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私奔《总裁的心尖宝妻》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31



总裁的心尖宝妻(书号:29877)
类型:现言
作者:私奔
简介:一场意外,刘璃儿偶遇了自己深爱的男友和闺蜜车震,气愤分手,又被渣男搞得家破人亡,为了还债生存,还被迫嫁给了前男友的傻子哥哥!新婚之夜,男人将她按在身下,刘璃儿两只眼睛睁的灯泡那么大,不是个奇丑无比的傻子么?怎么…怎么会这样……

点击阅读《总裁的心尖宝妻》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月影婆娑,别墅里,许家一场婚礼办得盛大而诡异,这是一场,没有新郎的婚礼。

像是耍猴一般,刘璃儿提着婚纱走了一圈流程,抬眼对上宾客嘲讽的目光,有些难堪的低下了头,听着那些人的流言蜚语,还是咬着牙,将心底的委屈给压了下去。

“啧啧啧,这刘家千金,长得可真是标致啊,只是可惜了,她的丈夫许家的大少爷,可是个傻子呢,而且还是个奇丑无比的傻子呢!”

“真的真的,我见过一次那个许津琛,脸上好大的一块疤,看着特别渗人,傻乎乎的冲着我笑,和传闻中一模一样。”

“还有更刺激的,你们知道这刘璃儿是什么人吗,许家二少爷的前女友,瞧许家这事办的,真有意思!”

宾客嘲讽的目光似是要撕开她最后一层遮羞布,将她一丝不挂的摆出来,任人欣赏,再看一眼自己的公婆,忙着应酬,她像是小丑一样,被人晾在了角落。

良久,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冲着她走过来,很是恭敬的行了礼。

“大少奶奶,仪式已经结束了,大少爷已经在楼上等候多时,我送您上去吧。”

刘璃儿点点头,旁边有保姆过来搀扶着,她小心翼翼的跟在管家身后上了楼。

身后宾客喧闹的声音越来越远,刚到了二楼,她整个人就被一只大手给带了过去,男人霸道的将她禁锢,连喘气的机会也不给。

“璃儿,我改变主意了,那两千万我替你还,我想通了,我爱的人还是你,求求你不要嫁给别人。”

男人低着头,脸色不太好看,红着眼眶的模样,似乎是好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了一般,刘璃儿冷笑一声,心中浮上一丝嘲讽,直接推开了他。

“许少爷,请你放尊重点,我现在是你大嫂!”

这个男人,就是他们口中许家的二少爷,刘璃儿的前男友许子磷。

一个星期前,刘璃儿在野外偶遇了这个渣男和自己的亲闺蜜车震的一幕,刘璃儿气的当场分手。

而这时,刘家公司破产,父亲跳楼自杀,还欠了许家两千万的外债,如果还不上,母亲就要去坐牢。

刘璃儿跪在许家门口一整夜,苦苦哀求许子磷看在他们过去的情分上饶了她们母女,但许子磷始终没有露面,第二天,她的闺蜜胡媚儿从许家走出来,对着她就是一顿的羞辱。

后来,许家可怜,就让她嫁给许津琛,为许家传宗接代,然后那两千万就可以一笔勾销。、

刘璃儿含泪答应,那一刻,她就重生了。

许子磷被她推得踉跄了几步,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它,明明是只乖巧的小白兔,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的力气。

“不用,我老公已经替我摆平了!”

老公?

刘璃儿自己都惊诧,自己怎么能叫出来这两个字,多么亲密的字眼啊,可现在听着,怎么那么讽刺呢?

“刘璃儿,你难道真的愿意嫁给一个傻子,一个丑八怪,也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难不成他堂堂许氏副总,还比不上一个废人?

许子磷两拳攥紧,一时之间,怒火中烧。

刘璃儿看着他这副模样,只觉得好笑,如果她跪在许家门口的那晚上,许子磷出来说句话,她指定跟他走了,但是现在,刘璃儿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天晚上的冷风刺骨,胡媚儿的羞辱很是过分,可都及不上许子磷的冷漠半分伤人,她永远都不会忘记,也永远都不会原谅!

“是,你在我心中,还比不上许津琛半分。”

刘璃儿轻轻笑着,清亮的眸子覆上一层雾色,许子磷怒火一上来,抬手巴掌就要落在刘璃儿的脸上,管家一个健步过来,挡住了他的手。

“二少爷,大少爷还等着和新娘子洞房呢,如果您没什么事的话,还麻烦让让。”

刘璃儿悬在喉咙的一颗心瞬间放了下来,管家顺便给保姆使了一个眼色,直接将刘璃儿给拉了过去。

许子磷脸色骤然冷了几个度,盯着管家看了几眼,嘲讽的笑了笑。

“就那个傻子,还是丑八怪,他会洞房吗?呵,要不要我教教他?”

许子磷玩味的目光在刘璃儿身上四处游走,她咬咬牙将头低了下去,管家直接抬眼,对上了他的目光,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许子磷竟是有一刻的恐惧,连忙将头低了下去。

“媳妇儿,媳妇儿,你怎么还不来呢?”

几个人说话间,许津琛已经从屋子里跑了出来,目光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过去紧紧抱住了穿婚纱的刘璃儿。

“媳妇儿,我都等你好久了,他们说以后就让你抱着我睡觉觉了。”

许津琛笑着在刘璃儿身上蹭了蹭,刘璃儿浑身僵硬,有些嫌弃,却无法动弹。

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可还是被吓了一跳,这…这也太丑了吧!

刘璃儿细细的打量着面前这个男人,身高足足有一米九,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更是将身上矜贵优雅的气质衬托的一览无余,只是那张脸,左脸上腐烂的伤疤看得人触目惊心,英气十足的眸子,却也是傻傻的含着笑意。

“呵,刘璃儿,你看到了,这就是你的丈夫,你看看他那张脸,跟鬼一样,就算是晚上关了灯,恐怕都亲不下去吧,真是看到就让人恶心!”

许子磷嘲讽的笑着,他就不信刘璃儿还真能给这个傻子生儿育女不成?

“我说过了,在我的你心里,你半点也不如他!”

刘璃儿冷笑一声,抱过来许津琛,对准他的唇就吻了下去,温热的感觉传来,刘璃儿眉头一皱,故意吻得更深了一点。

许子磷,我就是要让你知道,交往三年,你连我碰都没碰过,现在我当着你的面,和你大哥接吻,是一种什么滋味!

众人纷纷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们,一吻完,刘璃儿亲昵的揽上了他的臂弯,冲着众人微微笑着。

许津琛还傻傻的舔了舔嘴唇,回味着刚才的感觉,傻笑着低下头来在刘璃儿脸上又亲了一下。

“媳妇儿,这就是接吻吗,好喜欢的感觉,以后我们可以经常这样吗?”

许津琛的手指轻轻的在自己嘴唇上摩擦,刘璃儿怔了一下,这,这该怎么回啊……

刘璃儿嫁过来,从来都没想过要给许家传宗接代,就是为了还债而已,她都想好了,结婚后,可以请一个代孕的过来,只要她怀上了许津琛的骨肉,自己就可以全身而退,但是现在……

“当然可以了,老公,我们这么做,本就是天经地义的啊。”

算了算了,戏已经演到了这里

还是硬着头皮继续演下去吧,再说了,他就是个傻子,恐怕根本就不记得这些东西,现在杀杀许子磷的嚣张气焰,才最重要!

刘璃儿一句甜甜的老公,在场的人听得都快酥了,许津琛高兴的不知所以,许子磷更是气的火冒三丈!

“刘璃儿,你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鬼,你给我过来!”

许子磷气的伸手就去拉她,刘璃儿很是霸道的打落了他的手。

“许子磷,你看清楚了,姐姐就喜欢这一款,还有,刘璃儿是你叫的吗,叫大嫂!”

说完,抛给众人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挽起来许津琛的胳膊,大摇大摆的进了房间。

美式奢华的装修设计,水晶色的帘纱,一个卧室的面积,足足抵得上刘家一栋别墅,刘璃儿不禁感慨了一下,提着裙子朝着里面走去。

“哎,既来之则安之吧,虽然和那个渣男低头不见抬头见,但是许家大少奶奶的日子好像也蛮不错的,还能还清了我家的外债,不算赔本!”

她一边朝里走着,手指轻轻拂过面前水晶细纱,始终挂着笑容,将心底的委屈一点点的压了下去。

刘璃儿的思绪又飘到了自己妈妈的身上,现在他们都已经一无所有了,她真的不能再失去妈妈了,再熬一下,一下下就好,所有的委屈都会过去的!

她深吸一口气,走到窗边,正准备开窗看看,身后一只大手,一个用力,将她转过来,禁锢在了怀里。

“女人,你这小算盘,打的还是蛮精的嘛!”

许津琛磁性的声音落下来,邪魅的勾起唇角,冷眉斜飞入鬓,眉下一双曜黑深邃的双眼,冷如冬日寒潭。

“你,你是谁啊……”

眼前这男人长得好面熟啊,皮肤细腻雪白,五官精致,棱角分明,身上矜贵霸道的气场简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刘璃儿眨巴眨巴眼睛,确认不认识他,她从未见过如此英俊的男人,盯着他看,一时之间恍了神。

“媳妇儿,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吗,刚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们可是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啊?”

男人邪魅的笑着,刘璃儿只觉得后背一凉,他…他是许津琛,自己的丈夫?

不对啊,许津琛刚才还是个傻子呢,而且丑成那样,为什么他什么都没有。

刘璃儿仔细的盯着他看,没错,五官确实是一模一样,难怪觉得眼熟呢,只是刚才那双呆滞的眸子,突然有了光亮,而且深不见底,脸上的伤疤也突然消失不见了。

“不,不,许津琛,你怎么……”

刘璃儿被吓得语无伦次,指着许津琛的脸,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许津琛邪魅一笑,打横将她抱起来,扔在了床上,然后高大的身躯直接压了下去。

“还叫许津琛呢,叫老公。”

他勾着唇角,还不等刘璃儿说话,薄唇已经覆了上去,伸手关了灯,刘璃儿的人疑惑和委屈都被他堵在了嘴里,窗外的月光洒进来,落在这旖旎的一幕上。

清晨。

刘璃儿从睡梦中醒来,旁边的位置已经冰凉,看样子许津琛已经起来很久了。

她环顾四周,稍微的动一下,整个人身体就像是被车子碾压过一般,疼得散架。

谁说那个许津琛是傻子啊,谁说他不能人道了,昨天晚上自己好几次死去又活来,现在腿都疼的合不上呢!

天哪,她这是把自己赔进来了啊,名副其实的成了大少奶奶了?

这么想着,刘璃儿就觉得心中一阵的酸涩,自己和许子磷恋爱三年,都没让他碰过半分,和这个男人不过才见了几面,就已经没了第一次……

虽说两人已经是夫妻了,但是人家不都说女孩子的第一次,一定是要留给自己心爱的人的吗?

“醒了?”

磁性魅惑的男音突然落下来,打断了她的思绪,刘璃儿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拉过来棉被裹住了自己的身体,看向许津琛那张帅气好看的脸,整个人都不由得颤了一下。

“你,你明明长得很好看,又不傻,为什么非要在脸上画那些东西啊?”

许津琛没有回答她,温柔的笑着,摆摆手,管家就将早餐给端了进来,他接过那碗粥,舀了一勺,递到了她的嘴边。

这个女人,好像比他想象的,要好很多呢,嗯,味道好像也不错!

“昨天晚上辛苦了,喝这个,补身体的效果特别好。”

刘璃儿脸唰的一下子红了起来,抬头扫了众人一眼,见他们的脸色都没有什么异常,才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接过来了许津琛手上的那碗粥。

“我…我还是自己来吧。”

许津琛饶有兴趣的盯着这个小东西,见她笨拙的往嘴里塞着饭,还时不时的抬头看自己一眼,不觉笑出了声。

“也好,那我先去化妆,”许津琛走开两步,又折回来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刘璃儿,你帮我演好这场戏,我就帮你复仇啊。”

复仇?

刘璃儿心思一动,难不成许津琛也知道了自己的目的,又到底知道多少?

“你说许子磷劈腿的事情吗,那还是算了吧,和那种渣男,多接触一分钟,我都觉得浪费时间,人生苦短,我可没时间在那种人身上浪费!”

刘璃儿试探性的说着,故意抬头望了许津琛一样,想知道他到底知道多少程度。

许津琛的眸子覆上一层雾色,意味深长的笑了两声,松开了她的下巴。

“你可知道,你家欠我许家的两千万是怎么回事啊?”

她眸子突然一亮,捏着勺子的那只手骤然攥紧,许津琛这么神的吗,这他都知道?

不过,她也是知道家里破产多少的事情,和许子磷脱不了干系,毕竟,许子磷可是许氏的副总,她要是不同意,下面再大的管事,也不敢出手,但是具体的事宜,还是不太清楚。

“很简单啊,是你那个深爱的前男友,联合你的好闺蜜挖了一个坑,许子磷借给你爸两千万,让他和胡媚儿做生意,结果胡媚儿拿走了所有的利润,赚了个盆满钵满,告诉你爸说赔的一干二净,这才导致你家公司破产,并且负债两千万。”

刘璃儿身子猛地一颤,浑身冰凉,像是被人扔进冰窟一般,手腕一转,手上的碗直接摔在了桌子上。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总裁的心尖宝妻》(书号:2987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