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云珠《我的情深你若懂》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4月前 93



我的情深你若懂(书号:25854)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云珠
简介:情深若有你能懂

点击阅读《我的情深你若懂》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4月前
引用 1

“清池,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今晚可不可以陪我吃一顿烛光晚餐?”“几天不见,清池你又变帅了!”“最近工作还顺利吗?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只要你说,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看在我这么诚恳的份儿上,就陪我过个快乐的结婚纪念日吧?”镜子前的蓝幼薇一脸崇拜的双手交握,清眸微闭,貌似许愿,脸颊染满红晕,唇角现出动人的梨涡。她忽然睁开眼睛,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吐了口气,可怜她和沈清池结婚四年,连这些话都没勇气当着他的面说出来,只能神经兮兮的一遍遍自说自话,奢望选出一句最合适的来。蓝幼薇目光转动,不情愿的落到水池边的一张体检报告上。“乳腺癌晚期”几个字刺的她心头剧痛,她呆呆的拿起来,久久的凝望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晶莹的泪珠溢出眼眶,她嘴角的笑意却更深了。在她疯癫的笑声中,将体检报告撕个粉碎,丢进水池冲走了。楼下传来汽车的嗡名声,蓝幼薇精神一震,匆匆的下了楼。沈清池半个月没有回家了,她也不敢给他打电话,只从他的助理口中打听到他最近很忙。今天突然回来,莫非是忙完了?亦或是记起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特意回来和她相聚的?黑的流光闪烁的奔驰A3在院子里停下,蓝幼薇心头骤缩,的确是沈清池的车。没见到沈清池的时候,她无时无刻不在想他,现在他真的回来了,她却感到无所适从。蓝幼薇的手还没碰到门把手,沈清池已破门而入,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高大的身子压的蓝幼薇踉跄后退两步,惊骇的瞪大眼睛:“清池,你怎么喝了那么多酒!”沈清池虽不是滴酒不沾,但从来都把握的恰到好处,不至于醉酒失态,现在他却醉的站都站不稳,真不知他怎么开车回来的。“佳音马上回来了,我们离婚吧!”沈清池捏起蓝幼薇的下巴,嘴角露出飞扬的笑。蓝幼薇惊怔的瞪着他那狭长的眸子,嫣红的脸庞血色尽失,吃力的挤出一丝笑:“你喝醉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沈清池猛地推开她,阴沉的怒视着她,醉意仿佛已被那森冷的寒气稀释:“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当初如果不是你,佳音不会走,害得我们分离那么多年,你还嫌还不够吗!”蓝幼薇摔跌在地上,不争气的泪水汹涌的漫出眼眶,哽咽着爬到沈清池身前,乞怜的说:“她自己愿意离开的,不关我的事,清池,我到底犯了什么错,你要这样折磨我?”沈清池懒得看她一眼,一字字道:“嫁进沈家,是你最大的错,所以你现在应该知道怎么做了?”蓝幼薇心碎的摇着头:“不,清池,我爱了你五年,你早就占据我生命的全部,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沈清池忽然蹲下,鄙夷的狞笑:“不可一世的蓝大小姐,居然像只狗一样在我面前摇尾乞怜。”“既然你这么想要,那我就成全你!”话未说完,蓝幼薇的衣服已经被撕开,沈清池粗暴的席卷过来。蓝幼薇挣扎嘶叫,仍得不到他半点怜惜。这就是蓝幼薇爱了五年的男人,每次的亲密接触,都与爱无关,出于愤怒罢了。大三那年,蓝幼薇父母车祸身亡,单纯的心灵陷入人生低谷,大学毕业留校任教的沈清池突然闯入她的视线,用那清朗动听的歌喉,把她从黑暗中拉了出来。最初的怦然心动,渐渐发展到不可自拔的地步,虽然沈清池即使在辞职时都还完全不知道她的心意,蓝幼薇却从没后悔过,甚至在之后找不到他的两年里越陷越深。激烈的肆虐过后,沈清池长身而起,冷漠的扫了一眼死地上衣衫凌乱、气沉沉的女人:“这下你满意了吧?”不等蓝幼薇反应,他就进了洗手间,冲水声随之传来。蓝幼薇从地上爬起来,将凌乱的衣衫笼好,到厨房里找出打火机。餐桌上,她早就摆好灯台和蜡烛,只不过还没有点亮。无论如何,今晚沈清池回来了,那她筹备许久的烛光晚餐就不应该被错过。不知为什么,她点蜡烛时手颤的厉害,怎么都瞄不准灯芯。蓝幼薇执着的拨打着火机,在十二支蜡烛间转来转去。每年的结婚纪念日,她都会准备烛光晚餐,可每次都是她一个人对着摇曳的烛火,呆坐到天亮。烛火终于一个个亮起来了,蓝幼薇疲倦的跌坐在椅子里,脑海中尽是四年前的事。四年前,如果她没有突然冒出来,沈清池应该和甄佳音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吧?

可惜那时候沈氏面临破产危机,而蓝幼薇又刚好拿到蓝氏企业的继承权,年纪轻轻成了总裁,成为c城炙手可热的人物。更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结婚对象!蓝幼薇根本不把那些人瞧在眼里,因为那时候她刚找到了失踪两年的沈清池。当她知道沈清池失踪的这两年里都在追求甄佳音,她哭了整整一天一夜,最后决定放弃内心深处的那份爱。偏偏在那个时候,沈清池的父亲沈明国找上门来,跟蓝幼薇陈述了公司所面临的危机,如果沈蓝两家不能联姻,沈清池将背上高达十亿的巨额债务。蓝幼薇不忍心沈清池的下半辈子就这么毁了,尽管知道沈清池正对甄佳音爱得发狂,还是答应了沈明国的要求。结婚前夕,沈明国用三百万打发走了甄佳音,让她远走他乡再也不来打扰沈清池。甄佳音二话没说接了钱飞往美国,蓝幼薇以为他们的恋情就此结束,以为自己成了沈清池的妻子,有的是时间,结果沈清池的心就是块不会融化的千年寒冰。蓝幼薇自嘲的抽动嘴角。“你笑什么?”冰冷的声音响起,蓝幼薇连忙起身,呆呆的:“我……我……”沈清池不屑的目光掠过她,一分钟也不想多待的样子。蓝幼薇屏息注视着他:“清池,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你能不能陪我吃一次烛光晚餐?”卑微的语调在沈清池听来居然有几分可笑,他微挑清冷的眉峰:“原来蓝大小姐也会搞这种花样。”他脚步略微踉跄,出了客厅,蓝幼薇走过去掺住他,殷勤的说:“既然你不喜欢,我这就将蜡烛吹灭,你醉了,今夜就在家睡吧?”沈清池半醉,被门槛外的石阶绊的一个趔趄,猛地推开蓝幼薇,吼道:“滚,不要碰我!”“这么晚了你去哪儿?”蓝幼薇后退几步腰部撞在桌角,疼的一吸气。沈清池漠然前行:“你管不着。”眼看他又不见了,蓝幼薇急切的追上几步:“别走了好吗?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沈清池晃着身子,不理她,手拉开了车门。蓝幼薇嘶声道:“我同意离婚!”沈清池终于顿住,怔了怔,狐疑的看向她,她轻笑:“你想离那就离吧,反正我也受够了。”沈清池含糊的冷哼,似笑非笑:“我没听错吧?刚才是谁犯贱,死缠烂打不放手?”蓝幼薇迟疑的嗫嚅:“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知道其中必定有猫腻。”沈清池鄙夷的冷笑。蓝幼薇不卑不亢的凝视他,声音幽幽的,在幽夜里听来显得那么虚无缥缈:“我活了二十一年,还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呢,我也是女人,也如别的女人一样渴望男人的宠爱。清池,和我做半年的恋人,你就自由了,还能得到蓝氏股份,怎么样,你会答应的吧?”沈清池从没听过这么诱人的条件,就因为太诱人了,才处处透露着怪异,他饧着眼:“你以为呢?”说完,他利落的进了车子。“砰”的关死车门。刚才他主动提出离婚,受到蓝幼薇激烈的抗议,他还觉得不足为奇,现在蓝幼薇爽快的答应了,他反倒不可思议的皱起眉。酒精的劲道此刻充分的挥发出来,沈清池被不可抗拒的睡意矍住。沈清池就在车里睡了一夜。蓝幼薇站在台阶上,痴望了一夜,冬日的露水已不是露水,而是霜花,寒霜仿佛将她凝固住了,内心那勉力维持的火苗眼看就要熄灭。……蓝氏,总裁办公室。蓝幼薇拖着空虚的身子来到桌前,微颤的指尖拂过抽屉里的一份文件。电话铃响,她按了免提,助理的声音传出:“蓝总,沈董事长找您。”蓝幼薇轻笑:“让他进来吧。”沈明国的消息真灵通,他儿子的婚姻刚刚出现决裂的迹象,他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这些年,要不是沈明国在中间调和,估计沈清池早就和她离婚八百次了。而在沈董事长的劝教下,沈清池虽然巴不得将她毁灭,却从没提过离婚。由此可见,沈清池挺能忍辱负重,顾全大局。沈明国和四年前一样头发花白,精神矍铄,进来后直接往真皮软包沙发一坐,翘起二郎腿,一手夹着雪茄,活脱脱大人物的模样。然而,沈明国今天的神情不像往常那样镇定自若,语声颇为焦躁:“我不信你一点没听说甄佳音回国的消息。”蓝幼薇含笑挑眉:“知道又怎么样?我还能管住人家的自由?”沈明国道:“你管不住她,却可以管住你丈夫,你应该知道,甄佳音一出现,清池的两条腿就管不住自己了。”蓝幼薇深深地苦笑:“连他自己都管不住自己,我又怎能管得住?”“幼薇,你可以的,我知道你的手段。”“董事长太高估我的能力了。”蓝幼薇说话间,冰冷的手微现热意,在文件上签了自己的名字。“那么,就交给我来解决好了,其实这种事也用不着你来操心。”沈明国掸落烟灰,怅然叹气。蓝幼薇拿起文件,走到沈明国面前,苦涩的笑意浸润着眉眼:“不必麻烦了,董事长,这是你想要的东西,有了这个,无论沈清池和谁在一起,相信你都不会阻拦的。”沈明国疑惑的接过文件看了看,大惊失色:“幼薇,你这是!”一股浓郁的酸楚冲到面部,蓝幼薇忙转过身去,轻快的语声:“要不了多久,我就跟清池离婚了,我在蓝氏的股份,全都转移到他的名下。”“就算这些年我对他的补偿吧,毕竟跟自己不爱的女人在一起生活也是一种折磨吧。”说到最后,鼻音越发明显了。沈明国站了起来,犹自困惑:“幼薇,你这是何苦呀!”长叹一声,走了出去。蓝幼薇拧眉反思:“是啊,何苦呢?当年我一厢情愿的和他结了婚,无论我怎么努力,都得不到他的一丝疼惜,好像一直一直在失去,到头来连底牌都给他了,说到底,四年的婚姻,就是个把自己输的一无所有的过程。”“如果可以重来,如果提前知道后果,我还会嫁给他吗?”蓝幼薇执着的思索起这个问题。迎着深冬的冷风,她裹紧围巾,手插在毛呢大衣的口袋里,来到公司左侧的一个广场。广场上的植物大都已凋零,只有成排的冬青树屹立在四周威武不屈。蓝幼薇深吸一口气,吐出一团白雾,抬手将发红的鼻尖掩在围巾里。她徘徊许久,终于掏出手机给沈清池发了条微信。一行行未读消息看着竟有些刺眼,她自作多情的时候可真不少,她自嘲的笑了笑,打下一行字:“今晚回来吗?我等你。”半小时过去,没有回应,好像她发信息的对象是个死人。“听说甄佳音要回来了,我这几天有的是时间,需不需要我替你接她呢?”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我的情深你若懂》(书号:2585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