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云叶飘飘《总裁大人请赐教》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25



总裁大人请赐教(书号:29871)
类型:现言
作者:云叶飘飘
简介:她提前出狱,被迫跟被她撞死的男人冥婚,新婚当晚,她躺在他的灵堂,一个诡异的男人出现……

点击阅读《总裁大人请赐教》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凌晨,西城女子监狱。

  冷!好冷!

  黎欣彤被生生冻醒,这已经是她不知第多少次这样醒来,日复一日没有被褥,只靠身上单薄的衣裳御寒,她的膝盖常年受冻,已经痛的快要失去知觉。

  扣着膝盖,黎欣彤看着对面躺着的魁梧女人,女人身上盖着两床被子,其中一床就是黎欣彤的。

  但她不敢去抢,她不想再挨打了。

  蜷起身子抱紧膝盖,黎欣彤往墙角缩了缩,看着墙上挂着的日历,她的眼神灰暗。

  五年的刑期,她才只熬过了一年,剩下的四年,要如何度过?

  牢房外的走廊上,传来脚步声,狱警走到她所在的牢房门口:“黎欣彤,有人来看你。”

  黎欣彤一怔,这么晚了,会是谁来看她?

  难道,是她的未婚夫来了吗?

  黎欣彤心里一喜,赶紧出来跟着狱警往外走。

  她就知道,他心里还是记得她的,虽然过去的一年他没有来看过她,但今天这不是来了吗。

  只要他能来看看她,她受过的苦,都算不上什么了。

  黎欣彤雀跃的内心在看见探视室坐着的人时,倏然冷了下来。

  探视室只有一张桌子,桌子一头坐着一位中年贵妇,黎欣彤认识她。

  她是西城第一豪门薄家的大夫人,也是薄家最有能力,最有权利的女人。

  薄夫人一身旗袍,举止端庄,但相较于一年前,她瘦了许多,脸上多了许多皱纹,也多了很多白发。

  “伯,伯母……”

  “别叫我伯母!”薄夫人冷斥。

  黎欣彤绞着手指,不知道该说什么。

  “黎欣彤,这一年牢,坐的舒服么?”薄夫人冷眼看着她。

  黎欣彤生了冻疮的手扣着自己痛到麻木的膝盖,不发一言。

  薄夫人的语气愈发的恨:“你知道吗,我恨不得你死在这里,你害死了我的荣儿,只让你坐五年牢,真的太便宜你了。”

  荣儿,薄景荣。

  黎欣彤的未婚夫叫薄景轩,而薄景荣,就是薄景轩同父异母的哥哥。

  一年之前,黎欣彤就是因为开车撞死了薄景荣才进的监狱。

  黎欣彤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意识到自己什么都不可以说。

  薄夫人接着说:“但是我不能让你死,我要你跟我的荣儿冥婚,可怜我的儿子,临死前连家室都没有,九泉之下,他该多孤单。”

  黎欣彤猛地抬起头:“伯母……不可以,我是薄景轩的未婚妻,我不可以嫁给景荣哥……”

  “你这个杀人犯没有拒绝我的资格!我只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跟荣儿冥婚,你可以立刻获得自由,否则,你就在这里待一辈子吧!”

  不!

  她不能在这里待一辈子,薄景轩还在外面等着她!

  可如果答应了薄夫人,她就要嫁给一个死人。

  黎欣彤扣着膝盖的手用力到指节发白,她在纠结、挣扎。

  半晌,她终于细不可查的说了三个字:“我答应。”

  “好,那现在就跟我回薄家。”

  黎欣彤当晚就被带回了薄家,好几个女佣架着她,给她洗澡、换衣服,化妆。

  黎欣彤像个提线木偶被她们摆弄着,她想反抗,却又不敢反抗。

  她们给黎欣彤穿上了一身黑白色的喜服,耳边别上朵白色的花,脸上涂着刷白的粉,画着夸张的大红腮红。

  站在镜子前,黎欣彤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专门烧给死人用的纸人。

  随后她被带进了一个黑漆漆的房间,房间里挂满了黑白两色的布幔,墙上还扯着黑色黑白色的花球。

  靠墙的桌上,供着薄景荣的黑白照片,照片上的男人五官立体深邃,一双凤眸为他冷峻的外表平添了几分神秘与孤傲,

  黎欣彤自然是认识薄景荣的,记忆中的薄景荣是个性格温和宽厚的男人,可是看着这张照片,她只觉得毛骨悚然,尤其是看着照片上男人那诡异翘着的唇角,越看越让她觉得阴森恐怖。

  薄夫人换上了一身黑色旗袍,坐在桌边,冷冷的凝着黎欣彤。

  黎欣彤认得这个房间,这是薄景荣生前的卧室,现如今,已经成了薄景荣的灵堂。

  “跪下!”

  女佣朝黎欣彤的膝盖窝踹了一脚,她的膝盖顿时磕在地上,钻心的疼。

  薄夫人毫不在乎,淡淡开口:“开始吧。”

  黎欣彤看着面前桌上供着的照片,她就要这么嫁给这个死人了吗?

  那她和薄景轩怎么办?

  景轩如果知道她被逼着嫁给了自己死去的大哥,他要怎么接受?

  就在佣人按着她的头往地上磕的时候,黎欣彤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站起来,推开挡在周围的佣人,撒开腿朝外跑去。

  “给我把她抓回来!”

  薄夫人勃然大怒,黎欣彤一颤,只能卯足力气拼了命的往外跑。

  黎欣彤跌跌撞撞的跑,她被关在了薄夫人专属的六楼,而薄景轩的房间在三楼!

  只要跑到三楼,就能见到薄景轩了!

  仿佛身后有虎狼追赶,黎欣彤这一生都没有跑的这么快过。

  跑到楼梯口,她吓的一脚踩空,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一路滚到了底。

  好痛,可她一想到马上可以得到薄景轩的保护,她就不觉得痛了。

  女佣在后面凶恶的追赶,黎欣彤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跑,终于赶到了薄景轩的房间。

  推门而入,她立刻关紧门,上锁。

  还来不及喘口气,黎欣彤就看到了薄景轩房里一室的凌乱。

  男人和女人的衣物散落一地,从门口蔓延到卧室。

  卧室里,浓重的呼吸声异常清晰、刺耳。

  “景轩,你慢点,我快不行了!”

  “小妖精!”男人低声沙哑的嗓音里带着戏谑。

  黎欣彤只觉得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这声音,除了她的未婚夫薄景轩,还能有谁!

  “景轩,你说说看,我和姐姐,到底谁让你更舒服?”

  “这种时候别和我提那个恶心的蠢女人!”

  “哎呀,这么无情啊,她去坐牢,你一点都不惦记她?”

  “小妖精,乱吃什么飞醋?我惦记她?我巴不得她直接死在牢里,这样我们就可以每天都在一起了。”

  “啊,讨厌……”

  心,像被刀割一样疼。泪水模糊了黎欣彤的双眼,她紧握着双拳,指甲深深陷进肉里,却感觉不到疼痛。

  黎欣彤怔怔的走进卧室,薄景轩正在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黎筱筱忘我的运动着。

  黎欣彤颤嘴唇,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薄景轩,你在干什么?你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

  她替他去坐牢,而他呢?在这里跟她的妹妹翻云覆雨?

  他们对得起她吗!

  黎欣彤失去了理智,抓起床头柜上的台灯朝两个人狠狠砸了过去。

  黎筱筱被砸中尖叫了一声,薄景轩这才发现屋里多了一个人,两人马上分开。

  黎筱筱看了一眼,立马捂着被子尖叫:“啊!鬼呀!”

  薄景轩也吓了一跳,在看清是黎欣彤之后,当即大怒,起来就是一巴掌重重招呼在了黎欣彤的脸上。

  “黎欣彤,你有病吧!”

  接着又回去搂着黎筱筱:“宝贝,没事吧?”

  “哎呀,原来是姐姐,这大半夜的,我还以为房间里闹鬼呢。”黎筱筱楚楚可怜的窝在薄景轩怀里,却得意的看着黎欣彤:“我没事,倒是姐姐,挨了一巴掌,肯定很疼吧。”

  “她活该!”见黎欣彤的脸被打的高高肿起,薄景轩才消了气,像个大爷一样坐在床上,扫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问她:“你怎么出来了?还搞成这个鬼样子,想吓死谁啊!”

  黎筱筱也跟着说:“哎呀姐姐,你出来也不通知我们一声,我好让景轩去接你啊。”

  那口气,仿佛她才是薄景轩的未婚妻一般。

  黎欣彤被打的头晕眼花,好半天才缓过来。

  她记得曾经,她的手划破了一个小口子薄景轩都要心疼半天,如今想来,当时的心疼,只怕都是假的吧。

  黎欣彤摊开手,给他展示着自己这一身人不人鬼不鬼的行头:“薄景轩,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打扮成这个鬼样子吗?”

  “谁知道你抽什么疯。”薄景轩翻了个白眼。

  “我被抓去跟你同父异母的大哥冥婚了!”黎欣彤哽咽。

  “什么?!那你赶紧出去!别待在这!晦气!”

  黎欣彤的心彻底冷了,如果不是替薄景轩顶罪,她又怎么可能被薄景荣的妈妈抓去冥婚。

  可这个男人不仅毫不关心,还嫌她晦气。

  呵,他当初亲自开车撞死自己大哥的时候,怎么不觉得晦气?

  “薄景轩,你有心吗?”黎欣彤心底的希望在一点点冰封,连声音都染上了难忍的颤抖。

  “黎欣彤,你自己撞死了人,被抓去冥婚那不是活该吗?怎么,你还想反咬我一口啊?我可告诉你,证据确凿,你就算现在想翻供也不可能了。”

  黎欣彤愣了,是,她是替薄景轩顶了罪,坐了牢,可这不代表人就是她撞的!

  是不是谎言说的多了,连他自己都信以为真了?

  黎欣彤的指甲深深掐进掌心,“薄景轩,你还要脸吗?你对得起我吗?”

  她替薄景轩坐牢,替他背负了跟随一生的污点,可到头来,薄景轩对她的感谢方式,就是跟她的妹妹滚在一起,把所有罪名扣在她的头上,然后将她赶出门外?

  “黎欣彤,我没取消婚约就已经仁至义尽了,你别得寸进尺!”薄景轩气焰嚣张,丝毫不觉得自己跟黎筱筱在一起有什么对不起黎欣彤的。

  黎欣彤忽然笑了,所以她替他坐了牢,而他觉得自己没有取消婚约就是对她天大的恩赐了是吗?

  “薄景轩……你以为我有多稀罕跟你的婚约吗?既然你觉得我晦气,那我就去给你的大哥做冥妻,从今往后,你还得叫我一声大嫂!”

  “黎欣彤!你别给脸不要脸!”

  薄景轩顿时起身,抬手就要扇黎欣彤,门外却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二少爷,我们夫人屋里的丫头跑了,不知道有没有跑到你这屋来?”

  薄景轩开口刚要说话,黎欣彤就高声说:“我在这。”

  在薄景轩高高抬着的手之下,黎欣彤当着他的面打开大门,对上了外面一脸凶神恶煞的女佣。

  黎欣彤转头看着薄景轩:“相比之下,我宁愿给一个死人当妻子,也不愿意嫁给你,因为你们两个,让我觉得恶心!”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总裁大人请赐教》(书号:2987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