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南风吟《欢喜甜蜜只与你》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26



欢喜甜蜜只与你(书号:29872)
类型:现言
作者:南风吟
简介:养了两年的小情.人跑路了。再抓回来以后,傅南浔发现,这只不安分的小狐狸总想给他带绿帽。呆在他身边还敢明目张胆地各种花式引蝶招蜂。叶明歌一边一个搂着美男冲他挑衅:“傅总,绿帽掉了,麻烦自己捡一下!”傅南浔笑了。

点击阅读《欢喜甜蜜只与你》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傅氏企业在濒临破产之际,被傅家三少傅南浔力挽狂澜,五年后的今天正式成为上市公司。

为此公司举办答谢宴,邀请各路大佬来参加。

宴会还没开始,披着绅士面具的禽.兽们便开始蠢蠢欲动,端着高脚杯到处虚与委蛇。

有想拉关系谈合作的,也有想钓金龟婿的。

只有叶明歌是想来搞破坏的。

早几天前,叶明歌得到消息,陆家和傅家想通过这次答谢会向媒体宣布,联姻合作。

联姻的对象,是集团新任总裁傅南浔,和陆家的千金小姐,陆涵之。

两年前陆涵之她妈带人闯进她家,把她妈打成了植物人,陆涵之还抢走了她的设计稿,并诬陷她“剽窃”,害她在业界名声扫地,丢了工作。

叶明歌走投无路,阴差阳错爬上傅南浔的床,成为傅南浔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

谈钱谈肉不谈情的关系,维持到上个月,她妈亡故,她走了。

叶明歌不爱傅南浔,他愿意娶谁就娶谁,跟她没关系。

但她见不得陆涵之染指她睡过的男人。

她跟陆涵之不共戴天,以后但凡陆涵之想要的东西,她都要一一抢过来。

就算抢不过,也要毁掉!

叶明歌用了一点不太正常的手段混进了这次宴会,隐藏在黑暗的角落里,暗黄色的装饰玻璃窗上映出她的身影,一身黑色收腰的燕尾裙,金光闪闪的耳环项链,淡薄的酒色附着在唇上,很像个勾魂的妖精。

傅南浔很喜欢她在床上勾人的样子。

她今天就是来勾他的。

她端着高脚杯挡住脸,偶尔与身边擦肩而过的绅士小姐们微笑应酬,最后锁定了在人群中游刃有余的傅家三少,

傅南浔。

傅南浔不仅家世好,本身硬件也好,身高足有一米九,胸.前紧实的肌肉线条就算裹着西装也掩不住,还有那张脸更是帅得无可挑剔,端着酒杯挂着浅淡笑容绅士有度地在人群中应酬,像极了涵养极好的绅士。

周遭一片花痴低声尖叫,眼睛里透出的狂热光芒,简直就是想把傅南浔就地正法了呢。

叶明歌冷冷一哼。

戴着面具的狼。

只有叶明歌知道,脱掉这身优雅绅士的虚伪皮囊,傅南浔在床上可是十分狂野霸道的,仗着体力惊人花样百出,总把她折磨到低声下气求饶喊爸爸。

叶明歌舔了下唇,感觉小腹底下有暗潮涌动。

她还真有点想念,跟他在床上抵死缠.绵的疯狂。

宴会正式开始,傅南浔上台讲话,端着那张优雅的虚伪面孔说着十分官方的场面话,再配上一点点客气的浅笑,就让台下无数人为之疯狂。

叶明歌端着高脚杯靠在角落里,听着那些大妈和少女们十分兴奋地在那历数这几年傅南浔创造的各种传奇,言辞之间流露出来的那种骄傲情绪,就好像傅南浔是他们家的儿子女婿老公。

叶明歌没忍住,噗嗤笑了一声,惹来边上几个人的侧目,为了掩饰失态叶明歌赶紧端起高脚杯假装喝酒。

傅南浔话说完了,台下一阵热烈至极的掌声。主持人接过话筒顺着这个热烈的势头问傅南浔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要宣布。

傅南浔想说的重要事件,自然就是要跟陆家小姐陆涵之订婚的事情。

这件事两家私底下早就谈妥了,此时爆出来不过是为了营造新闻热度,让刚上市的傅氏企业股价能够稳定飙升。

联姻,炒作,关注,带来企业利益。

这就是营销手段。

傅南浔目光落到台下,陆涵之穿着一身粉色的小礼服,光可照人地站在那,羞怯又激动地看着他。

叶明歌的高脚杯滑过嘴唇,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把“傅南浔”三个字从黑名单里拉出来,给他发了一组打码的照片。

傅南浔握着话筒,淡淡笑说:“确实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那就是傅某与……”

“傅先生,等下……”

傅南浔话说到一半,他的助理王鸥就急匆匆地拿着手机上台了。

台下宾客窃窃私语,都在鄙视王鸥怎么能选在这个时候上台,打断大佬发言。

王鸥一脑门的汗,他给傅南浔当了多年的助理,这种场合他当然知道贸贸然跑上台非常失礼,可是看着手里的手机,他决定还是甩手,把手机塞到傅南浔手里。

毕竟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旦捅出去,造成的负面影响可比破坏一次现场直播更严重。

傅南浔眼神波澜不惊地扫了他一眼,扫得对方手一抖,吓得就差跪地上喊爸爸了:

“傅先生,您还是先看下吧……”

傅南浔蹙眉。

王鸥跟了他很多年,不说多稳重,但也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看来事情的确严重?

傅南浔接过手机,点开屏幕。

那个与他同床共枕了两年的女人,一个月前却说跑就跑,还把他各种联系方式都拉黑了,此刻却突然蹦跶出来,不仅给他发了好多不可描述照片和短视频,

末了还挑衅地留了一句:

【“傅先生,想看真人秀现场直播吗?”】

傅南浔面不改色地扫向底下会场,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挑事的女人。

她摇晃着手里的手机,心情愉悦地朝他挑了个飞吻。

她的意思很明显:他敢订婚,她就敢砸场子。

而且还是那种两败俱伤不要脸的招数。

手段卑劣,但是有效。

叶明歌老虎嘴上拔毛,不怕死翻着手机里的视频照片继续发送。

一发就发一堆,刷屏。而且尺度和清晰度也越来越过分。

手机的微信铃声嗡嗡响个不停,不用看都知道现在手机里收到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傅南浔目光注视着不远处正在飞快地刷手机的女人,面不改色地对王鸥下令:

“把她带到我房里去。”

“是。”

傅南浔太过冷静,就算是吩咐王鸥处理事情也是面不改色的,叶明歌离得太远根本就分辨不出傅南浔的情绪,

叶明歌十分不开心,这个男人总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毛病,让她怎么都看不透他这张处变不惊的温和脸底下的真实情绪。

这样生活多无趣?

叶明歌有点无计可施,萌生出给他打电话的想法。

当着全媒体的面,直播一个即将与人订婚的上市公司总裁,和他的小情.人打电话……

想想都刺激!

叶明歌拿出手机开始拨号,打算把这个天捅漏。

叶明歌电话刚拨通,叶明歌就看见陆涵之拎着粉色的小裙摆羞羞答答地往上迈台阶,声音温润可人:

“南浔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

傅南浔眸光淡淡地注视着手机屏幕上跳跃的数字,就算没有存名字,他也能一眼认出这是叶明歌的电话。

他面不改色地挂掉电话,淡淡看了眼陆涵之:

“涵之小姐,我暂时没有什么想对你说的,好了,今天的讲话就到此结束,接下来的时间请各位尽情狂欢,祝大家玩的愉快。”

傅南浔说完就把话筒丢给主持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南浔、南……”

陆涵之喊了好几声,傅南浔都没有回头,陆涵之一个人站在台上,一张俏丽的小脸涨成了猪肝色。

她怎么也想不到,说好娶她的这个男人,这个时候竟然会这么冷漠又无情地,说走就走!

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剧本,这个时候傅南浔应该是要让她上去,然后再当着媒体和宾客的面向她求婚……可是王鸥这个该死的王八蛋突然跑上去,也不知道到底给傅南浔看了什么,打断了他。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大事要不妙,为了抓住傅南浔这个男人,陆涵之豁出去了,自己跑上台,打算用委婉的方式拉回男人的魂,让他继续当前的订婚计划。

可是没想到,傅南浔根本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就走人了!

台下宾客议论纷纷,当然大家都没有忽视掉,刚刚这个女人自己跑上台去,却被傅南浔无视掉的画面,看陆涵之的眼神多了一点看八卦的热烈,陆涵之甚至听到许多幸灾乐祸的嘲笑,说她跟傅南浔八成是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陆涵之觉得自己的脸彻底丢光了,受不了了,拎着裙摆跑了下去,扑到亲妈宋秋红怀里,一家三口乱成一团。

事情进展得太过顺利,出乎了叶明歌的意料之外。

她小小地错愕了一下。

毕竟以她对傅南浔的了解,这个男人可不是个会轻易妥协的软柿子,怎么可能会受她几张照片威胁?

她甚至都想好了,等傅南浔跟陆涵之求婚成功,她就要亲自上台送上自己“最诚挚”的祝福,

她要让傅南浔知道,他睡了两年的女人其实是他的小姨子,更要让陆涵之知道,她要嫁的男人其实是她不要了的。

就算陆涵之死不要脸,知道那是她用过不要了的男人也要嫁,就算傅南浔为了商业利益非要娶陆涵之——但她和傅南浔的关系始终是一根极度恶心的刺,横亘在她们俩心里,叶明歌就不信她们俩还能心无芥蒂地过好日子。

没想到,事情会进展得这么顺利。

一向雷厉风行果断狠绝的傅南浔,竟然那么干脆地甩了陆涵之,转身就走。

叶明歌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但目的达成了就好。

眼瞅着陆家三人都乱了分寸,叶明歌心情愉快地喝完酒杯里的酒,打算撤退,一双手突然扣住她的肩:

“明歌小姐,傅先生请你过去。”

叶明歌:“……”

叶明歌跟着王鸥从秘密通道出去,上车,回到之前傅南浔圈养她的那个别墅里。

临进门前,叶明歌嘴巴欠欠地调戏王鸥:“王助理,一个月不见,你瘦了好多呢,老实说,你是不是想我想得茶饭不思,这才瘦下来的?”

王鸥:“……”

一百三十斤的标准男人体格,王鸥礼数周到却又面无表情地帮她把门打开。

别墅里一切都没变,叶明歌离开之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好似她就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看见这样的情况,叶明歌心里没有触动是假的,但现在她可没有时间感怀这些。

她从楼梯上去到二楼,打开卧室的门,

叶明歌一眼就看见了傅南浔。

男人坐在阳台的摇椅上,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得到他的半张脸,他的手里夹着根烟,烟雾正缓缓向上,氤氲着他的半张脸。

真是神仙颜。

一个男人能帅到这份上,真是逆天了,更气人的是,他还特么的是个商界奇才,跟那些只会唱跳耍帅的奶油小生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人。

上天真是厚待他。

看见她出现,傅南浔用指尖狠狠捻熄了烟蒂,丢在烟灰缸里,看向她:

“过来。”

被烟吻过的嗓子,染着独特的沙哑气息。平静无波的两个字,根本就听不出来他是不是生气了。

不过叶明歌了解他。

傅南浔浸淫商界多年,就算生气也能面不改色的本领和他的经商能力一样出色。

傅南浔是生气了的。

不过叶明歌不怕。

她今天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就没想过傅南浔会放过她。

她走过去,直接坐到他腿上,环住他的脖子,媚眼如丝:“傅先生,一个月不见了呢,人家好想你哟。”

傅南浔掐住她的腰肢,目光落在她身.前,若隐若现的事业线扎眼得很,这小妖精刚刚就是这么一副勾人的鬼样子混迹人群中。

她难道不知道来与会的宾客全都是一群披着人皮的色狼吗?

傅南浔狠狠地吸了口烟:“你这一个月在外面,也她妈是这副贱/嗖/嗖的鬼样子?”

叶明歌觉得新鲜极了。

傅南浔操着优雅绅士的人设,背地里却是一手捏着烟一手掐着情人腰说脏话的大佬,这反差可太鲜明了。

要是说出去,只怕不会有一个人相信。

叶明歌双手不老实地在他身上乱摸,可怜兮兮地嘟着红唇:“哪有,人家这不是为了取悦你才这样的吗?”

傅南浔不耐烦听她胡说八道,捉住她的手,“说人话。”

叶明歌被他抓得疼,也不挣扎,继续睁眼睛扒瞎:“好吧,我实话实说,我这不是离开你这个大金主之后,就穷到山穷水尽没有活路了么,所以这不是就回来了,”

叶明歌眨着水雾迷蒙大眼睛,可怜兮兮地说:“金主,求续包啊!”

傅南浔:“……”

这个小妖精总是喜欢在他的底线边缘疯狂踩踏,非要把他惹毛了才开心。既然如此,他不配合她,岂不是浪费她一番煞费苦心的表演。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欢喜甜蜜只与你》(书号:2987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