

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和她离婚。

可是,他在无数宾客的见证下,向父亲承诺,向她承诺,会和她一生一世,一辈子。

白舒突地抬起一双潋滟的眸子:“绝不!”

她不甘心!

结婚三年,她倾尽白家的资源,助他豪门夺权,将陆氏集团发展壮大,现在,他就要将她扫地出门,让另外一个女人来代替她。

更可况,她爱了他这么多年——

整整八年了!

她,以及白家的一切,她都已经倾注在他的身上,就连她的命,也赌在了他的身上,她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身上。

他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要她现在签字离婚,她不愿意,也办不到。

陆缜的脸上露出残忍的微笑:“白舒,你会来求着我离婚的。”

她猛地一怔。

“来人,将这个杀人凶手送到警局。”

她不肯签字离婚,他有的是办法。

他的心腹于风和韩云带着一众保镖进来。

“陆缜,你不能这样对我,我肚子时有……唔……”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保镖拖了出去,塞进了车里,连夜送到了警局。

他站在大厅内,一脸冷漠地看着车子开走。

警方已有证词,人又是陆缜亲自送过去的,林真真还躺在医院里,白舒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但她一直没有认罪,她被暂时关押在了看守所里。

看守所里关押了十几个犯人,她一进去,众人便围上来。

“哟,这不是鼎鼎大名的白家大小姐,豪门贵妇陆太太白舒吗?”

关押在这里的都是出身底层、身世卑微、经历糟糕的人,突然见到这样身份高的人,都是满满的恶趣味。

“还挺高傲,还当自己是豪门贵妇呢,进了这里,你也不过是个罪犯……是杀人凶手!

“呕……唔……”白舒突然双手护着小腹,挣扎着,没过多久,就昏厥了过去。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爱恨皆是心头伤》(书号:3046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