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白月光《爱似深海,情不愿醒》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51



爱似深海,情不愿醒(书号:29895)
类型:现言
作者:白月光
简介:苏禾禾很穷,身患重病,他却认为苏禾禾是虚荣物质的女人,是世界上最丑陋的女人!不信任,让两人……爱隔绝!

点击阅读《爱似深海,情不愿醒》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总统套房的如蜜灯光下,苏禾禾坐在圆形大床,澄明的双眼惶恐不安。

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沉重冗长,似踩在她心房,一阵阵不安。

她抬眼,身长玉立的男人西装笔挺的站在不远处,深刻的五官不见任何情绪。

“轰——”

苏禾禾如雷重击,“陆安景怎么会是你?!”

下一秒,修长手抬起她下巴,深不见底的眸子森森寒意,“不是我,能是谁?你以为有人想要你这个贱/货?”

苏禾禾神经一紧,脸上火辣辣的羞辱。

陆安景薄唇勾起一侧,冷笑着,“当初嫌弃我没钱,如今百万卖初/夜,苏禾禾,你真让人恶心!”

苏禾禾只觉得身上有一处丑陋的伤口,呈现在他眼前无处闪躲。

“陆先生,晚餐送到,祝您有愉快的一晚。”

推着餐车入室的服务生,说道‘愉快’这个词,眼神别有深意的往苏禾禾瞟了眼。

她打了个激灵,面色煞白,“陆安景你,你是盛达的度,陆安景?”

恐怕在帝都,陆安景这个名字妇孺皆知吧?

帝都首富度家的独苗,权倾天下!

陆安景不置是否,松开手转身倚着餐车,不疾不徐的倒了杯红酒,手腕转动,红酒荡漾,“很惊讶?我

不是陆安景那个穷小子,你应该高兴不是吗?”

他讥诮的话语,苏禾禾无地自容。

“陆安景,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因为你没钱,你是个穷光蛋!!”

尘封在记忆的话语当下如同一记无形的耳光落下。

一个连冰糖葫芦都买不起的男人,摇身一变成了帝都首富之子?!开什么玩笑!!

“别闹了,我知道你恨我,适可而止吧!”苏禾禾起身,挽起床头柜的包。她不信,打死都不信!!

“苏禾禾,你不要钱了?”

随着陆安景不轻不重的话,苏禾禾身形一僵。

他轻呷了口红酒,放下高脚杯,轻蔑看她:“那年,我爸非让我历练,没有经济来源,孤身一人到洛河上大学。”

所以,他遇到了苏禾禾。

他爱这个女人,可他,没钱!

他的努力追求,他的赤诚之心,他不眠不休兼职送她生日礼物,在她看来就是破烂玩意儿,不值一提!

呵——

他看清了这个女人的正面目,大学毕业,她提出分手,一心想嫁有钱人。

是,他陆安景没钱。钱对他来说就是金融数字而已。

“怎么会这样?”

苏禾禾难以言喻,说不清是震撼还是纠结。

看她这幅难以置信的模样,怒火从他深沉的眸子里溢出来,他抓着苏禾禾的手,狠狠用力,“怎么样!被穷光蛋买初/夜的感觉如何?现在的你对我而言,就是高价买回来的ji!”

“不陆安景,你听我说”

苏禾禾生疼,精致的小脸秀眉蹙起。

“闭嘴!”

他低吼着,嘶啦一声,她雪白长裙从肩头撕开。

“放开我陆安景。”

苏禾禾挣扎,可她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承受不了付安景的愤怒,滔天的愤怒!

粗暴的吻,密密麻麻沿着她雪白的脖子落下,她吃疼的痛呼,他充耳不闻。

干涩的身体被狠狠撕裂,疼痛致使她痉挛着。

陆安景一颗颗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滑落,他看不到的,他只顾着疯狂的占有,将所有的怒火灌入她的体内。

一次次又一次,疼痛到渐渐麻木。

离开他的那一天,她就没资格再解释什么。

暴风雨过后,一切归于平静。

她瘫软在床上,像被强/暴后的女人,目光涣散。陆安景冷哼一声,系着皮带,床单上一抹血红印证了她是干干净净的身子。

他黑沉的眸子异样的情绪一闪即逝,旋即转身,如来是一般笔挺,漠然。

“陆安景。”

苏禾禾声色略显暗哑,撑坐起,脸色惨白如纸。

陆安景脚步稍稍一顿,侧目看去,她摊开手掌道:“一百万。”

呵——

为了钱,这个女人可以无情无义,可以不要廉耻,最起码的自尊也没有!!

“差点忘了。”他阴冷笑着,走到床头打开皮箱,站在她面前将皮箱翻了个面。

“哗啦啦——”

一张张红钞像是落叶自她头顶落下,掩盖着她的身体,掩盖着欢愉留下的痕迹。

“像个狗一样捡起来,这些全是你的!”

苏禾禾咬着唇,僵硬的保持着摊手索要的动作。陆安景早有准备,他就是要用这及其**的手段狠狠的羞辱她!

哪怕是个人,这种事也无法忍受!!

然而,苏禾禾咽下泛起的酸楚,爬起来,跪在床上,埋头将钱一张张捡起,一张张叠在手心。

她细致的动作,分明是在数钱够不够数?!

陆安景五指收拢,恨不得把皮箱的捏成粉末。

这就是他爱过的女人,恶心到令人反胃!!

“砰——”

关门声重重的响起,苏禾禾身形一颤,泪水终究是夺眶而出。

“陆安景,我们分手吧!”

那一句,像是一根刺扎在心头,三年了,每逢夜深人静便钻心刺骨的疼。

在他眼里,她恐怕连娼/妓也不如吧?

“咳咳”

气血上头,她剧烈的咳嗽,娇小的身子卷缩着,嘴里泛起腥甜。

苏禾禾随手抹了一把,手背上沾染了一片令人眩晕的红。

“……”

她无声的凝视了会儿,吸了吸鼻子,继续收拾散落的钱。生命有限,她哪有时间多愁善感?

医院里。

“白医生,这些都存住院卡里,我妈手术费够吗?不够我再想办法。”

苏禾禾的帆布背包,鼓鼓囊囊,放在了桌子上。

白景年怔怔看着背包半晌回不过神,他推了推金丝边的眼镜,温润的面容带着丝凝重:“不够也差不了多少,可禾禾,你的钱”

话到一半,瞥到她脖颈处的紫红,半句话卡在喉咙。

“禾禾”白景年眉头紧皱,欲言又止,抬起的手落在她头顶,沉重道:“别做傻事,丫头,你才25岁,大好年华毁了,就算你妈妈康复了,她又怎么忍心?”

而他,更不忍。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爱似深海,情不愿醒》(书号:2989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