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朵十三《七叔别惹我》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23



七叔别惹我(书号:29882)
类型:现言
作者:朵十三
简介:“一次五千,七次,一共三万五。”订婚宴上撞见傅琛和闺蜜纳兰伊滚床单,生气嫖了个鸭子,却没想到被赖上……

点击阅读《七叔别惹我》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午夜的酒吧喧嚣异常。

许宜穿着一条吊带长裙,发丝散乱地半趴在卡座前的桌子上。

她醉的甚至有些拿不稳酒杯,杯里的酒洒了一桌。

脑子里乱七八糟闪现的,都是白日里,订婚典礼上偷窥到的场景。未婚夫努力耕耘,汗珠不断,好闺蜜全身赤=裸,娇笑呻/吟。

而她呢?

要假装什么都没看见,继续摆着笑脸应付来宾,免得丢了傅家的脸面。

冰冷的啤酒从桌上流下,滴在她白皙的小腿上。

许宜被冰的一个激灵,借着酒气踉跄地起身。

凭什么她要被这么侮辱,不行,她要去找他们算账!

刚走到酒吧门口,一阵冷风吹过,许宜下意识地抬手环住了胳膊,脑子清醒了不少。闹翻了,许家怎么办?大哥的腿怎么办?

算了吧,当时都忍下来了,现在有什么不能忍的。

许宜搓了下胳膊,迷糊间想起自己的外套还在酒吧的卡座里放着,又转身摇摇晃晃的进去。

“哟,美女一个人啊?来喝一杯?”

酒吧的舞池外,一个男人拿了杯酒挡在许宜面前。

许宜愣了一下,眸底划过一抹讽刺,抬手接过来一口干了。

他傅琛可以出/轨,凭什么她不可以?既然要脏,大家一起脏好了。

只是……就算是上床,她也要挑个差不多点的。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一转身,一个高大的身影映入了她眼帘。

男人身量颀长,正低着头朝她这边看,五官犹如神铸。

“你……就你了!”

她眸子一亮,举着纤细的手指,直直地戳在那人胸前。

见那人不为所动,许宜苦恼地蹙了下眉,旋即笑了出来,上前倚在男人胸口,“你放心,钱少不了你的,一次五千,怎么样?”

说完,她抬头微眯着眼冲男人笑笑,眼里是亮晶晶的期待。

傅思臣一只手虚虚地环着她的腰,冰冷的目光打在方才递酒的男人身上。

男人被他的气势所摄,讪讪地笑笑,转身离开。

等那人走了,傅司臣才又低头看着怀里的人。

他刚刚收到下属的报告,从医院赶过来,这人就已经醉成了这幅样子。

“不够吗?那算了,我再找找……”

许宜见他半天不出声,挫败地想要离开。

突然,腰间被人用力地搂住,许宜被迫靠了回去,比起刚才,这次的距离更显亲昵。

男人身上冷冽的古龙水味萦绕在她身边,许宜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头顶,傅司臣眸色晦暗。

许宜茫然地被按在他怀里,刚准备出声追问,就被人打横抱起来上了楼。

楼上是一些贵宾的专属房间。

傅司臣上去,门口已经站了一个穿着制服的人,帮他开好门,等他们走进去后又小心翼翼地关好。

等许宜回过神来,已经被人放在了床上。

“这是你自己要求的,明天可不要后悔!”一声低沉的话语过后,男人火热的身躯覆了上来。

许宜眼底有一瞬的挣扎,放在身侧的手无意识地扣住了身下的床单。

在感受到身下的钝痛时,她抑制不住地低吟了一声。

腰间的桎梏猛然加大,接着,是男人暴风骤雨般的动作。

一夜缠绵。

第二天一早,许宜慢慢睁开眼,浑身的酸痛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昨天的事清晰的出现在她脑海里。

许宜没敢看身侧的人,忍着酸痛起身,想要趁他没醒来安静离开。

刚坐起来,她还没来得及掀开被子,就感觉到腰又一次被人环住。

“你去哪儿?”男人刚睡醒,声音还有些沙哑,力气却不小。

许宜愣了一下,转头看他。

“一次五千,七次,一共三万五。”傅司臣一本正经地看着她慢慢泛红的脸,墨色的眸子闪过几分戏谑。

闻言,许宜愣了一下,想起自己亲口说过的话,尴尬的红了脸。

“我……没那么多钱。”她好后悔不是说的一夜五千哦!

傅司臣挑眉,旁若无人地掀开被子下床,线条完美的身体就那么裸露在许宜面前。

许宜忙闭起了眼。接着,听到了男人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一支笔被塞在她手里。

许宜不解地张开眼,看到眼前赫然是一张白纸黑字的欠条。

“签了。”

傅司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气场强大。

许宜抬眸,恼怒地看了他一眼,咬牙签了那张三万五的欠条。刚放下手里的笔,桌上的手机就震了起来。

两人同时朝那边看去。

看着上面的名字,傅司臣眼底划过一抹冷意。

“许宜,你在哪儿,家里让我带你去见一个长辈。”那头,傅琛漫不经心的话传了过来。

许宜迟疑了一下,应了下来,却没让他来接,只说自己会过去。挂了电话,她脸上的红晕已然褪去。

“我走了,钱我会还你。”说完,许宜沉默着穿了衣服离开。

打了个车赶到傅琛说的医院门口时,傅琛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

两人没说话,一前一后地朝里面走去。

终于走到了病房门口,许宜跟着进去,在看到床上的人时,眸子狠狠一颤。

是那个……一次五千的男人?

“七叔,您身体怎么样了?”

傅琛殷勤的声音响起,更是在许宜脑子里扔下了一颗雷。

傅琛的七叔,傅司臣,连傅家都要忌惮的人物。

他不是在国外修养吗?

她不但借着酒气丢了初夜,还睡了未来的七叔……

许宜低垂着头,指尖死死地掐着手心,才忍下了想跑的冲动。

“傅家就是这么教你探望长辈的吗?空着手等我给你发压岁钱吗?”

傅司臣由始至终一直瞧着许宜,这会才把视线移到傅琛身上,满是威压。

被他这么一教训,傅琛脸色有些难看,连声认错。“我忘了,这就去买,你在这儿照顾七叔!”冷冷地看了眼许宜,傅琛转身离开。

病房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许宜有些心慌。

“给我倒杯水。”

终于,傅司臣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许宜看了眼他没有表情的侧脸,硬着头皮上前。

刚走到病床前,突然腰间被人环住,接着,她重心不稳地倒在了傅司臣怀里,被搂了个正着。

感受到腰间的桎梏,许宜惊呼一声,猛地抬眸看向傅司臣的脸。

傅司臣故作诧异地挑眉,迎着她的视线不躲不闪,“怎么这么不小心?”

话是这么问,手上的力气却不减分毫。

许宜眼底泛起几分恼怒,勉强抬手探向傅司臣的手指,妄图掰开他的手。可男人的手指比钢筋还硬,身体没了手臂的支撑,她反而被他抱得更紧了一些。

男人的下巴紧紧地贴着她的发顶,她甚至能感觉到他低笑时胸腔的震动。

“七叔,您自重!”

许宜紧咬着牙关,放在傅司臣手腕上手指慢慢弯曲,指尖在他手腕上留下了带着弧度的浅坑。

“你叫我什么?”傅司臣的声音里满是不悦,眼底风雨欲来。

放在她腰侧的手突然动了起来,暧昧地往上抚摸。

“你干什么!”

许宜腰身狠狠地弹了一下,身体被迫微微弓起,吊带的领口垂落,露出一片春光。

男人眼底的墨色更深。

“昨晚的事,要是你忘了,我不介意帮你记起来。”说完,他又补充道,“别叫,我不保证傅琛会在什么时候回来。”

许宜气急,抬手推拒,被他一只手轻而易举地制住,堪堪按在他胸前的薄被上。

一时间,许宜没有半分反抗之力。

眼看着那只手要覆上她胸前的起伏,许宜冷声叫了傅司臣的名字。

那只手竟真的停了下来。

“你辛苦装病这么多年,难道不怕我到傅家人面前揭穿你?”

许宜满眼决绝,被扣住的双手紧握成拳,彰显出她心底的紧张。

许久不曾别人要挟,傅司臣却没有一丝被胁迫的紧张,反倒是满不在意地挑了下眉,侧身打开抽屉。

许宜的视线随着他的动作而移动,在看到那张纸时,心里一紧。

欠条!

“三万五而已,傅琛应该还是出的起的。”

傅司臣一手攥着她的手腕,一只手捏着那张欠条的上端,只露出一部分给许宜看。

三万五对傅琛而言不是什么大钱,可欠钱的原因对许宜来说却是灭顶的打击。

她敢肯定,傅琛知道原委后,会让许家永无出头之日,而她,会一直活在对大哥的自责之中。

想到这些,许宜眼里的决绝顷刻崩塌,覆满了恨意。傅司臣短短的一句话,犹如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在了她心上。

傅家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七叔,我回来了。”突然,身后传来一声门响,傅琛的声音接着响了起来。

许宜慌乱地想把手抽出来,那人却依旧死死地攥着。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只要他再往前走几步,就会看到他们俩的动作。

到时候,甚至不用傅司臣说,许家就会成为傅家的眼中钉。

许宜抬眸看着傅司臣,眉眼低垂,有了示弱的意思。

终于,那人大发慈悲地从她脸上移开了视线。

“有什么事就在那儿说。”

傅琛听话地停下脚步,站在几步开外。

看到两人的距离,还有许宜弯着的腰,傅琛不解:“你们这是?”

病房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傅司臣不说话,许宜只好硬着头皮解释,“我在给七叔按摩。”

她躬着身子,双手放在傅司臣盖着的被子上,背影看上去,确实是那么一回事。

傅琛眼底的狐疑散去,讨好地问傅司臣:“七叔,您感觉好点了吗?”

闻言,许宜心里很是忐忑,甚至后悔刚才要挟傅司臣说要告密。现在的情况,只要傅司臣否认一句,她就会被扣上勾引未来七叔的名声。

“在病床上躺多了,按一按确实觉得舒服了不少,看来我得请个师傅了。”傅司臣的声音幽幽响起。

献殷勤的机会摆在眼前,傅琛哪会错过。

“七叔,不用麻烦,让许宜每天来给您按一按就好。”

反正他这个七叔对女人也不感兴趣,正好也可以借许宜探听一些消息。

他说完,就剩许宜表态了,偏偏她一言不发,傅琛有些着急。

许宜冷冷一笑,眼底是再明显不过的抗拒。傅琛背叛她,还想再利用她,她怎么会就这么任他摆布?

而且,按摩的对象还是傅司臣……

“不用麻烦,她又不欠我什么,我也不缺请师傅的三五万块钱。”

傅司臣移开视线,漫不经心地拒绝了傅琛的提议,放在许宜手腕上的手慢慢下移,捏着她的手把玩。

许宜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又被他的话镇在了原地。

他在拿那张欠条威胁她。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可以每天过来。”许宜冷眼看着那只作怪的手,咬牙应允。

见她应了,傅琛放下心来,转而对傅司臣说了几句别的。

傅司臣对他一贯冷硬,几句话下来,傅琛自知没趣,开口告辞。

“七叔,那我就先回去了,让许宜多给您按按。”说完,把手中的果篮放在一旁。

“太大了,扔了。”

他刚抬脚,那头传来了傅司臣冰冷的命令。

许宜背对着门口,看不见傅琛的脸色,听到关门声,心里的大石落了下来。

突然身后又传来了敲门声。

许宜的心又悬了起来。

“去开门。”

终于,傅司臣松开了她的手。

门外,护士端着营养粥进来放在桌边,朝病床上的人娇笑了一下才离开。

许宜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中午了,刚想说她要走,就听到那人毫不见外的语调,“过来尝尝,试试温度。”

许宜,“……”

因为那张欠条,她拒绝不了,索性几步走到床边,背对床有些赌气地含了一口。

刚放下勺子,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动静。

等许宜反应过来,已经被刚才还很虚弱的人封住了唇。

傅司臣近乎强硬地吻进了她的牙关,那些她没来得及咽下的粥被他用舌头勾走了大半。

“今天的粥好喝多了。”一吻结束,傅司臣眼底含了几分笑,看着许宜被吻的泛红的脸揶揄。

许宜脸上有红晕,眼底也泛着红,一时间什么也顾不上了,冷冷地瞪了眼面前的人,快步离开。

就在她走到医院门口时,包里的手机响起了短信铃声。

许宜拿出来看了一眼,屏幕上纳兰伊的名字又一次打破了她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情。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七叔别惹我》(书号:2988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