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青果果《总裁老公太坏了》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花语 4月前 64



总裁老公太坏了(书号:30476)
类型:现言
作者:青果果
简介:嫁入豪门,安生情愿丈夫每天换不同的女人,也从不让丈夫碰一下。有一天,安生却怀孕了,丈夫疯了般的咆哮,质问。终于,那个清贵冷峻的男人站了出来,宣告他孩子父亲的身份。原本,安生以为,心中挚爱,死而复生。可是,她错了。因为男人掐着她的脖子冷冷说,“安生,你不配,不配给我生孩子,更不配任何男人的爱。”这一刻,哪怕痛彻心扉,万念俱灰,可是,安生却再也回不了头。

点击阅读《总裁老公太坏了》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4月前
引用 1

“呕……”

安生和老板来京城出差,开了一天的会,会后陪客户吃饭,客户八个人像是商量好了似的,逮着她拼命灌酒。

安生酒量不好,两轮下来,捂住嘴便往洗手间冲。

“老板,安小姐已经进了男洗手间。”

隔壁包房,一道低低的声音响起。

半张脸隐在暗影里的男人颔首,捻灭指尖的香烟,起身,迈开长腿,大步往洗手间而去。

男洗手间里,安生正趴在盥洗台前,吐的天昏地暗。

门开了,半合着,男人进来,就站在她两三米开外的地方,开始小解。

站在小便池前,男人身形颀长,挺拔如玉,垂在身侧的手上,又夹着一根香烟。

青烟袅袅,看向安生的目光沉沉,深不可测。

将胃里最后一点东西吐完,安生掬起一捧水漱了口,又冲了把脸。

转身准备离开时,她听见旁边哗啦的水声。

安生好奇,朦胧间,她侧头看去,只是一眼,便彻底怔住。

“云笙…”

低低地呢喃,安生潋滟的眸子,溢满震惊。

男人淡淡地瞥了安生一眼,目光仍旧淡漠冷峻如寒霜,将手中的烟捻灭在盥洗台上的烟灰缸里。

男人没有理会她,径直迈开一双长腿准备离开。

见男人就要离开,安生慌不择路地扑了过去,直接扑进了男人的怀里,抬头望着他。

目光带着无限恳切,双手颤抖着捧住男人那俊美如斯的面庞,哀求道,“云笙,我是安生,我是安生呀,你没死,你还活着,你来找我了是吗?”

睨着安生,男人英俊的眉宇微拧一下,性感的薄唇紧抿成一条锋利的直线。

正当他想要推开安生的时候,安生却踮起脚尖,两片娇艳的红唇直接印在了男人紧抿的薄唇上……

这张曾让他魂牵梦萦的脸如此熟悉,可那日支离破碎的一幕却在眼里生了根。

这是个背叛过他的女人,他提醒自己。

刹那,厌恶和仇恨一同涌了上来。

下一秒,他直接抬手,一把推开了安生。

“啊!”后腰的位置撞到盥洗台上,安生一声痛呼。

可她发现男人又要离开时,不死心的再次扑了过去,胳膊死死地缠住了他。

泪水汹涌而出,“云笙,求你,别离开我,求你……”

说着,安生又一次吻上他的唇。

温软熟悉的触感以及安生唇齿间的浓烈的酒香,强烈地刺激着男人的大脑。

他想要将安生推远一些,可是,身体却不受大脑的控制,迅速起了反应。

看着近在咫尺的熟悉面庞,男人湛黑的眸子倏尔一沉。

抬手直接扣住安生纤柔的腰肢,几个敏捷地旋转,便将她压在了墙壁上,变被动为主动。

余光扫到脚边放着的一块“正在打扫”的牌子,他毫不犹豫的踢到门外。

反脚一勾,将洗手间的门关上,再反锁。

彼时,四片薄唇如火如荼般地纠缠在一起,身体深处的记忆,让他像迷失的野兽般。

毫不怜惜地,撕扯开了安生身上的裙子,强势地占有……

翌日清晨,天蒙蒙亮。

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里,男人已穿戴整齐,站在床前,黑色的手工西装,衬的他尤为矜贵。

欧式大床,安生睡得依旧香沉,男人深邃的眉目,似淬了冰,溢出刺骨的寒凉来。

“安生,六年了,欠我的,你该慢慢还了。”

……

头好痛!

安生醒来,看着头顶明晃晃的水晶吊灯,昨晚的一幕幕,竟然异常清晰的在她的脑海里回放。

云笙!

慕云笙!

安生如遭电击般,突然从床上弹坐了起来。

那个男人怎么可能是慕云笙,慕云笙已经死了!

六年前,是她亲眼看见慕云笙躺在手术台上,没有了呼吸,亲眼看着他被下葬。

所以,是她认错了人,甚至还稀里糊涂的发生了一夜情?

顾不得自己什么也没有穿,安生翻下床开始在房间里搜寻男人的身影。

可是,偌大的套房里,除了她自己,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闭上双眼,安生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努力回想昨晚男人的样子。

可是一遍遍的回忆都告诉她,昨晚的男人,和慕云笙着有一模一样的皮囊和身材。

难道,一切都是她的幻觉?!

当安生万般困惑的时候,枕边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她的丈夫颜展宏打来的。

跟颜展宏结婚一年,这一年来,颜展宏从来就没有主动打过电话给她。

现在这么一大早的他主动找她,不会是因为发现了她……

想到这,倏尔,安生一个冷颤。

不过,马上,她又强行镇定下来,接通了电话。

“喂!”

“安生,明天上午十一点,瑞吉酒店,是我姐姐的订婚仪式,我不管你在哪,不管你在干什么,今天晚上之前,必须给我滚回来。”

电话一接通,听着颜展宏带着怒意的低吼声,安生却明显松了口气。

但马上,她的眉心又微微蹙了起来。

——颜展宏姐姐要订婚啦?

突然想起来前段时间看到的娱乐新闻头条,说颜家要与京城的豪门林家联姻,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快,明天就举行订婚仪式。

即使她和颜展宏平时再怎么不像夫妻,但是像他姐姐的订婚仪式这么重要的场合,她还是必须要出席的。

要不然,倒霉的不止是她,恐怕只会是整个安家。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安生脑海里又浮现出昨晚缠绵悱恻的一幕幕。

看一眼自己身上深深浅浅的痕迹,她轻易红了脸颊。

既然昨晚的男人不可能是慕云笙,安生也没有再跟他见面的必要。

万一事情被颜家知道,不知道会掀起多少风波。

连澡都没有洗,安生套上衣服,赶紧离开……

“云笙,闪开,不要,云笙……”

安生在飞机上睡了一觉,飞机快要降落的时候,正好惊醒。

摘下眼罩,侧头看向舷窗外刺眼的阳光和整个熟悉的北宁市,安生抬手抹了一把脸,掌心全是凉凉的一片。

六年了,同样的梦魇一直纠缠着她,昨晚那个男人的出现,更将她心底的记忆搅的天翻地覆。

飞机降落,出了机场,安生直接打了辆车,回她和颜展宏的新房,木棉湾的别墅。

结婚一年,她回来的次数,其实屈指可数,绝大部分的时间,她都住在酒店里。

“颜少,有人开门。”

“住嘴,给老子专心点!”

“恩~你真讨厌~”

回到家,打开门的那一刹那,男女纠缠的靡靡之音,霎那灌进了安生的耳朵,让她想避都来不及。

显然,知道她今天要回来,颜展宏是故意的。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安生淡淡瞟了一眼,一楼的客房,房门大大方方地敞开着。

门口,还洒落着女人的黑色丝袜和底裤。

呵……

淡淡一笑,安生不以为意地,安生放下行李后,“砰”的一声将大门甩上,然后上楼。

昨晚一夜荒唐,她连澡都还没有洗,浑身上下都觉得难受。

所以,回了房间,安生第一件事情便是拿了睡衣去洗澡。

泡在浴缸里,正当安生看着身上因为昨夜的荒唐而留下的青紫痕迹怔怔的有些入神的时候,浴室的门却“咔嚓”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蓦地回过神来,透过朦胧的雾气,当一眼看到闯了进来的颜展宏里,几乎是条件反射的。

安生“嗖”地一下站了起来,然后扯过一旁的浴巾挡住了自己。

“出去!”

安生低吼,声音中带着厌恶。

颜展宏一瞬不瞬地盯着安生,嘴角微挑,扬起一抹讥诮的笑。

“安生,这也是我的房间,你凭什么让我出去?”

安生眉心倏尔一蹙,根本不想跟颜展宏发生任何争执。

所以,她抬腿跨出浴缸,准备离开。

只是,就在她出了浴缸,大步越过颜展宏的时候,颜展宏却伸手一把紧紧拽住了她的手臂。

“别碰我!脏!”

安生没有回头,只压抑地低吼出几个字,用力想要甩开颜展宏的手。

“我脏?!”颜展宏饶有兴致地盯着遍布安生身上的青紫痕迹,冷冷讥诮地笑。

心底却像是被人狠狠捅了一刀。

原来,他苦苦想要守护,甚至都舍不得碰的女人,居然在外面跟别的男人做,还做的这么激烈。

“安生,告诉我,你身上这些是什么?”

——你身上这些是什么?

耳边响起的声音,让安生的大脑“嗡”的一声炸了。

白净的小脸上,瞬间涌起一抹惊恐与不安来。

“啪!”

就在安生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解释的时候,颜展宏忽然扬手,一巴掌狠狠地落在了她的脸上。

以前他从不舍得动安生,可是现在,他忍不住了。

猝不及防,安生几个踉跄,身子撞到了墙壁上才停了下来。

“颜展宏,你可以三天两头的换女人,凭什么我不可以?”

被发现,被打了,安生反而没有那么心虚了。

所以,她抬起头来,倔犟又冷漠的目光,回敬着颜展宏。

“凭什么你不可以?!”颜展宏像只被激怒的猎豹,

倏尔,已箭步冲了过去,抬手一把攫住了安生的下颔,狠狠用力。

咬牙切齿,原本英俊的面庞此刻近乎狰狞。

一字一句道,“安生,你再说一遍试试!”

“颜展宏,你玩你的,我玩我的,很公……”平!

“啪!”

最后一个“平”字还没有出口,颜展宏扬手又是一巴掌甩在了安生的脸上。

霎那,安生的嘴角有血丝溢了出来。

“在家里给我装贞洁烈女,在外面和男人随便玩,安生,你可别忘了,当初是你求着我娶你的!”

看着眼前爆怒的男人,不由地,安生浑身轻颤。

是呀,当初,可是她求着颜展宏娶她的。

——安生,安氏的生死,就靠你了,否则,完蛋的不止是安氏,还会有你跟慕云笙的孩子。

父亲和继母的话,此刻就像魔咒般在安生的耳边响起。

孩子……

安生攥紧手,直视着颜展宏。

“是,是我求你的,那楼下的女人呢?”

颜展宏掐住她的脖子,又是一巴掌甩了下去。

然后,紧捏着她的下颔,对准她那溢满鲜血的红唇便吻了下去。

“嗯……颜展宏,你放开我……”本能的,安生挣扎,大叫。

可是,她越挣扎大叫,颜展宏便越残暴。

死死地,他将安生抵在墙壁上,然后扬手一把扯掉挡在她身前的浴巾,恨不得将她撕碎。

“嗯……”

拼命挣扎,看着眼前狰狞的面孔,抑制不住的,安生浑身颤抖。

倏尔,她的视线扫到旁边挂着的花洒,竭力伸手取了过来。

然后猛地用力,狠狠地朝颜展宏的头上砸下去。

突然间传来的剧痛让颜展宏本能地松开了安生,然后抬手朝剧痛传来的地方摸去,居然摸了一手粘乎乎的液体。

看到满手的血,颜展宏深褐色的眸底,倏地燃起滔天的怒火。

“安生!居然敢打我,你是想离婚,从颜家滚出去吗?”

——离婚!

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男人,安生只觉得他像来自地狱的阎罗,浑身开始颤栗。

在没找到孩子之前,她不能离婚!

看着终于怕了的安生,颜展宏嘴角浓浓讥诮一笑。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死死地压在了墙上,低头便咬了下去。

痛意,一阵一阵地从唇齿传入大脑。

感觉到安生强烈的抵抗,颜展宏眉头狠狠一皱,一只手揪住安生的长发用力往一侧拉,另一只手去抬起安生的腿……

“不要,求你,不要!”紧紧地咬着牙关,安生音模糊不清地哀求。

“咔嚓!”“颜少,你怎么洗这么久呀?”

就在这时,浴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无比娇柔声音响起。

突然闯进来的女人看着眼前的一幕,霎时目瞪口呆。

颜展宏的动作,也因为女人的突然闯入,戛然而止。

趁着这空档,安生猛然推开了他,什么也顾不得,便箭步往浴室外冲去。

“颜少,她……她是谁呀?”

“滚!”看着落荒而逃的安生,颜展宏仿佛要吃人般地怒吼,“立刻给老子滚!”

……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总裁老公太坏了》(书号:3047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