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奶酪《总裁谋爱已久》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30



总裁谋爱已久(书号:29881)
类型:现言
作者:奶酪
简介:原本是富家千金,只因爱好,成了默默无闻的小记者。阴差阳错下,误惹了某人,自此她的生活中到处都有他的身影。他对她一见钟情,甚至死缠烂打,在她危机时刻,明里暗里相帮。奈何她对感情反应迟缓,着实令他废了好一番力气。“你……你怎么又跟来了?”她看着跟来的某人说道。“当我老婆。”言简意赅的几个字,尽显某人的霸道。从第一次见面时,她和他早已是命中注定……

点击阅读《总裁谋爱已久》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穿着繁琐的晚礼裙,路茗衣在姐姐路茗悦的搀扶下,从玛莎拉蒂下来。

基本不穿高跟鞋的路茗衣踩着高达十厘米的高跟鞋,艰难的站稳了之后,她看着前期金碧辉煌的博世大酒店,轻声道:“好气派。”

路茗悦脸上带着温柔的答:“那是自然的,这可是薄凌然名下的酒店。”

路茗衣无声的皱了皱鼻,在路茗悦的眼里,薄凌然什么都好,包括他名下的产业在她眼里都有了滤镜。

“平时让你参加这种宴会,你死活不肯,今天怎么有兴趣了?”

挽着路茗衣往酒店内走去,路茗悦声音柔柔的询问。

路茗衣自然不敢说实话,只是鼓着包子脸道:“好奇呗,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情。”

路茗悦笑了笑,没再多言。

两人进了酒店,路茗悦让她自己逛逛,就随着自己的名媛好朋友一起聊天去了。

路茗衣在客厅吃了一点东西,然后就去洗手间了。

从洗手间的垃圾桶里挖出一个黑色的袋子,她赶紧塞进蓬起来的裙子里,然后才离开了洗手间。

再吃了一会儿东西,她趁着客人们没注意,悄悄的溜到了二楼。

去了路茗悦给自己定好的房间里,她赶紧换了一套男士的西装,然后化了个妆,取下淑女假发,这才从房里出来。

坐电梯一路到了六层楼,她直奔总统套房。

从口袋里摸出总统套房的房卡,将门打开之后,她便偷偷溜了进去。

一路摸到主卧,路茗衣关上门之后,拿着手机对着床,随即打开了相机。

调整了好几个角度,她确定了最好的位置,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装有针孔摄像头的小物件,悄悄的安装在窗边的盆栽上。

刚装好,手机就震了一下。

她拿出手机,看到是好姐妹发来的,她立即点开了。

“我看见你和你姐姐进了博世酒店,你人呢?!不会真的给薄凌然的房间安针孔摄像头吧?!”

“我已经安装好了,马上出来。”

路茗衣回复消息之后,正要出去,忽然外面传来了“砰”的一声响。

有人来了!

路茗衣把手机网口袋里一塞,想要找个地方躲一下,结果发现这房间简单得连个衣柜都没有。

掀开床单,看到床底根本容纳不下她,她顿时都要崩溃了。

有脚步声往这边靠近,路茗衣赶紧躲在了门后。

房门被打开,路茗衣随着门慢慢的移动,然后贴在了墙和门之间。

心脏砰砰砰的最想,她咽了咽口水,紧张得双腿都在打颤。

“薄总,要我给你找医生吗?”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不用……你去把赵医生找来,要从酒店后面走,不要让人发现。”

薄凌然粗粗喘息着道。

“是。”男人说完,就往外走去。

房门被带上,路茗衣瞬间趴在地上。

薄凌然躺在床上毫无知觉,只是头脑发晕的闭上了眼睛。

他不知道被人下了什么东西,现在浑身无力,而且还很难受。

路茗衣趴在地上,绝望的摸出手机,把震动也给关了,直接静音了。

看着地板发呆良久,路茗衣也不敢开门。

趴到手脚冰凉,她欲哭无泪的跟自己的朋友发消息。

“怎么办,我被困在薄凌然的房间了。”

“你死定了……薄凌然的妈妈上来了,听说是有个喜欢薄凌然的女人今天装作酒店的服务生,在薄凌然跟人谈生意的时候,给他下了药想要跟他发生关系。有监控看到你扮成男装混入了他的房间,她妈妈怀疑是那女人,现在急匆匆的赶来抓奸。”

路茗衣刚看到这条信息,外面又传来一声巨响。

吓得浑身一抖,路茗衣站了起来。

看向床上的薄凌然,发现他正在安睡,她脑子一抽,窜到床边,然后掀开被子,脱掉外套,她钻到了被子里。

把薄凌然调整了一个抱着自己的姿势,她缩在他的怀中。

房门被猛地推开,巨大的声音,让薄凌然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感觉自己抱着一个人……但是他还没来得及细想,他的妈妈就直接走过来,对着床上的他怒道:“我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我绝对不会要一个出身卑贱的女人当自己的儿媳妇,你以为你让那女的扮做服务生给你下药来个顺理成章发生关系,我就不知道?!”

薄凌然一头问号的看着自家长相漂亮的妈妈兰颜,刚想开口,兰颜就红着眼眶吼道:“我死都不会同意的!你居然联合那种女人欺骗我!还有,你以为你躲在被子里我就不知道吗?!”

“不是,妈——”

薄凌然的话还没说完,气昏了头的兰颜就抓着被子猛地掀开。

看到床上躺着的路茗衣完全不是她想的那个女人,兰颜当即惊叫一声吼道:“你是谁?!”

路茗衣装作被吓醒,一脸懵懂的看着眼前瞪大了双眼的薄凌然,再看看红着眼眶的兰颜,她结结巴巴的道:“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兰颜爆发出一声惊叫:“凌然,你居然是个gay?!”

薄凌然看了一眼长相俊俏的路茗衣,在看到她的眼睛与记忆中那双大眼睛几乎重合,他愣了一瞬,这才开口道:“妈……你误会了,我现在不舒服,麻烦你先出去好吗?”

“我不出去!你告诉我,这是谁?!他为什么会有你的房卡?你真是要把我气死……”兰颜话没说完,就被气得后退两步。

薄凌然看她状况不好,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立即起身,然后下床一把扶住了她。

兰颜倒在他的怀中,一脸泪水的哽咽着道:“所以你这么多年不接受我安排的女人,就因为你是个gay吗?!酒店那女人也是幌子,你骗我……妈妈真是太失望了……”

薄凌然头痛不已,“妈……你先出去,我现在真的很不舒服,而且我不是gay……”

路茗衣悄悄的从床上下来,捡起自己的西装,她犹豫着要不要溜走。

“把我赶走就是为了跟男人一起吗?你别骗我了!你一直不找女人我就觉得你很不对,却怎么也没想到你居然是个gay!”兰颜继续哭叽叽的怒斥。

路茗衣抓着自己的衣服,趴在地上悄悄的往门边挪。

薄凌然眼角看到她在挪动,立即声音低沉的道:“给我趴在那别动!”

路茗衣立即趴在地上装死,一动也不动。

兰颜还在哭哭啼啼的怒斥,薄凌然哄了半天才把她哄走。

房门被猛地关上再反锁,靠在门边轻轻喘息的薄凌然盯着她一会儿,这才声音低沉的道:“你是谁,到我私人套房做什么?不实话实说我就把你送到局子里去!”

如果不是因为她确实很像他记忆中那个女孩的,他今天绝对不会那么好说话的。

趴在地上不敢看他的路茗衣瓮声瓮气的道:“薄总,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女人给了我房卡,让我在这里等她,我以为有艳遇,所以就来这里等她了。”

薄凌然闻言,他慢慢的走向床边,从床头拿起水杯,他刚想给自己倒杯水,但是想到今天遭遇的事情,他立即又放了下来。

盯着趴在地上的路茗衣,他眼底浮起不屑。

原来是个小白脸……可他的房卡被偷,他还是刚刚得知……他以为自己没带,原来在酒店的时候,已经被那个给自己下药的女人偷走了。

可他不明白那女人为什么要把房卡给眼前这个小白脸,目的是什么?难道为了让这小子跟自己睡一觉?

看他沉着脸不说话,路茗衣慢慢的直起身子,跪坐在地上,她指着门,一脸无辜的道:“那个……我可以走了吗?房卡我还给你。”说着,她从口袋里摸出房卡,然后毕恭毕敬的放在了床上。

薄凌然一脸怀疑的看着她,但现在他难受又脑子发懵,实在没力气多想,便开口冷冰冰的道:“别再让我看见你!”

路茗衣猛地点头,赶紧站起来,她一脸怂样的快步走向房门,随即打开房门。

兰颜还在外面,看她从薄凌然的房间出来,她一脸仇恨的盯着路茗衣。

“你儿子真的不是gay,我是被一个女人骗来的,对方把他的房卡给我,让我在这里等她,我以为是艳遇……”路茗衣一脸紧张的解释,生怕兰颜冲上来打自己。

兰颜没有说话,路茗衣慢慢的挪到门边,把门打开,出去之后的她,猛地吸了一口氧气。

刚才那氛围差点让她腿都软了!

一路冲回二楼溜进自己的房间里,她把拍摄下来的画面保存发到自己的手机上,然后切断了跟摄像头链接的网络,随即把安装摄像头的软件给卸载。把所有的痕迹消除,她这才关掉了电脑。

换上原本的衣服戴上假发,再化回女孩子的妆容,她这才从房里走出来。

“你帮我去把二楼关于我房里的监控给抹除行吗?”

一边走,她一边给自己的朋友发消息。

“你出来了吗?”

朋友在那边担心的问。

“嗯,出来了,快去帮我销毁,等薄凌然反应过来就迟了。”路茗衣担心的道。

脑子现在不清醒的薄凌然才没发现她话里的漏洞,如果他反应过来,一定知道她是八卦狗仔记者!

她今天来这里,就是老板逼着她来的,薄凌然总统套房的房卡就是他给的。

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工作,她才不想做这种恶心的事情呢!

在朋友答应她立即去帮她办,路茗衣这才松了一口气。

宴会到九点才正式开始,距离薄凌然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起初路茗衣还会紧张,但是现在已经完全放下心来了。

如果薄凌然追究,能找到她身上,肯定不会那么久的。

薄凌然业界内洁身自好,多少狗仔记者想要拍到他的绯闻,可惜从未成功过。

不过路茗衣今晚也算是失手了,虽然老板说她进薄凌然的房间安装了摄像头,后续会发生有趣的事情,可她离开的时候,兰颜在,那就不可能有别的女人还能成功进入他的房间。

心不在焉的端着酒杯想着,路茗衣脚痛得很。

考虑着先回去,她伸长了脖子,四处寻找着路茗悦。

发现人群里没有路茗悦,她举着酒杯转身,刚想去别的地方找找,就被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吓了一跳。

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却不巧踩上了自己的裙摆。

身子猛地往后仰去,她啊的轻呼一声,手上的酒也洒了出来。

很快,她的腰肢就被人搂住了。

所幸没有摔倒,她仰头看过去,刚想说谢谢,但是见到对方是薄凌然,她吓得心脏揪紧。

什么鬼!他为什么要站在自己的身后,难道他发现了自己另一个身份?!

薄凌然眸色平淡的看着她一会儿,这才开口道:“没事吧?”

他双眸紧紧的盯着她,神色却冰冷。

路茗衣从他怀中挣脱,站在一边,她垂眸道:“没事……”

“茗衣?”薄凌然不是很确定的询问,但是说实在话,他总觉得路茗衣莫名的像之前那个忽然出现在自己房里的男人。

“嗯……薄总认识我?”路茗衣依旧垂眸,不敢看薄凌然。

在场许多女人因为路茗衣被薄凌然主动搭话而羡慕的看了过来,甚至因为一些女的因为路茗衣被他抱而嫉妒不已。

“你姐跟我说过你,说起来我们从前也见过,不过你记不得就算了。”薄凌然说着,就往人群中央走去。

路茗衣正犹豫着要不要跟上,路茗悦就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挽着她的手道:“这么一晚上跑哪里去了?”

“啊……我一直都在这里啊。”路茗衣脸颊略有些发热的道。

路茗悦笑了笑,没再多言,而是拖着她跟上了薄凌然。

“那个……姐,我想回去了,我脚疼。”轻声说着,路茗衣脸上带着些许的疲惫。

走在前头的薄凌然停下来,扭头看向了她的脚。

路茗悦看向薄凌然,其实她跟薄凌然也不是很熟,偶尔谈生意的时候,还是他主动问起路茗衣的,似乎对路茗衣挺感兴趣。

路茗衣略有些尴尬的缩了缩自己的脚,她垂眸的样子,脸颊俏丽而且多了几分少女的纯。

“那我送你回去吧。”

路茗悦感觉薄凌然似乎有话要说,立即抢在他前头开口道。

路茗衣点了点头,脸上带着几分歉意的道:“给你添麻烦了姐。”

“哎,你说什么呢。”路茗悦说着,就要牵着她出去。

“我送吧,我有话问她。”薄凌然忽然在她们身后开口道。

路茗悦闻言,笑了笑道:“要不一起吧?”她的笑容明显有点挤出来的意思,路茗衣都感觉到了。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总裁谋爱已久》(书号:2988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