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飞猪猪《致富娇妻续前缘》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43



致富娇妻续前缘(书号:29893)
类型:现言
作者:飞猪猪
简介:上一世,她新婚不久就逃离程家,最终落得凄凉悲剧下场。 得上天眷顾,她重生回到新婚之夜,坐在床头的还是那个冷峻英挺的男子。 自那以后,薛凌最大的目标便是好好追这个外冷内热的老公,好好跟他过日子,还要让他跟自己生一大群猴子!

点击阅读《致富娇妻续前缘》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昏昏沉沉中,薛凌从朦胧迷糊中清醒过来。

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崭新却简陋的木床上,盖着一张薄薄的大红色喜被,床尾坐着一个挺拔冷峻的明朗男子。

老式窗户上贴着红彤彤的大红喜字,屋内的灯光很昏暗,但异常温馨。

薛凌愣住了!疑惑的看向床尾的男人。

他……

是他!程天源!!

薛凌爬起来,再次打量了一下周围,喜庆的土胚房,种种清晰的触感,还有身上薄棉被的暖意,让她更加确认!

她这是重生了?!

重生在她和他的新婚夜!

老天爷怜悯她,给她机会让她重新活一回。薛凌思及此,瞬间激动的泪流满面。张望着上辈子被她嫌弃至极的土胚房,心头满满都是眷恋。

这时,静坐在床尾的程天源转过脸冷冷的说道:“你闹够了吗?你若真不愿嫁给我,以后我会寻机会跟你离婚的。我程天源顶天立地,不会勉强一个女人!”

薛凌慌忙抬头——上辈子的新婚夜,他也是这般说的。

随后她气恼大骂,扔砸东西,甚至对他大打出手,气得他摔门离开。

直到他婚假结束,一直都对她不理不睬,也从没碰过她。

重生回到这一刻,她不能再错过他,不能再毁了这一生的幸福。

“程天源,你——”她正要开口否认。

不料,男子冷冷瞪她,沉声:“什么都不必说了,刚才你骂的还不够多吗?”

随后,他一脸嫌弃的转身去了屋后的厕所。

两家人的经济情况和社会地位确实差得太远,他知道这婚事委屈了她,可她刚才不仅不肯敬父母亲茶,还说了那些难听刺耳的话——实在太过分了!

如果不是老母亲苦口婆心,哭着一个劲儿哀求他将这个未婚妻娶过来,他一点儿也不想踏入薛家的家门。

父亲本来身体就不好,十几年前又废了一条胳膊,现在就更不好了。

前一阵子着了风寒,看了好多医生吃了一大堆药都不见好。母亲听了村里老人的话,哭着打电话让他火速回家成亲,为家里冲冲喜。

硬汉子什么样的困难都敢扛,却扛不住老母亲的泪水。

急忙忙请假回家,匆匆去帝都提亲,回来又忙里忙外准备婚事,还照顾病重的老父亲,好不容易清闲下来,刚娶过来的新娘子就大吵大闹。

这是能过日子的女人吗?还冲喜?!

程天源冷笑,打开水龙头,清凉的泉水浇洗在脸上和身上,总算将心头上那股火气压住些。

高中毕业后,家里的经济情况实在太差,他毅然收起大学录取通知书,跑到县城的供销社打工。

那边包吃包住,他将每个月的工资都原封不动拿回家。可惜老父亲身体实在太差,三天两头看病,家里的经济一直捉襟见肘。

屋里的薛凌风风火火跳下床,跑去角落处的老式梳妆台,俯下身看去。

镜子中的少女肌肤如凝脂,满脸的年轻胶原蛋白,五官精致美丽——果真是二十岁那时的她!

上一辈子,她是典型的白富美,肤美大长腿,脸蛋又美又艳,身材火辣性感。

若不是被渣男给骗了财,她也不会劳累过度,容貌早衰,身材严重变样,后来还得了重病,最终落得个凄惨的下场。

得老天眷顾,她竟还能回到最美的二十年华!

就在这时,厕所的门打开了。

她的新婚丈夫大跨步走出来,套着一件尼龙布薄衫,冷硬的俊脸带着沐浴过后的水汽。

程天源很高大,足足有一米八多,颀长俊朗,虎背熊腰,宽肩窄腰——用现代人的审美话叫禁欲系大帅哥。

薛凌暗自吞口水。

上辈子她肯定是脑袋被门夹了,才会抛弃这样的大帅哥跟表哥那样的文弱小白脸在一块——肯定是!

幸好,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程天源冷冷瞥她一眼,转身大步流星往外走。

“等等!”薛凌喊住他,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嗓音迟疑问:“你去哪儿?”

程天源头也不回,冷声:“去柴房那边睡。”

薛凌杏眼瞪大,扬声:“不许去!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你去柴房睡——什么意思啊你?”

程天源气恼撇过俊脸,沉声:“刚才是谁跟我说,她不会理我,因为她压根不想嫁给我?!你放心,我一点儿也不想碰你!房间留给你,我去睡柴房。”

薛凌见他打开门就要出去,连忙快步冲上前,一把抱住他的胳膊。

“你……不能去!”

程天源自小在农村长大,八十年代初的乡里乡村民风没那么开化。

忽然被她这么一抱,整个人瞬间僵住了!

他耳根微微红了,低喝:“放开!”

薛凌发现自己失态,连忙放开他,不过却仍不肯让他出去。

不管怎么样,今晚你不能去睡柴房。

上辈子她不理他,巴不得他离自己远点儿,甚至赶他去外头睡。

隔天一早好些街坊邻居来看新娘讨喜糖,看到新郎官竟被踢出新房,七嘴八舌说开了,闹得整个程家村人尽皆知,好些人还当面嘲笑他无能。

任何一个男人都受不住这样的羞辱,导致程天源对她的印象更不好了,程家人也都暗自对她很不满。

  这一回,她可不能再犯傻了。

薛凌撇了撇嘴,低低的央求。

“刚才我一时糊涂,话说得太过了。咱们已经领证,还拜了堂,是正正经经的夫妻了。新婚夜你睡在外头,传出去得多难听啊!”

程天源垂下冷硬眼眸,鼻尖冷哼:“你还怕丢脸吗?刚才不还大吵大闹,脸早就被你自己丢尽了!”

薛凌自知之前太过分,要想他立刻原谅是不可能的。

她压低嗓音:“丢了就不能努力捡回来吗?我的脸已经丢了,难道你也想丢?今晚你睡在外头,真正丢大脸的只会是你。”

程天源微愣,嘴上不说,心里却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有道理。

整个程家村的人都知道他今天娶媳妇,而且娶的是帝都那边来的城里姑娘。

按照这边的新婚规矩,新人拜堂后就进屋洞房。隔天一早亲戚朋友,乡里乡村就会来看新娘讨喜糖吃。

若是让眼尖儿的人发现他新婚夜睡柴房,指不定会传得整个村子都知道,那得多难听。

这个脸,他确实丢不起。

薛凌上辈子做了二三十年的公司女总,早就练就了一副观言察色的火眼金睛。

见他已经开始松动,连忙给他一个台阶下。

“反正床那么大,你睡一边,我睡另一边。”

程天源仍是很不屑,淡声:“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离婚,那就不要太多纠缠。我睡那边木沙发就成。”

薛凌听罢,眼里掠过一抹黯淡,内心深处却难掩感动。

都道莫欺少年穷,她上辈子就是瞧不起他太穷又没远见,才会在表哥的蛊惑撺掇下逃离程家。

直到几十年后,她才知道这个男人有担当有责任,最后甚至宽宏大量原谅她,照顾她直到病逝。

她打量收拾木沙发的男子,偷偷下了决心。

程天源,别想了,反正本姑娘这辈子就赖上你了!

夜色暗沉,一对新人各分房间两头,一人睡床,一人睡沙发。

薛凌之前坐车转车好几天,颠簸得厉害,洗漱后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木沙发上的程天源却有些辗转难眠,寻思着家里未来的生计,这一次父亲病得很重,县城里的医生甚至下了病危通知书,幸好抢救及时,父亲总算捡回了命。

他上半年的工资已经花在医药费上,亲戚朋友但凡能借到钱的,老母亲都去借了,加上之前的,欠了足足一千多块。

这次成亲又借了一百块,八十八块做聘金,坐车去城里领了结婚证用了十块,其他实在凑不出来,只好厚着脸皮跟薛家岳丈商量。

幸好岳丈很通情达理,让他们把人娶走安顿好,其他都不打紧。

眼下家里一贫如洗,他得赶紧找点儿钱,给母亲做家用,这样他才能放心回县城工作。

这两天他得想办法把家里先安顿好……

夜很静,床上的女人传来均匀呼吸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她的感染,他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

隔天一大清早,外头便传来劈柴声。

程天源睁开眼睛,连忙起身穿衣,随后去大后方的厕所刷牙洗脸。

他回来的时候,薛凌仍没醒。

程天源本不想搭理她,可想着一会儿亲戚乡亲们要来窜门看新娘,只好走到大床边。

“薛凌!薛凌!快起床!”

床上的薛凌仍睡得迷迷糊糊的,听着他的嗓音,咕哝问:“天不是还没亮吗?”

程天源沉声:“外头已经亮了,快起来!一会儿有不少人来讨喜糖,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薛凌总算清醒一些,腾地跳坐起来。

“怎么做啊?”

她穿着单薄的睡衣,领口敞开,露出一大截雪白的脖子和肩膀,发丝有些凌乱,杏眼惺忪,樱唇嘟起,格外娇憨和可爱。

程天源一时看愣了。

薛凌揉了揉眼睛,以为他不教她,放软语气解释:“我不懂你们这边的结婚礼俗,你先给我说说吧。”

程天源很快回神,撇过冷硬俊脸,避开不再看。

“不复杂,新娘只需要负责端喜糖和敬茶。老长辈敬一杯茶,其他一人分两颗糖果。”

“行!我知道了!”

她风风火火跳下来,甩上外衣披上,动作迅速叠好被子,套上鞋子,快步走去洗漱。

刷牙、洗脸、换衣服、梳头发,五分钟弄得齐齐整整,然后大跨步走出门。

程天源禁不住有些惊讶。之前薛家岳丈说她娇生惯养长大,尤其喜欢赖床,让他要多督促她。

此时,天仍蒙蒙亮,程天源在院子中砍柴,厨房里有火光,却空无一人。

薛凌走过去,动作利索捡柴火,捆好抱去厨房。

程天源瞥了她笔挺的背影一眼,暗自诧异她一个娇滴滴的城里姑娘,竟会主动干粗活。

薛凌见炉里的火快熄灭了,连忙添上柴火,吹了吹。

炉里的火苗窜出来,秋天的柴火干燥,很快就呼呼烧起来。

她走出厨房,扬声问:“源哥哥,水快开了,要做什么用的?”

程天源后背微僵,答:“……爸敷胳膊用的,你去喊妈来提就行。”

小时候在大胡同口,她喊他“源哥哥”,总爱缠着他背她,撒娇让他带她出去玩。时隔多年再次听到,又熟悉又陌生。

“哎!”她快步往另一边的土胚房走去。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致富娇妻续前缘》(书号:2989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