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栗子《明月清风共我》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4月前 118



明月清风共我(书号:25848)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栗子
简介:明月清风共我

点击阅读《明月清风共我》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4月前
引用 1

莺时还记得那是出事前一天,那日是她十六岁生辰的前一天,在她十三岁遇见花朝的时候,她刚刚褪掉鱼尾,那时的她就曾告诉自己,她想跟这个人在一起,她是鲛人,传说中鲛族的鲛珠可使人族长生不老,这都是骗人的,但这鲛珠却真的可使人族濒死之人起死回生。她曾许诺花朝,在他十七岁生辰就给他一个巨大的惊喜,这个惊喜就是她莺时的鲛珠,有这个鲛珠他花朝不论未来怎样,只要有一口气,这鲛珠就能救他一命,这是她莺时能给他花朝最大的保护,可没了鲛珠的莺时,就是一个没有丝毫保护的普通鲛人。她真的没想到在他生辰前一天,他花朝就送给自己一份大礼,她还记得那天的云好红,好红,像烧着了一片一样,花朝哭着来找她,告诉她,说他爹快不行了,他不想没了爹,她是怎么安慰花朝的。她记得他给了花朝满心满腹的信任,她心疼的抱着痛哭绝望的花朝,说出了要自己命的一番话“花朝你别哭,真的,我有办法救你爹,真的,花朝你信我,我告诉你,你听好了,我给你一样物件,你只需要放在你爹的心口,明日,花朝我向你保证,明日你爹就好了”生怕花朝不信一样,莺时生生没用一丝法术,愣是从自己心口将鲛珠挖了出来,怕取得时间长耽误时间,忍着疼,莺时将发着淡光的鲛珠举在花朝面前,焦急的对傻眼的花朝吼道“傻着干嘛,快拿着走呀!”花朝已经丧失了正常的思考能力,只觉得莺时说的就是正确的,他一定要按照莺时说的做,花朝直接从莺时手上急切的接过鲛珠,转身就往回跑,身后的莺时想到了什么对花朝嘱咐道“花朝,你记住这物件不能让任何人看见”花朝没回头,一直往前跑着。莺时在家一直等着,等着花朝来找自己,告诉他,他爹现在境况如何,还有没有事,可是却等到了一队训练有素穿着铠甲的兵,那为首穿着黑袍的巫师,手中赫然拿着他莺时的鲛珠,莺时便明白了,这巫师用她的鲛珠寻到了他们鲛族的气息,此番怕是来势汹汹。那天天气可真好,湛蓝的天映着清透的海水,在看到巫师那一刻莺时只觉得不好,她直觉告诉她,逃。甩着鱼尾准备像海底深处游,告诉族人大事不好时,随着巫师带着狂热嘶哑的声线吼道“她在哪!别让她跑了”鲛族可算是让他抓住了,这可是名扬千年的事情,可不能让她逃了。“摁住她”被特制的渔网网住时,莺时觉得浑身鱼鳞被剥掉一般,痛到抽搐。巫师迅速下马,挑起莺时的下颚,莺时看到他带着疤痕的脸上,涌上的是无以复制的狂喜。“算是让我抓住了!来人,匕首”莺时被摁在地上,匕首割破她胸口,血从她心口涌出,汇集成一处指引,巫师喜了“来人,将鲛珠拿来”

鲛珠沾上莺时的心口血,海底突然开始汹涌,一大波的鲛族涌上,巫师脸上不是害怕,而是更加兴奋。莺时看到此番景象,便明白,他是要灭族的,她本是鲛族的至尊,此刻却无能为力保护她的族人。那天的本湛蓝色的海血红一片,她被人压着用心头血诱出鲛族族人,人族的强大,他们鲛族无力反抗,生生成为那队兵的活靶子,哀嚎,杀戮在他面前上演着。她莺时本是这鲛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主,可现在却是鲛族永恒的罪人。“公主,可要好好看着,看着他们是怎么死在你面前的”莺时被巫师扯住头皮,硬生生让她看着屠族,莺时已经无法说话了,像是神经都被抽离了,突然一把刀直直向巫师甩来,巫师一躲,未被伤,却气急,莺时皇父,鲛族的王,看着巫师,距离较远,可巫师明白他的话“放了我女儿”巫师贴在莺时的耳边“你说,你爹会不会为了救你,自己去死?”“你!”莺时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巫师的兴致就被挑起来。“停下”众人休战,巫师扯住莺时就往王面前走,王看着女儿眼里满是心疼。“我可以放了她,前提是,用你的命”“你做梦!”“哦,那既然这样,我这把匕首可就割破你女儿的喉咙了”巫师就将匕首轻轻挨在莺时脖颈处,莺时猛地摇头。“公主可别乱动了,万一我这刀不小心割破您的喉咙,可就得不偿失了”“你确定你会放了我女儿放了我族人?”“确定”“好”莺时看着父亲疯狂摇头,王却一反以往的威严,慈爱的看了一眼女儿,心口处的鲛族飞出,瞬间幻为了一道彩虹,绚烂美丽,王倒地那刻,莺时疯狂吼道“皇父”瞬间昏厥。她莺时本是这鲛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主,可现在却是鲛族永恒的罪人。昏死过后,是痛苦的苏醒,一睁眼莺时便看到了自己和仅剩的族人所处的环境,一个巨大的玻璃缸,水虽是海水,可却是死水,每日都有族人因为水不是流动海水的缘由死去,他们或者被拖到黑市上被屠宰,又或者做成标本被人观赏,她看着那穿着龙袍的男人无数次带着欣喜若狂的神情夸奖着面前神采奕奕的男人,莺时看着面前男人和花朝有八九分相似,便明白了他应该是花朝本濒死的爹,莺时觉得自己疯了,在那一刻自己想到的,却是花朝应该不会难过了,他爹救回来了。“你来了?”隔着玻璃莺时用手临摹着花朝的轮廓,丝毫没提,也丝毫没问这件事是不是他一手勾画的,只是扯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问男孩“我看到你爹了,他好着呢,你放心花朝,你爹他没事”可眼前的男孩像是变了一般,那玩世不恭的桃花眼染上了些许戏谑“莺时,你真是搞不清状况,你该不会不知道你为什么成这个样子了?”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明月清风共我》(书号:2584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