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梦得《平凡的女人》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1月前 84



平凡的女人(书号:26091)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梦得
简介: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压倒在酒店床上! 心碎离开,她决心摆脱不能见光的地下恋情、和帅气的年下男重新开始,可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点击阅读《平凡的女人》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1月前
引用 1

  “嗯”床上的女人还在睡梦中,不自觉地发出轻轻呻吟,嘟起嘴唇想要抗拒,看起来却像天真的邀请。

  簌的一声,是酒店窗帘被拉开的声音,一道阳光洒在女人脸上,她仍旧没有醒来,只是不耐烦地伸出手要把阳光驱散。可是有人不想让她如愿。强壮结实的身躯压了过来,控制住女人不安分的双手。

  “啊!”筑雅突然惊醒,发现自己被一个男人压住,她第一反应便是用力推开他。

  男人抬起头,用深邃的眼神注视着她,若有若无的笑容漾在唇边,一时间竟让筑雅看呆了。

  “滚开!”震撼太过强烈,她就像被恶魔所引诱。

  “哪里?”男人问。

  听到男人的声音,筑雅有些晃神。冰冷、磁性、低沈这个男人,他是谁?她应该要记得的,她必须记得的

  “啊!不要”强烈的不适感和甜蜜的颤栗,同时蹿遍全身,让她忍不住惊呼,“唔!”

  男人不满意她的走神,又问了一遍:“哪里?”

  “突然间,她像想到了什么,睁大眼睛望着眼前的男人。虽然昨晚没有仔细看他的脸,但这利落的黑色短发,健康的古铜色肌肤,长期锻炼形成的肌肉,至少超过一米八的高大身形,无一不证明了他就是“那个人”口中的大人物、要她帮忙照顾好的重要人物!

  只记得昨天的晚餐是在本城最豪华的丽兹酒店,“那个人”和高管政要在豪华套间,她和陪同的科员、司长在隔壁的小包厢。

  当酒过三巡,她终于把小包厢的客人陪好,令他们连连摆手露出满意笑容、起身离开后,“那个人”才摇摇晃晃地扶着一个身着迷彩服的男人过来,吩咐她给这个男人开间房,要她务必照顾好他

  “昨晚你喝醉了,我只是把你扶到房间,他要我照顾好你,我应该离开的”筑雅慌乱地回忆着。

  “他们要你照顾好我?”

  筑雅感到一丝羞耻与难为情,她想起身,却被男人的双手钳制、动弹不得,“那你应该怎么做?”

  “唔”

  “你要如何照顾好我?”男人的笑容不再,冰冷的双眸掩住了他的一切情绪。

  筑雅有瞬间的晃神,心里忽然闪过万千种可能:“那个人”把喝醉的男人交给她,接着去了下一个场子,没有等她、没有叫她回去所以,“那个人”是把一切都安排好了,送她上了这个男人的床,要她用身体“照顾好”他?

  真的是这样吗?

  筑雅咬下嘴唇,到了这一步,她已经无法回头了。

  她松开推拒男人的手

  A市某咖啡馆内。

  “这两天很忙,不能陪你了,已往卡里打了XXXXX元,你去买点喜欢的。”筑雅看完短信,点了删除键。她把手机扔进包里、喝完最后一口咖啡,起身欲离开。此时,一名红衣女子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朝着筑雅大喊:

  “嗨!这么巧?”

  “卢茵!”筑雅招呼道,“喝点什么?”

  “没关系,我自己点。”话没说完,卢茵已经跑向柜台。

  筑雅重新坐回位子上,看着卢茵的背影,听到她向柜员点了一杯咖啡,然后又加了两份巧克力布朗尼。

  “来,吃吧,别客气。”她端着甜品过来,说道。

  “谢谢。”

  卢茵和筑雅是众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同侪,两人都是两年前入职,分在不同的部门,关系一直不错,偶尔会约出来一起吃饭、闲聊公司八卦。

  今天也是和平日一样简单的寒暄,但过了一会儿,卢茵忽然放低声音,神秘地说道:“上周五那件事,你听说了吗?”

  筑雅紧张地抽回放在桌上的双手。上周五,她在丽兹酒店的套房内,最后昏昏沉沉醒来,才发现男人一声不响的离开了,只在床头留下了一叠钞票,她甚至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卢茵没有发现筑雅的走神,继续说着:“我就偷偷告诉你吧其实这也不算偷偷,现在全公司谁不知道啊。”

  “什么事啊?”

  “那天午休时,莉莉提早到办公室,听见尹总的隔间里传来你知道的啦,就是那种声音!”

  “尹总?”筑雅并不意外“那个人”和别的女人偷欢,但发生在公司里,被眼前的同事说出来,还是让她如骨鲠在喉般难受。

  “最要命的是,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

  “谁?”

  “居然是公司新来的超级大美女杨丽耶!她才来几天呀,就勾搭上尹总了听说她家里有钱得很,天天上班都是一身名牌,应该不是为钱为权吧?难不成是真爱你不知道,这两天公司上下都传遍了,各种猜测都有”卢茵还在说,筑雅的手机却不客气的响了起来。

  “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啊!谢谢你的蛋糕!”筑雅已经不想再听下去,借着手机来电的空档,匆忙与卢茵告别,离开了咖啡馆。

  日暮西陲,筑雅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公寓,随意冲了个澡便窝进被子里。

  忙着新店的开业,有太多事需要筹备,想要一个人喝杯咖啡放松一会儿时,又遇到卢茵,还听到“那个人”在公司的淫乱的绯闻她摇摇头,试图驱散这些令她心烦意乱身影。

  当她决定自己开店创业,也是为了退出众亚汽车销售公司、彻底离开“那个人”。

  三个月前,她过完二十六岁生日,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那个人”风华正茂、事业有成又深谙世故,身边从不缺女人;而她,家境普通、资质平凡,就算有引以为傲的外貌,也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贬值。她已经跟了他两年,无名无分地做他的地下情人将来呢?她还有几个两年能陪他耗下去?

  两年前她一人离开家乡来到A市,几乎身无分文。在一个老乡邀她助场的会所里,她认识了成熟稳重、魅力非凡的尹连成,当时的她就像抓住救命稻草般,对他的任何一点温柔都感激涕零。当然,到现在也是,她依然从心底感激他,落魄的她也许是因他才没有堕入风尘,他招她进入众亚,将她一手提拔到客服部副部长的位子,给了她崭新的人生。

  尹连成对她一向大方,她的第一个DIOR包包就是他在她去年生日那天送的,租住的公寓也是他帮她付下两年的租金,他总是主动给她卡里打上丰厚的生活费,对她几乎有求必应,当然,这只是物质上的,正常恋爱中的专一和陪伴,他永远不可能给她。

  如今三十四岁的尹连成是绝对的不婚主义者,最讨厌不识时务与纠缠不休,他对女人非常挑剔,做他的女人不仅要美艳,还要对他有所附丽,这些她一开始就知道,选择了他,就全盘接纳了他的好与坏。

  也许别人会认为这是赤裸裸的交易。金钱交换肉体,但她不愿这么想,她宁愿相信哪怕有一丝丝真情的存在。如果她今年还是二十四,或者二十二岁,她真的不想离开,他纵使有百般不好她都可以忘记,只要能换来他的肯定与温柔可是,泡沫要碎了,梦要醒了,她将无法再陪他走下去

  在离开咖啡馆时接到的那通电话里,沈亮问筑雅:“你要辞职?众亚在行业里整体表现不错,平均薪资也名列前茅,你在这边已经做到客服部副部长的位子,再到别的公司从头打拼?”

  筑雅心想,我能告诉你因为我是公司副总的地下情人吗?她的苦衷,不是对方这个小她四岁的阳光男孩能够理解的,但她回答了他,也是实话:“我不想一辈子依附别人,我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小店,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不用担心人嫉妒,这应该是很多女人的梦想吧。”

  电话那边传来爽朗的笑声:“原来你是想自己创业!的确,就像每个男人都希望有天可以自己当老板,享受底层员工的膜拜!”

  “呵呵,这里面一定不包括你,我才不信你能那么肤浅。”她也笑着说,“至于我,只是想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而已。”

  众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室。

  “筑雅,你可真能装”尹连成把筑雅的辞职信揉成一团丢进纸篓,低语道。

  他知道总有一天他们会以某种方式分手,但没想到是由她提出,而且如此突然。

  想起筑雅两周前的样子,他都有点不敢相信,今天她突然递上一封辞职信,还说马上就会从他给她租的公寓里搬出去。她以为她是谁,离开众亚她要去哪里?以她的能力,还能找到比这里月薪更高、更轻松舒适的工作吗?

  尹连成似乎是感觉到自己情绪的失控,扶着办公桌挺直腰背,闭上双眼深深呼出一口气。

  他不应该为一个女人这样执着,在商场打拼十几年,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无非是来来去去。女人走了就再换一个,还是一样的开始,大家在一起也都是各取所需,谁也不欠谁的。

  这样想了想,好像也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但当他准备继续工作时,却发现他一个数字都看不进去,什么事也做不了,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冷漠的她,生气的她,温柔的她,开心的她

  另一边,筑雅刚刚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被同事们邀请去牛排馆聚餐,她婉拒了,因为这有可能是她最后一天在众亚上班,她不想逗留太久,让自己有机会感伤。

  她没有告诉同事们她要走的事,因为她知道很快就会有个觊觎副部长位置已久的人来接替他,这一年来,身为客户服务部副部长的她都没有真正的实权,需要交接的资料也仅仅在那台电脑里而已。

  六点一刻,她路过超市买了一个柠檬、一罐午餐肉,然后慢悠悠地散步回家,想着公寓里还剩一点材料,决定今晚简单做个番茄酱意面。她住在一栋老式公寓二楼,上楼梯从来都是件轻松的事,轻轻哼着歌,犹豫着待会吃螺纹意面还是通心粉突然,楼梯拐角处出现一个人影,她没有看清楚那是谁,猝不及防的撞到对方身上。

  “啊!”筑雅感到失去平衡,身体往后倒去。

  对方迅速用手臂圈住了她,一个转身便把她拉到了房间门口,然后从口袋里拿出钥匙,轻轻旋转,门便开了。

  筑雅这才回过神来,是他没错,他是有她房间钥匙的,他在她公寓门口等了多久了?为什么不直接进去?

  尹连成没有回答她内心的疑问,强壮的手臂蛮横地抱过她的腰,将她拽到玄关墙壁上,筑雅来不及抵抗,就被轻易固定在他的身躯中。

  他的唇吻上她的耳垂,汗水味、烟草味,他的味道笼罩而来。

  “噢!”她的的耳朵如触电般发麻,不禁发出轻吟,“唔”

  过了一会儿,尹连成放开她的双唇,看着她的眼睛说:“小东西,你要分手?”

  虽然这么问了,但他好似并不想听她的回答。

  “不是的啊”筑雅从来没有拒绝过尹连城,即使今天递上辞呈、下决心离开。

  筑雅被这样的情形吓到了,难道她真的喜欢男人这样强迫她吗?

  “哭什么?”尹连成将手覆上筑雅的脸颊,她才惊觉自己的失态,连忙转过身去,拿毛巾擦洗好自己。

  待她回过头,发现对方早已不见,浴室里空空如也,她连忙走出浴室寻找男人的身影,看到他优哉游哉的躺在床上时,才感到一阵心安,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还没吃晚餐吧?我做意面给你吃,好不好?”

  这天晚上筑雅过得很开心。看着尹连成吃光自己做的意面,她乖乖的去收拾、洗碗,仿佛还是以前那个他身后的小女人,谁都没有提分手的事。

  晚上令她安稳的睡去,才隐约间听到他的叹息:“你想走,就走吧”

  再醒来时,筑雅身边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微微凹陷的床单能证明这里刚有人睡过,她将旁边的枕套抱入怀中,用力地呼吸,想要嗅到那个人的味道虽然她知道只是徒劳。

  起床后,她换上了职业套裙,搭车前往众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为了尹连成,她决定做完自己最后的工作:与新上任的客户服务部副部长进行交接。

  格子间里,一个中年女人高声叫道:

  “筑雅!你以前做的大客户统计表格呢,怎么只有这么一点?”

  她拿过那叠表格翻看了一下,回答道:“所有的大客户资料和名单,都在这里了。”

  中年女人像是很不满意,紧紧的皱着眉头:“这也太笼统了吧,客户的配偶工作单位、子女就学地点,这么重要的东西你都没写进去?”

  “这些东西,主要在于平时和客户的接触中”

  “文字呢,表格呢?”

  “如果你需要,以后你再补齐吧。”

  “什么?你以前没做好的东西,叫我来补齐?”

  “呼”筑雅不想吵架,她摇摇头说,“除了这些,还有别的事吗?”

  “筑雅,你居然还和我摆架子!你现在已经不是客服部副部长了,你没搞清楚吗?”

  “我很清楚。”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所以我没有义务再做这些‘客户服务部副部长’分内的事情!”

  “你!”

  没等矮胖的中年女人说完,筑雅就提起皮包,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刚出走廊,她还没走几步,便听到身后有凌乱的脚步声,像是有几个人在小跑追上来。她转过身,才发现跑来的是三名客户服务部的女员工,这三人,都是她曾经的部下。

  “筑雅部长”

  “筑雅部长!”

  “呃,部长”

  “什么事?”她问。

  “我们都舍不得你走!”

  “新的副部长来了,你们要多听从她的指示。”虽然这样的话很煞风景,但她还是必须这么说。

  “你刚才也见识到了,她有多难相处!”

  “就是、就是,听说她以前就是在销售部混不下去了,才被转岗到客服部来的。”

  “一定会把怨气撒到我们身上来的!”

  她们七嘴八舌地说着。

  “我说,是我以前对你们太好了吗?这次来个严格一点的,你们就受不了了啊。”

  “不是啦,严格可以啊,但这个”

  “这个是只极品!”

  “我们要沦落苦海了,呜呜呜”

  “好啦,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你们就努力做好自己的本份,让她没话可讲,不就行了?”

  “啊?”

  三人的眉头都同时皱了起来,看到她们这么有默契的样子,筑雅忍不住“噗嗤”一笑。

  “你们在说什么呀?表情这么丰富”一阵娇滴滴的女声传来,筑雅回头一望,看到的是一个巧笑倩兮、婀娜多姿的女人:紧身衣料包裹着的纤腰、优雅摆动的胯骨、隐约可见的修长小腿,张扬的12厘米细高跟凉鞋不用看她的脸,就知道她是众亚公认的“第一美女”。杨丽。

  “丽丽。”筑雅一名曾经的部下说道,“你们销售部的副部长调到我们客服部来了呢。”

  “呵呵,我知道啊。”杨丽用轻飘飘的语气答道。

  一旁的筑雅礼貌性地朝她微笑了一下。

  杨丽的目光移到她身上,笑着说:“听说你辞职,我还没来得及请你吃饭呢。”

  “不用客气,我刚打完交接,正准备离开。”

  “哦。”杨丽拖着长长的尾音,“冒昧的问一句,你接下来准备去哪里高就呀?”

  “我准备自己开家美甲店。”

  “哦!原来是个体户啊!”杨丽作出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大声说,“那还不错呀,不用天天打考勤,挺自由的。”

  “呵呵,是吧。”筑雅笑了笑,不想与这个女人继续聊下去,便低下头,绕过她走开。

  “哎,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

  杨丽用她那狐狸一般的细长眼睛将筑雅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然后扬起了她的招牌笑容,低语道:“啧啧,真可怜呢。”

  “你说什么?”

  “没什么。”她说完,便骄傲地转过身,踏着“蹬蹬”响的高跟鞋,渐行渐远。

  看着杨丽走远,筑雅曾经的部下才重新围过来,朝着筑雅抱怨道:

  “那个杨丽,以为自己长得漂亮就了不起了!”

  “就是,也不想想女人总会年老色衰,难道她能靠这张脸活一辈子?”

  “双手赞同!”

  “你们不要管她了,先去忙吧。”筑雅叹了口气说,“我也得走了。”

  “嗯筑雅部长,我们会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们的。”

  “再见!”

  “再见。”

  筑雅转身穿过长长的走廊,经过大厅,走出了总部的大门,她没有再和其他人告别,就连尹连成的办公室也没再去看一眼。当初夏阳光洒落在她身上,周围传来嘈杂的说话声和汽车的引擎声,她抬起头,木然地仰望着“众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烫金的招牌,从未像现在一样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这两年,车去车回,人来人往,即使你在这里投入了再多喜怒哀乐,终究也将随风而逝,你笑、你怨,这栋大楼还是冷酷又无情的矗立着你们,都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平凡人。”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平凡的女人》(书号:2609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