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小轻《司总的蚀骨危情》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36



司总的蚀骨危情(书号:29876)
类型:现言
作者:小轻
简介:简芷月一直以为司少煌对自己没有爱情,五年的相处下来多少也会有些感情,直到对方的白月光回国,她才知道自己是有多天真。为了使自己不至于太狼狈,她决定自己滚蛋,确被上门的男人抵在墙角:“女人,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谁的人?”“昨天刚好失忆,要不你告诉我?”“呵呵……我不介意用身体告诉你。”“……我听说我跟某个人长的很像?”“哪家医院整出来的,我明天让人去砸了。”“……我听说你的白月光从国外回来了?““谁他妈嘴这么碎,告诉我我明天让人给缝了?“……简芷月一脸懵逼,谁来告诉她,她到底是由替身转正了,还是从来没有过替身这回事。司少煌一身冷汗,爱情总是来得悄无声息,幸好他没有选择视而不见。

点击阅读《司总的蚀骨危情》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简芷月走到司少煌身边,腰身微弯,纤长白晰的手指解开他的皮带……。

男人抽过枕头垫在身后,慵懒地半靠在床头。

简芷月温柔顺从地沿着男人棱角分明的下巴一路往下吻过去……

司少煌的欲望被挑逗了起来,眸色略暗,声音稍低了一些,“上来。”

简芷月听话的爬过去,顺势脱掉了身上的外套跟连衣裙。

司少煌不再忍耐,直接将她按倒在床上。

……………………

司少煌的体力一向很好,这具身体似乎也比之前更加美味,令他怎么都要不够。

最开始就是因为这张脸他才把这个人留在身边,不过五年过去,他早就忘记当初的心境。

只知道现在除了身下这个女人,他对其他的女人再也提不起兴趣,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但是他不知道习惯是不是爱?

司少煌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动作开始变得粗暴用力……

最后当司少煌放过简芷月的时候,简芷月觉得自己仿佛是被什么东西从头到脚碾压过了一般。

……

司少煌起身去浴室的时候,轻轻在简芷月的脸颊上拍了一下:“小东西,起来穿衣服。”

简芷月勉强自己从床上起身,她知道司少煌不会让她留宿,这种时候她就该自己洗洗离开了。

不过今天她犹豫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挣扎的光芒,鼓起勇气对司少煌说:“司少,你明天晚上有空吗?”

简芷月以前从来不会主动询问司少煌的行踪,今天的举动显然有些异常,司少煌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说。”

简芷月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张印制精美的邀请函,双手递给司少煌,眼含期盼的说:“明晚的颁奖典礼,司少你能去吗?”

这很可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影后,是对她奋斗多年的最高肯定。

她努力了这么多年,终于能享受这一刻的荣光,她最想展现给他看的那个人,便是司少煌。

没有司少煌,就没有她的今天。

司少煌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漠,他随手接过来放在床边,“看情况吧。”

简芷月闻言眼神微黯,起身去了洗手间的时候又说:“我希望你能来。”

……

简芷月回去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晚上准时去了颁奖典礼。

身为最年轻的一个影后提名者,又因为其天仙似的外表和超高的人气。

简芷月一出现就引起全场轰动,镁光灯几乎晃花了人眼,她冲过道两边的记者露出得体优雅的微笑,一路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因为顾虑到司少煌不会乐意暴露和她的关系,所以她给司少煌的是自己左前方的位置,他果然没有来。

简芷月眼中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

就在此时,一个男人动作自然的坐到了她的身边,俊雅的面容上挂着浅淡的笑意,唇角上扬,“芷月。”

简芷月看到他,飞快的敛去了眼中的失望黯然,礼貌又疏离的笑道:“跃总。”

上官跃远注意到了简芷月眼里的失望,嘴角不经意地微勾。

他看着简芷月说:“今天是你这么重要的日子,司总没有过来?”

简芷月的表情明显僵硬了一下,“没有。”

上官跃侧过身低头凝视简芷月的耳垂微笑:“你没有请他?”

简芷月抿着唇没有说话,眼中黯然再次浮现,她本不愿意被人看到这一面的,但今天到底没能忍住心里的失望。

上官跃看着简芷月的表情,眼神动了动,心道司少煌可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这样一个极品女人,不多花点心思陪着宠着,难道是想给别的男人机会??

他心知简芷月一定是请了司少煌。

但是司少煌终究是没有过来,不过他却没有戳破,而是道:“你是担心暴露你们的关系吗?其实你完全不必担心,司总的事没人敢乱说。”

简芷月的心里一阵混乱,上官跃再说了什么她完全没有听进去,直到镁光灯聚焦到她身上。

颁奖嘉宾第三次叫出她的名字,她才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哪里。

上官跃提醒她:“恭喜你,我的影后。”

这话听起来暧昧至极,让简芷月的脸色变得更加的不自然,镜头之下,她也没办法多说什么,只能淡淡地看了上官跃一眼。

优雅起身,接过像征着某种荣誉的金色奖杯。

官方发言似的感谢她像是背诵似的说完。

司少煌不在这里,这个奖杯对她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的意义。

…………………………

晚会之后简芷月拒绝了其他朋友的邀约,走向自己在地下停车库的车子,不过刚一打开车门,就发现上官跃从阴影里走出来,对她笑了笑,“我美丽的影后你这是急着去哪儿?”

简芷月眉头身蹙,“回家。”

上官跃缓步走过来,笑的意味深长:“回你家还是回司少煌家?”

简芷月语气中隐含一丝不悦,“跃总会不会管的太多了?”

上官跃眼神柔和下来,说:“我喜欢你,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这样直白的话让简芷月终于无法再逃避,她看向上官跃,认真的说:“跃总既然清楚我和司总的关系,就不要说出这样让人误会的话来。”

上官跃毫不在意地笑,“我很认真,并不怕人误会,你可以考虑一下离开司少煌跟我,我对你肯定比他对你更好,至少不会让你在这种时候还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简芷月绕过他拉开车门,“不好意思,我要走了。”

上官跃没有阻止她,只是淡淡的道:“你对司少煌这么死心塌地,那你知不知道,他之所以留着你,只不过因为你这张脸和另一个人长的很像。”

简芷月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了,不可思议地盯着上官跃。

上官跃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说:“怎么,你竟然不知道这件事?”

简芷月抿唇看向他,眼神隐含警惕,“跃总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上官跃远耸肩一笑,“我没什么意思,只是因为喜欢你才不忍心看你蒙在鼓里,好心告诉你这个消息的,你去打听一下自然就知道我没骗你。”

简芷月看了看他,片刻,脸上渐渐恢复得体的笑容,点点头,“多谢跃总,我知道了。只可惜不能考虑你的提议,让你失望了。”

她眼神清澈坚定,再次对上官跃颔首,然后驱车离去。

简芷月回到家,把奖杯随意的放在桌子上,回想起上官跃的话,心头一阵烦乱不安。

她走到镜子前,凝视里面的人,镜子里的女人身材修长匀称,凹凸有致,一切都刚刚好。

无论从正面侧面看都十分完美,是时下当之无愧的国民女神。

这样的女人会有男人不爱吗?

简芷月一直知道自己的魅力,但对司少煌她从来都没有过把握。

那个男人英俊不凡,家世、能力是当之无愧的商界霸主,温柔又多金,当得起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五年来,司少煌一直都对她很好,宠她、捧她,除了不对她说那个字,司太太该有的一切她都得到了,只是……。

简芷月明白他们之间还是少了什么,真正的情侣不是这样的……。

上官跃的话再次在她脑海里回响起来,扰的她不得安宁,彻夜难眠。

第二天顶着一对黑眼圈起床。

等不及助理跟经济人过来,她就先把电话打了过去:“白姐,今天的通告先帮我取消,我有点不舒服。”

电话挂断,简芷月靠在床头苦笑了一瞬——爱情嘛,多认清一下现实自然就会知道怎么死心了。

人生如此美好,偏偏要想不开动什么真情。

她把自己又蒙进被子里睡了一觉,天真的以为只要睡醒了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简芷月再次醒来是被饭菜的香味儿熏醒的,她揉了揉眼睛起床下楼。

白枚正在把外卖盒子往外摆,见到她下来,冲她招了招手,“醒了就过来吃饭,吃饱了好干活。”

“无情的剥削阶级,都说了我不舒服你还要这么逼我,你的良心呢?”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简芷月的肚子已经不争气地背叛了嘴。

两只脚成了肚子的帮凶,老老实实地走到了餐桌前。

“良心是什么?我没有那个东西,但是我知道你今晚不跟我去会后悔一整个夏季的。”

简芷月不太明白白枚这话是什么意思,“嗯哼?”

“D•C珠宝的品牌见面会后,设计师举办了一场酒会,会现场挑选Z国区的代言人,这对你来说可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什么机会?”简芷月装傻。

“打开国外市场、走向国际,离开司少煌的机会,我知道你懂,但我没打算陪你傻,小月这么些年了,司少没有娶你的意思你是该为自己打算打算了。”

“再说吧,你也知道他的势力,以我现在的能力他没玩够走不走不是我说了算。”

简芷月自欺欺人地道。

白枚有些恨铁不成钢地一叹:“路给你安排好了,走不走在你。”

简芷月知道白枚这是为她好,也知道这次白枚是真动怒了,立马讨好地道:“白姐别生气了,晚上的见面会我去还不成。”

“行,我让安琪把礼服送过来,司机也给你安排好,好好表现别让我失望。”

“知道了。”

入夜,简芷月的车在一家富丽堂皇的酒店门口停下。

D〮C不愧是世界大牌儿,出手就是阔绰,简芷月在助理的陪同下来到宴会厅门口。

安琪递上他们的邀请函,门童看了简芷月一眼,让她进去,安琪被拦在门外。

简芷月略微皱了一下眉,不太自在地提了提裙摆。

白色素雅的晚礼服长裙,裙长只到脚踝,无论如何都没有踩到的风险,她的动作显得多余又不自然。

很快便有人注意到她。

“芷月。”上官跃手里端了一杯红酒,很合适宜地递到她手里。

简芷月愣了愣还是伸手接过来:“谢谢。”

“没想到你也会来,想做D〮C在中国区的代言人?”上官跃似笑非笑,深不见底的眸色之中藏着让人看不透也猜不透的情绪,这让简芷月有些不舒服。

“没有想与不想,接到邀请函便来了。”

简芷月往旁边侧了侧,让自己处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哦,是吗?我带你去见D〮C设计师。”

上官跃不是在寻问简芷月的意思,而是强制地拉起了她的手。

简芷月不动声色地挣扎开,在上官跃望过来的时候开口问道:“跃总认识D〮C的设计师?”

“不仅认识还挺熟的,而且…司少煌也认识。”言下之意是其实你想要这个代言可以管司少煌要,如果他乐意帮你的话。

但是不乐意呢?

司少煌给出的好处都是收费的,而他上官跃却能免费为简芷月做一切。

孰好孰坏你还分不清吗?

简芷月不太喜欢这种暗示。

往前的脚步一顿道:“还是算了,我其实并没有多想要这个代言,随缘好了。”

她不给上官跃再开口的机会,已经转身走向了食物区。

一块巧克力蛋糕,可以弥补她心里所有不痛快的缺失。

简芷月吃的欢,并没有注意到走上台的女人,当然也不可能注意到站在她身边的男人。

“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大家,我是D〮C的设计师蒋云淼,这位是星煌集团的总裁司少煌,也是我们这次活动的赞助商,大家欢迎。”

简芷月是鼓完掌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刚刚好像听到了司少的名字?

再抬头目光撞进那双黑漆漆的眼睛里,一瞬间灵魂都好像被吸走了一般。

“很意外吗?呵呵……我不是早就说过司少也认识这位D〮C的设计师的。”上官跃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

真衰,这人怎么像个瘟神一样甩都甩不掉。

简芷月把盘子里最后一口蛋糕送进嘴里,然后缓慢地抬起头看着上官跃一字一句地道:“关我什么事?跃总是来吃蛋糕的吗?我刚好吃饱了把地方让给你。”

简芷月潇洒的转身看不出喜怒。

只是在转过身时候眸色里多了一抹哀伤。

为什么他没时间参加她的颁奖典礼,确有时间来参加这种无聊的酒会,他喜欢那个女人吗?

蒋云淼,挺漂亮的。

简芷月进了洗手间,洗了个冷水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又补了个淡妆出来,没走几步便听到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从门后面传来。

女人:“煌想我了吗?”

男人:“你觉得呢?”这声音就是化成灰简芷月也能听得出来,是司少煌无疑,她的脚步一顿,下意识就屏住了呼吸。

偷听是件可耻的行为,可她宁愿可耻也想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女人:“哈哈……我就知道你想我了。”

男人:“呵……,为什么回来?”

女人:“想你了,便回来了。”

男人:“说实话。”男人的声音似乎有点冷,还能听出一丝不耐烦,但门外小心翼翼地女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只知道自己的心脏随着男人开口的声音一下一下地抽疼。

“我说的就是实话啊,我好想你,离开你之后我才发现我最爱的还是你,煌这次我不走了,我们结婚吧!”

“……。”

女人:“不过我听说我走了之后你找了个跟我长得很像的女人带在身边,是不是真的?”

“谁说的?”男人的声音更冷,更沉,只是听在简芷月的耳朵里更像是一种肯定,他在承认这件事。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连重新找女人也要照着我的样子找,哈哈……不过我原谅你了,谁让当初犯错的是我呢?”女人娇滴滴地道。

“你想的有点多。”

女人:“不管我想了什么也改变不了你做的事情,但是现在我既然已经回来了,你就没必要把她再留在身边。”

“……。”

“但好歹也是跟了你五年的人,金钱方面别亏待人家,这样吧我把我这次的设计作品送给她,就当是感谢她替我照顾了你五年。”

女人大方的道。

……

简芷月再也听不下去,妆容被泪水打湿狼狈不堪。

她向后踉跄,拌倒了走廊上的花盆,发出‘咚’的一声响。

屋内的声音戛然而止,她吓坏了捂着嘴转身就跑。

并没有看到那随后打开的房间门……。

简芷月一口气跑出宴会厅,跑出酒店,室外的冷风一吹,她打了个嗝眼泪一下子就止住了。

跟在后面追出来的安琪吓了一跳,赶紧把手里的大衣披到她身上。

“月姐,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就出来了?”

“没事,帮我通知白姐,我要搬家。”

“嗯?大晚上的搬什么家?”安琪一脸懵逼。

简芷月没多解释,只是冷眼看了她一眼。

完全没有温度的目光,让安琪压下了所有想要出口的话,闷头给白枚打电话。

白枚接到电话,心情大好,连声音都高了几倍。

安琪:“……。”

到底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还是说都疯了?

大晚上人搬家,一个在哭,一个在笑,哪里出了问题。

简芷月离开了司少煌替她准备的公寓,把这些年来司少煌送给她的礼物全部打包放好交给了白枚。

然后连夜离开京市,进了之前就谈好的剧组。

手机关机,彻底失联,她这算不算是怂了,遇到问题不敢面对,只敢躲?

不过与其被人狼狈地赶出门,还不如自己爽快点滚蛋,不至于被人太看不起。

简芷月一直都知道她跟司少煌的关系不可能长久,只是五年了,多少让她有了些期待生出了些野心。

果然不是你的从最开始就不应该去肖想,或者你只会被伤的体无完肤。

只是知道是一回事,真正发生之后又是另一回事,她看似走的潇洒毫无眷恋,其实不受控制往下掉的眼泪已经无声地说明了一切。

保姆车上,白枚把安琪赶到了前排。

“怎么突然就想通了。”对于简芷月突然的决定,白枚感到很欣慰。

“没什么,只是知道了一些事情的真相罢了。”简芷月声音发颤。

“别哭了,你难道想明天肿着眼睛进组,然后再被记者胡乱报道一番?”

剥削阶级永远都是这么理智又冷血,她好歹算是刚失恋就不能安慰她一下。

“那有什么关系,就说我连夜看剧本看哭了,还能赚一波热度。”简芷月不在乎地说。

“噗……想得美,你进组是保密的,在这部剧拍完之前不会有任何媒体知道。”

简芷月愣了愣,想想也好,这样的话那个男人就不会知道自己在哪,等事情过去了,也不至于太尴尬。

也或许是她想多了,就算知道她在哪儿,那个男人恐怕也不会来找她吧?

毕竟,人正主都回国了,她一个替身,一个早就玩腻了的替身。

艹…她这是要淹金字塔的节奏吧,眼泪还能不能完了。

简芷月你特么真有出息,一个男人而已,五年了你还没玩够吗?

你现在不缺钱不缺名,想要什么样的小鲜肉没有,何必单恋一个司少煌。

有点出息行不行?

“你刚拿了影后多少双眼睛盯着你,把眼泪收了别让我看不起你。”白枚既是她的经济人又算是她的姐姐。

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上简芷月都十分依赖她。

当年要没有这个人,或许她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司总的蚀骨危情》(书号:2987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