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粟莘《爱你痴心不改》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43



爱你痴心不改(书号:29953)
类型:现言
作者:粟莘
简介:三年前,江晚吟仿若童话中那个耀眼的公主。 被顾允笙猛然打开心扉,她的生活开始围绕他转。 因为误会,他生生打断她的双腿,将她投入监狱。 整整三年的折磨,当江晚吟伤痕累累的走出监狱,迎接她的却是他撒旦般的微笑,和一步步的折磨,羞辱。 他并不只是为了复仇,而是他内心深处不愿面对的爱,这种根深蒂固的爱连他自己都看不明白。 不是不爱,而是不会爱。 这场迟来的深情,让江晚吟等了太久太久。

点击阅读《爱你痴心不改》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楼梯上,猩红的血迹无规则的向四周蔓延,顺着台阶往下流淌,鲜红的颜色刺痛了江晚吟的双眼。

“梓熙,你醒一醒啊,你别吓我……”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江晚吟瞪大了双眼,失了魂似的瘫坐在江梓熙的身旁,血色攀上了她洁白的纱裙,蒙蔽了她的五感,将身后的尖叫与脚步声隔绝在了她的世界之外。

……

白炽灯突然爆发出了刺眼的光芒,江晚吟猛然回神,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从江梓熙被人带走后,她就一直在这间充斥着血腥味的屋子里呆坐到了现在。

玄关处,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大步向她走来,皮鞋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的嗒嗒声,如同鼓点一般,每一下都砸在了她的心上。

“梓熙抢救过来了,下肢瘫痪。”男人的声音异常的嘶哑,带着毫不掩饰的恨意。

如果江梓熙今天没有跌下楼梯,那么他此刻应该已经和她入洞房了吧。

江梓熙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裙摆发愣,纯白的伴娘服上还沾染着江梓熙的血,时间久了,干涸的血迹已经变成了深褐色。

这是她差点亲手杀死自己双胞胎姐姐的罪证。

男人高大的身影在江晚吟的面前站定:“江晚吟,梓熙是你的亲姐姐,你竟也下的去手……”

森冷的语气,激得江晚吟心惊肉跳。

“我没有,是她自己摔下去的……”她想要解释,目光却突然定格在了男人的右手上,瞳孔猛地一缩。

男人的手上正握着一只最大号的高尔夫球杆。

“你以为没有了江梓熙我就会娶你?不……我会把她遭受的痛苦双倍的奉还给你!”

男人的话音刚落,球杆就带着呼啸的风声直直的砸在了江晚吟左腿的膝盖上。

“啊——”

那一瞬间,她似乎听到了自己骨头碎掉的声音。

膝盖之后,是小腿、脚踝。

他的动作连贯且迅猛,像是已经在心里演练过了无数遍,每一下都用了十成的力道。

江晚吟的小脸刷的一下就白,泪水瞬间涌了出来。她害怕极了,左腿锥心的疼痛撕扯着她敏感的神经。

她本能的想逃。

可男人手上的那只高尔夫球杆,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精准的砸在了她完好的右腿上。

“咔”,骨头碎裂和球杆折断的声音在同一个瞬间响起。

江晚吟狼狈的摔倒在地。

男人扔了段成两节的球杆,一脚踩在了江晚吟已经受伤的腿上。

腿骨彻底断裂,那双曾经在舞台上翩然起舞的双腿被扭曲成了一个诡异的形状。

双腿已经痛到没有知觉了,江晚吟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顾允笙……我没有……”她双唇翕动,气若游丝。

随后,视线便被永恒的黑暗笼罩。

晕过去之前,她最后听见了男人冰冷的声音:“把人带下去,别让她死了。然后通知江家,江晚吟杀人未遂证据确凿,该怎么做,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她杀人未遂?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过……

三年后——

三伏酷暑,帝都的天空蓝的透亮。

城郊看守所常年紧闭的大门,被拉开了一条缝。

身材消瘦的女人顶着火辣辣的烈日从里面走了出来,许是身有残疾,她每迈出一步,身体都是一阵摇晃,从看守所大门到最近的公交站,不过两百米的距离,她竟走了快十分钟才到达。

手心里攥着的两块钱,是好心的狱警在她临走前塞给她的,这便是她身上全部的财产了。

公交站空无一人,她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等来了一辆。

三年了,她终于可以回家了。

可是她的家又在哪呢?

三年前,当她的父母亲自把她送上法庭的时候,她就已经没有家了。

父母当她是凶手,因为嫉妒所以差点害死自己的双胞胎姐姐。

她百口莫辩。

在监狱里服刑的这三年中,他们从未来探望过她。

今天她出狱,看守所外更是连一个来接她的人都没有。

江晚吟在公交驶入市区后就下了车,她像是一只幽灵一样,在帝都繁华的街道上游荡。

形单影只,格格不入。

那年她被顾允笙打断了双腿,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后来不仅腿骨变了形,还留下了病根。

从今往后,她不仅无法正常行走,站的时间久了或者遇上阴雨天气,双腿还会隐隐作痛。

“吱——”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打破了城市的喧嚣。

黑色的保时捷在距离江晚吟不到五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江晚吟站在车前愣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中走到了马路上。

要是这辆车再晚停一秒,她此时就该躺在地上了。

车门被打开,西装笔挺的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江晚吟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过去。

但当她看清了男人的脸时,却瞬间如坠冰窖。

这张脸,在这三年中曾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里。

江晚吟只觉得脊背发寒,牙齿打颤。

为什么才刚出来,她就遇上了这个男人——顾允笙。

他是她姐姐的未婚夫,也是她这三年来的噩梦。

三年的时间没有在顾允笙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就连他看向她时眼里的恨意,都分毫不减。

“江晚吟你这么快就出来了?果然三年还是判得太少了!”

顾允笙半倚在车前,点了根烟,居高临下的打量着面前的女人。

江晚吟的变化实在是有些大。

乌亮柔顺的长发被剃成了板寸,曾经圆润得有些婴儿肥的脸颊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蜡黄的肤色、凸起的颧骨和深陷的双颊,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还带着各种各样的伤痕。

——一副营养不良且饱受欺凌的模样。

看来江晚吟这三年里在监狱里过得并不好。

可惜关的时间还是太短了些。

“抱歉,我不是有意要拦你的车的,我这就走。”江晚吟下意识的错开了视线。

许是因为天气太热了,她感觉呼吸有些困难。

就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不管她再怎么用力呼吸,都吸不到足够的氧气。

她现在只想离眼前的这个男人远远的。

“站住。”顾允笙在江晚吟转身之前出了声,从那张薄唇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带着森冷的寒意:“江晚吟,你一从狱里出来,就费尽心机的找我碰瓷,还真是下贱!”

胸口蓦地一痛,七月的夏天,江晚吟却感觉自己像是只穿了一件单衣,站在寒冬腊月的风雪里,冷到连血液都结了冰。

三年前那晚发生的事情是她每夜挥之不去的噩梦,她曾经以为自己已经断了腿,坐了牢,顾允笙就能原谅她。

可如今见偶然之下见了面,他却依旧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她。

江晚吟觉得自己天真的就像个笑话。

要是早知道相见之后会是这种结果,那她肯定躲得远远的。

可如今……

江晚吟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发颤,她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说道:“当年是我的错,可我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了,顾先生还想怎样?我并不知道您的车会在这个时候经过,遇见您只是个意外,您要是不想再见到我,我保证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出现在您的面前。”

顾允笙皱了下眉,菲薄的嘴角牵起了一道残忍的弧度:“你以为区区三年的牢狱,就能抵消你欠下的债了?梓熙的腿废了,余生都只能和轮椅为伴,江晚吟,你毁了她后半生,你觉得这点惩罚够还吗?”

江晚吟垂在身侧的手指颤了颤,收紧成了拳头,大概是因为今天路走的太多了,她的双腿又开始隐隐作痛。

这陈年的伤痛,是顾允笙为江梓熙留在她身上的。

江梓熙瘫了,而她也被废了双腿,如果不出意外,残疾和疼痛将会贯穿她整个后半生。

这样算起来,她欠江梓熙的早就该还清了,不是吗?

“顾先生,那你想怎样,我三年前就被你打断了双腿落下了终身的残疾,你还想从我这里拿走什么?”

她除了这条命外,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顾允笙打量着江晚吟,漆黑的眸子里暗潮汹涌,她的话无疑刺中了他的逆鳞。

还清了吗?怎么可能还得清!

她就算把命搭进去,也还不清她欠下的债!

顾允笙的唇边勾起淡淡的笑意,可从他唇齿间吐出的话语,森冷得却像是从地狱里爬出的恶鬼:“江晚吟,你还不清的,真正的惩罚才刚刚开始。”

他侧头看向身后的秘书:“刘秘书,把她送去绯夜,弄干净带点,今晚就开始接、客。”

江晚吟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绯夜那是什么地方?那是帝都纸醉金迷的销金窟。

顾允笙把她送到那里,无非就是要把她最后仅剩的那么一点儿尊严也碾进尘埃里。

今夜之后,整个帝都的富人圈都会知道,她江晚吟——曾经的江家的掌上明珠之一,如今已经落魄到要在绯夜这种地方打工为生了。

江晚吟攥紧了双手,指尖深深地嵌进了掌心,留下了一排整齐的月牙形印记,“顾允笙,你一定要做的这么绝吗?”

顾允笙似乎很是欣赏她现在这幅难堪的模样,深邃的眸子里竟划过了一丝愉悦的笑意:“你要是不服,尽管反抗就是。不过你要想清楚了,反抗我会是什么后果。你姐姐江梓熙最近还总是念叨着想要见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江晚吟倒吸一口凉气。

明白,她怎能不明白。

顾允笙是在威胁她。

他知道她现在心中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她的姐姐江梓熙。

在监狱这三年里,江晚吟学会了忍耐、学会了让步、学会了逆来顺受,曾经的那些尖锐的棱角,都在严苛的环境中,打磨得圆润光滑。

她沉默了,在顾允笙面前,她没有说“不”的权利。

面前的人突然安静,顾允笙不太适应,男人冷哼一声,转身上了车:“告诉绯夜那边,江小姐名气不小,给她安排一份体面的工作。”

黑色的保时捷,如同一道闪电从江晚吟的面前消失,刘秘书被留下来处理她的相关事务。

看着汽车远去的尾灯,江晚吟问道:“我姐姐她……这几年过的怎么样?”

刘秘书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冷漠的表情和顾允笙如出一辙:“江小姐,这个问题需要您亲自去问顾总。”

意料之中的答案。

……

江晚吟被刘秘书送到了绯夜。

绯夜的管事是个年近四十的女人,五官迤逦,风韵犹存,名叫燕灵,人称燕姐。她按照顾允笙的要求,把江晚吟安排在了门口迎宾。

江晚吟在经过简单的入职培训后,当天晚上就被安排上岗。

“您好,欢迎光临。”

她站在门口,穿着火红色的高开叉旗袍配上十厘米的细跟高跟鞋,已经记不得这是自己今晚鞠的第几个躬了,旧伤传来钻心一般的疼,她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被打断双腿的那天晚上。

趁着门口无客的间隙,江晚吟忍不住调整了一下重心,偷偷的活动了一下她疼的更厉害的左脚。

站在一旁的同事好心的扶了她一把,安慰道:“以前没穿过高跟鞋的话,第一天上班都是这样的,等你以后适应了就好。不过燕姐也真是奇怪,知道你腿脚不方便怎么还给你安排这样的活呢……”

江晚吟当然不可能说这是顾允笙安排的,她勉强的笑了笑道:“没事,是我自己要求的,因为迎宾的工资是所有工作中最高的。”

同事瞥了瞥嘴,很是不以为意:“也就高了两百块钱而已,你何必为了那两百块钱,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江晚吟抿着嘴,这次没再搭话。

她现在没有手机、没有钱,身份证也不在身上,何况她还坐过牢,根本就不可能在社会上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

江家是回不去了,如果不是今天遇上了顾允笙,她今晚肯能要露宿街头。

就在两人谈话的间隙,几辆色彩鲜艳的跑车停在了绯夜的门口。

几对年轻的男女下了车,有说有笑的走进了绯色。

江晚吟刚站正,还没来的及开口,就听见一道有些熟悉的女声:“哎哟,今天还真是来的巧了,寒夏哥你快看,这是谁呀!”

江晚吟一愣,朝说话的女人看去,是一个有着一头栗色大波浪长发的年轻女人。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爱你痴心不改》(书号:2995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