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夏雷炮《许君三生不相离》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298



许君三生不相离(书号:29978)
类型:仙侠
作者:夏雷炮
简介:花惜落一生求而不得,替墨君寒挡过天劫,替他受尽苦难,但他从不另眼相看。 她曾笑言:“墨君寒,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 墨君寒却冷笑,“也不会有人比你更令人烦。” 花惜落看着他,眸光一点点黯淡下来,最终什么也没说。 她死时,百花凋零,但他却浑然不知。 等他知晓时,她已魂飞魄散,再无踪迹可寻。 而他,再无挽回的可能了……

点击阅读《许君三生不相离》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清晨。

花惜落站在凤凰树下,抬手轻抚祈愿灯的流苏,笑容有些苦涩。

他说过他会来赴约的,可她等了一宿,都没有等到他。

长长的睫毛微微往下压,她广袖一扫,做工精致的祈愿灯便化作一团青色的火焰,随着清风消失殆尽。

“你可曾,在乎过我?”

午时将近,落花宫外传来了小仙童的唱喝:“天帝陛下驾到!”

借酒消愁的花惜落愣了愣,转过头正好看到他们的天帝陛下——墨君寒。

他衣带轻飘,款款走来,好一派清冷雅俊。

她轻笑,“你终于来了。”

墨君寒冷漠的望着御水池边的女人,轻蔑的冷笑道:“花惜落,你好歹是花神,却整日无所事事,若真这么喜欢喝酒,不如把你花神的神职转交出去,给酒仙当仙婢算了。”

她轻轻笑了,摇摇晃晃的走到他跟前,纤长的手指点着他的眉心一路向下,最后抵着他冷薄的唇瓣。

“交出去?交给谁?你新宠的华芸仙子吗?”

男人黑色的瞳孔微眯,大手一挥将她甩开,“注意你的言辞和举止。”

花惜落踉跄着后退了两步,险些没站稳。

只是另一只手中的酒瓶被这么一甩,应声落地,摔了个粉碎,“啊,这可是醉仙宫新酿的梨花白,多可惜啊!”

她对着洒了的佳酿叹息,他却觉得她不可理喻。

昨日接到她的传信,他本答应会来赴约,但是华芸修炼时不小心伤了灵脉,他为华芸调理忘了时辰,方才记起便前来一见,如今想来……他是多此一举了。

正想着,却听她道:“昨日是我生辰。”

闻言,墨君寒目光微滞,但转瞬即逝。

“你曾答应父君护我无忧,给我所求。”花惜落目光清明的看向他,“墨君寒,可愿与我双.修?”

她的神元已经受到反噬,痛不欲生,如不能借此得他的灵力滋养,不日她便会陨落。

墨君寒拧眉看着她,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冷冷的回了她四个字,“白日做梦。”

“既然你做不到,那契约便解除吧。”

话音刚落,花惜落手中便多出一枚玉佩,一面刻着她的名字,一面刻着墨君寒的名字。

这是他们婚约的证明。

墨君寒凝视着花惜落手中的玉佩,眉头紧蹙,语气越发不善,“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你的心并不属于我,这么些年来委屈你了。既然你已经把她点上天庭,日夜相陪在侧,我就不做那个恶人了,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会这么通情达理?”他嗤笑道。

华芸初到天庭那一会儿,可没少被她折腾,直到他将人护在身边,才没让她有机可乘。

“是啊,我就是一个心胸狭隘,睚眦必报,喜欢棒打鸳鸯的人。”花惜落半嘲讽的笑着,“如今我玩累了,不想玩了,不可以吗?”

她划破手指,将在玉佩上刻着她名字的那一面轻轻一抹,玉佩发着淡淡的光,出现了一条裂缝。

“到你了。”把玉佩交到男人手上,花惜落的指尖碰触着他的,有点凉。

墨君寒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烫到一般,立即甩开。

这一次,他带上了真气,花惜落没有防备,结结实实的摔倒在地,掌心刚好压在破碎的酒瓶瓷片上。

他冷漠的看着她,深刻的怀疑其中有诈。

她疼,看向他的时候眼里有丝失落,“你真的厌恶我,厌恶到连碰都不能碰?”

墨君寒敛眉,态度十分不友好的道:“惺惺作态,解除契约是吧,本尊成全你。”  说着,他咬破手指在玉佩上一划,玉佩咔嚓一声,碎成了粉末——

从此,他们之间再无瓜葛。

看着男人毫不在乎转身离开的背影,花惜落扯了扯唇角,想笑却咳出了一摊血。

“你凡间历劫,她救过你,那你可知,我也曾为你历过劫……”

墨君寒历九道天劫时,遭人算计,是她用了本命法器替他挡下了天劫,护他安全,可他醒来后,却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

她爱他,但不想挟恩图报,然而太雍帝君,也就是花惜落的父君为了她的安全,硬是将两人捆绑在了一起。

就此,造成了她日后无尽的痛苦。

花惜落长看着指尖的伤口,轻声说道:“若能重来,我不想再爱上你……”

阳光穿透了她的身体,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不消一刻,真元便全都散尽。

这一瞬,百花枯萎,像是在一同哀悼它们逝去的主君……

九十九天宫琉璃台。

墨君寒到达前,长风司神将洒扫的仙娥打发离开,清点整理好各司所呈上来的公务卷轴,等待天帝陛下批阅。

辰时一刻,天帝陛下准时踏入琉璃台,长风拱手行礼,退去隔间给墨君寒泡茶。

“陛下,昨日突发异象,百花凋零,惜落上神她……”

长风话还没有说完,墨君寒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让醉仙宫以后不准再给落花宫送酒。”

花惜落是花神,她的灵气可以滋养百花,也会影响百花。

这次的异象,墨君寒根本没放在心上,只以为花惜落又喝醉了,神元不稳。

长风想要提醒墨君寒,这次的异象不同以往,但见天帝陛下不愿多谈有关于惜落上神的事,只好闭上了嘴,恭敬的行一礼,后退几步,转身出了琉璃台。

不知不觉间,已到了午时,长风等在一道天门前,望着日晷上指针的偏移,有些莫名的慌乱。

自从墨君寒和花惜落结亲以来,午膳都是花惜落特意准备好送过来的,然而现在已比约定的时间迟了三刻钟,花惜落还没有出现,这很不正常。

长风皱了皱眉,没再多等,步入膳阁让人准备好吃食。

片刻之后,清淡的膳食准备完毕,长风提着迟到的午膳送进了琉璃台。

“陛下,先休息一会儿,可以用午膳了。”

“先放着。”墨君寒没有抬头,手下仍在奋笔疾书。

长风不敢多言,摆放好食物之后,放缓脚步退了出去。

等墨君寒处理完手头上的紧急要务,已是又半个时辰过去了,一旁桌子上饭菜早就凉了,他自认为对吃食不讲究,也就没让长风再去换。

可是拿起银箸尝了一口,他微微了蹙眉,感觉不对。

“长风。”

“陛下?”

长风推门而入,此刻不用墨君寒交代,他已经猜到了大概,先是把冷掉的饭菜撤下,再让人准备新的。

然而,新的膳食呈上来后,味道还是不对。

墨君寒虽贵为天帝,但他崇尚节俭,于是便讲究着用了一些,便不再吃了。

长风进来收拾餐具的时候,发现剩了许多,抬眼看到墨君寒又重新批示公文,暗暗叹了一口气,再次退下。

忙完一天的工作,墨君寒刚落下笔,水灵镜发出嗡嗡低鸣,墨君寒眉眼缓缓的舒展开,拿出水灵镜手掌在上面一抹,镜子里出现一个艳丽的容颜。

“阿寒,你准备启程回宫了吗?”

看着熟悉的身影,听着她悦耳的声音,安抚了墨君寒一天的烦躁,他扬了扬眉,勾起了唇角,“嗯,这就回去。”

“那我现在去宫门等你。”

“慢点走,别急,你身体还没有恢复。”

他的关心和宠溺,华芸十分受用,笑容甜美的应了一声,收起了水灵镜。

无人看到的地方,华芸脸上天真无邪的表情不见了,多了一抹耐人寻味的得意之笑。

重阳宫门外,华芸一边扯着衣摆,一边不停的朝远处张望。

她灵力低微,除了墨君寒为了她特意规划的地方,不能随意乱走,否则会被仙宫的禁制气场所伤。

不一会儿,墨君寒便到了跟前,华芸眉眼带笑的快步迎上前,专注而期待的喊着他的名字。

“阿寒。”

墨君寒走到她面前,声线柔和的说道:“等很久了吗?”

华芸笑着摇了摇头,“等你,再久也是值得的。”

说着,她的手自然而然的环上他的手臂,墨君寒脸上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很快又恢复过来。

她说:“我发现了一个很好看的地方,阿寒陪我一起去看看,好不好?”

墨君寒不说话,华芸当他答应了,两人来到了青荷苑。

“噫,怎么会这样?前些天我听小小说这里接天莲叶,荷花幽香,美不胜收的。”

说完,偷偷观察墨君寒的神色,果然看到他脸色沉得可怕,她想要的也是这个效果。

“唉,虽然赏不了荷花了,但这里景色还是不错的,我们泛舟如何?”

凉风习习,拂过波光粼粼的水面,荡起一圈圈涟漪。

“阿寒,荷花怎么都谢了呢?惜落上神都不管的吗?”华芸故意道。

“她,不知又在哪儿醉生梦死,身为花神连自己的职责都不顾,难堪重任。”墨君寒冷着眸,“不说她,你的身体如何?”

华芸抚着被风吹乱的秀发,淡淡的笑着,“有你帮我调理,早就没事了。”

她瞧着四下无人,环境又好,便倾身慢慢的靠向扁舟另一头的墨君寒。

他是很宠她,很照顾她,可华芸还是感觉少了点什么。

如果能发生进一步的关系,或许她就不会总是觉得不安了。

然而,看着她的红唇靠近,墨君寒下意识的避开了。

“华芸。”

他眼神冷漠的注视着她,华芸神色一凝,压下长长的眼睫,声音有些委屈的道:“对不起,是我越矩了。”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许君三生不相离》(书号:2997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