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糖果果啊《倾城温暖只给你》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花语 4月前 37



倾城温暖只给你(书号:17807)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糖果果啊
简介:两年前,许念安高调嫁入季家,成为人人都羡慕的季太太。可是,谁会知道,两年后,帝都权势滔天的那个男人将她压在身下,危险的眯了眯眼:“结婚了,还是个处?”传闻,穆先生权势滔天,神秘莫测。传闻,穆先生诡异狠辣,不近女色。传闻,······后来,传闻,穆先生独宠一女,姓许,名念安。

点击阅读《倾城温暖只给你》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4月前
引用 1

帝都,百成山庄。

寒风中,许念安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文件夹,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让妻子给情人送合同这种事情,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季丞钰能做得出来。

这种羞辱人的方式并不高明,但是却成功的恶心到了她。

她许念安的爱情,再一次被人踩在了脚下,碾压。

到了房间门口,许念安抬手想去敲门,门没锁,一推就开了。

女人的娇喘声传入耳膜,许念安抬头,整个人如五雷轰顶瞬间怔住。

大床上,几乎赤裸的两个人纠缠在一起,一室旖旎。

心,被狠狠凌迟,分不清是痛到了麻木,还是已经接受现实。

许念安料到了季丞钰会在里面,却没料到他为了逼她离婚,把事情做的这么绝。

季丞钰一双黑眸冷飕飕的看向她,丝毫没有被自己妻子捉奸在床的羞愧,他用身体挡住身下的女人,转头恶狠狠的瞪着许念安,捡起床头的烟灰缸朝她砸过来,“你瞎吗?没看见老子正在兴头上?滚出去!”

烟灰缸擦着许念安的额头摔到门框上,瞬间四分五裂。

这一刻,许念安才知道,这个男人,对她有多狠!

她的心就跟那个烟灰缸一样,碎成了冰渣,绝望到无以复加。

许念安被气到浑身颤抖,强忍着泪水:“我确实眼瞎,才会嫁给你这种渣!”

奋力将手中的文件夹扔到地上,高傲的扬起头颅:“季丞钰,我们完了!”

直到进入电梯,许念安终于卸下所有的伪装,双手紧紧捂住胸口,那里几乎痛到她无法呼吸。

一楼咖啡厅处,许念安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暗暗鼓舞自己振作起来,即使为了妈妈,她也不能被打败。

落座后不久,服务生给她端来一杯水,许念安没有多想,接过水杯,一口气喝完。

可没一会儿,她就察觉到身体有些不对劲,一股燥热感迅速在四肢百骸蔓延,并且越来越强,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她的心尖上,挠啊挠。

直觉告诉她,这水里,有东西!

许念安眼神一暗,她被人暗算了,抬头看了一眼楼上的方向,不动声色的将玻璃杯放进自己的风衣口袋里。

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她不是傻子,很清楚给她下药的那个人十有八九还有后手。

口袋里握着水杯的手又紧了紧,她的脚步也越来越急,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伤害自己。

可是,她刚走出山庄,就有人跟了上来,“妹妹,一个人啊,不如跟哥哥玩玩?”

许念安恶狠狠地瞪他一眼:“滚。”

“哟,还挺辣,哥几个,一起上吧。”

许念安的心里咯噔一声,果然!她拔腿就跑,可是药性上来,她的腿越来越软,没几步就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几个流氓一边淫笑着,一边慢慢朝她靠近。

“啪!”的一声,许念安将手中的玻璃杯摔碎,锋利的碎片抵在自己白皙的脖颈上,她的声音已经带着几分颤抖,“你们谁敢再往前一步,我就死给你们看,到时候,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哈哈哈哈,不仅辣,而且还烈,我喜欢!”小混混说着,慢慢蹲了下来,一双小眼睛,闪着恶毒的光,“我知道你舍不得死,你死了,你那个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老娘该怎么办?”

许念安浑身一颤。

突然,两道刺眼的强光快速朝这边逼近。

许念安像见到救星一般,毫不迟疑,扬起手,将玻璃碴狠狠刺进自己的大腿,剧烈的疼痛,让她暂时清醒。

她顾不上疼痛,快速起身扑向了往这行驶的车。

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限量版的迈巴赫稳稳地停在了马路中间。

男人慵懒而冷漠的声音在车内响起:“高阳,发生了什么事?”

高阳往前看了一眼,侧头恭敬道:“先生,前面有人拦车。”

“死了?”

“没撞上。”

“不用管。”

“是。”

见汽车重新启动,许念安顾不上痛疼,慌忙爬过去,双手用力拍着车窗,她太怕了,这是她唯一的希望,她害怕这希望一闪而逝,快的让她抓不住,“先生,救救我,求求您,救救我。”

躲在暗处的几个流氓暗暗地看到许念安的举动,看样子今天晚上不用他们动手,许念安一样会死的很难看。

因为车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穆家家主穆延霆。

帝都三大家族,穆家当属第一,新任家主穆延霆,更是长相俊美,人中龙凤,无数女人使出浑身解数,为他献身,只可惜穆延霆冷厉狠辣,二十余年不近女色,甚至传闻有几个孤注一掷的女人用尽各种手段接近穆延霆,竟然被当场剁去双手。

传闻不知真假,但从此以后,穆延霆这三个字,成了帝都所有女人最想嫁又不敢嫁的男人。

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却不怕死的拦下了穆延霆的车。

车内的男人神色冷漠的收回视线,就好像车外不过跑过来一只小狗小猫,丝毫引不起他的兴趣。

“先生,求您救救我·········,先生············”

迈巴赫缓缓启动,将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女人慢慢甩在后面。

几个无赖赶紧跑上去,拽着地上的女人往后拖。

“滚,放开我·········”

“撕拉”一声,女人的外套被扯裂,整个后背暴露在夜空中。

穆延霆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后视镜,女人左肩那块狰狞的伤疤顿时映入眼眶。

“停车。”穆延霆突然开口,“带上她。”

在穆家的人面前,几个小混混根本没有资格说不。

很快面色惨白的许念安被带到了穆延霆的车前,还没等她说一句谢谢,穆延霆的手下将她双腿一绑,扔进了后备箱。

大腿伤口上传来的痛疼,让许念安暂时保持着清醒,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药性重新慢慢反上来,她缩卷在后备箱里,迷迷糊糊昏昏沉沉,只觉得整个人蚀骨一般难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对于许念安来说,却是最难熬的一段路程,恍惚之中,后备箱被打开,她被人抱起,上楼,随后被人扔进了浴池之中。

温热的水,让她暂时恢复神智。

她抹了一把脸,抬头环视四周。

门,被人轻轻推开。

男人夹着一支烟,慢慢朝她走近。

异常明亮的房间内,她终于看清了男人的脸。

只那一眼,她便觉得,这世间上在没有什么东西,比他更耀眼,甚至房顶的夺目的水晶石大吊灯都让他夺取了光芒。

许念安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种男人,如果说季丞钰是帅气英朗,可眼前的男人即使她绞尽脑汁,却找不出任何一个形容词来形容。

他的长相太过惊艳。

他一点点朝她靠近,就像一只猛兽一点点的靠近自己的猎物。

那双冷黑的眸子,光是看着她,也无端的让她胆战心惊。

许念安抱着双臂,低下头,不去看他,轻声说了句:“谢谢您,救了我。”

男人只冷冷的看着她,一言不发,突然,他将烟咬在嘴里,抬手摘下手套,俯下身,捏起了许念安的下巴。

粗粝的指腹摩挲过许念安细嫩到极点的唇,带来一阵不可抑制的颤栗。

男人眸色极冷极淡:“我从不帮人,你,拿什么谢我?”

许念安的脑袋嗡的一声。

在帝都,穆延霆这个人几乎是强权的代名词,关于他的传闻太多,霸道专断、乖戾狠辣、铁血手腕、不按常理出牌。

每一条传闻,都足以让人闻风丧胆。

可是今天,她怎么就惹上了这样一个男人?

男人的手抚过许念安柔软的唇,慢慢往下,粗粝的指腹划过女人细腻的脖颈,一路煽风点火,停在许念安的左肩上。

再往下,就是那块丑陋的伤疤。

男人的眸光暗了几分,那晚,小福子为救他被大火吞噬的画面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许念安顿觉背脊僵硬,不自觉的往水里缩了缩身子,眼神中充满抗拒:“先生······”

穆延霆盯着那块伤疤,神情寡淡,薄唇轻启:“烧伤?”

许念安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她背上的伤疤感兴趣,猜想大概是因为他周围的女人个个都美艳绝伦,从没见过这么丑陋的伤疤吧。

她乖乖点头:“是。”

穆延霆的眸光似乎闪了闪,他的手顺着许念安的左肩滑到伤疤上,在那块狰狞的地方轻轻抚摸:“怎么伤的?”

许念安轻声道:“小时候顽皮,趁着大人不在家玩火,引起了大火。”

穆延霆垂眸,这个女人不是他要找的小福子。

水中的许念安抱着双臂,抬头看着他,因为药性的缘故,目光盈盈,红唇翕动,因为害怕,她浑身都在轻微的颤抖,但却强装镇定的与他直视。

从没有人敢这么看他。

那眼神!不惧与逞强糅合在一起,一下子戳中了他内心最隐秘的最脆弱的一个部分。

穆延霆抬手轻轻抚摸上她的眼角,他还记得,当年小福子第一次见他,仰头面对绑匪的时候,就是这个眼神。

穆延霆眸色一沉,有股子欲望冲破禁锢,呼啸而出,心中有个声音在喧嚣。

这个女人,居然激起了他的欲望。

即使不是他的小福子,他也要定了!

男人的大掌在许念安脸上轻轻抚摸,许念安的脸渐渐泛红,光洁双肩跟白皙的脖颈形成一种脆弱而妖异的美态。

“啊——”她突然轻声呻吟一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用力掐着自己的手心,努力保持着清醒,“先生,对不起,可不可以请您,······先离开。”

穆延霆伸手捏起她的下巴,微微勾起,眸中竟染了一丝笑意:“被下药了?”

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的男性荷尔蒙让她既抗拒又贪婪。

穆延霆捏着她的下巴,一点点朝自己靠近,就在两人鼻尖相抵的时候,低沉的男声传入耳中:“那我,帮你解了这药。”

许念安忙道:“我已经结婚了。”

这已经是很明显的拒绝了。

堂堂穆家家主,被一个不明来路的女人拒绝,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信。

穆延霆捏着她的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女人因为药性的作用,脸颊泛着不自然的红润,小巧的嘴唇,形状暧昧微薄,是天生的粉嫩色,头上的水未干,有水珠顺着脸颊滚到雪白的胸脯上,再往下,女人的衣物尽湿,在水下紧贴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上,女人的身体不算火辣,可是足够性感,足够撩人。

穆延霆眯了眯眼,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了。

只听许念安继续说:“先生是帝都权贵,天之骄子,不要因为我这样一个有夫之妇毁了名声。”

“名声?”穆延霆轻笑一声,手指松开她的下巴,抚上她的脖颈,慢慢往下。

“啊——”许念安顿觉毛骨悚然,却忍不住轻叫一声,闭上眼睛,浑身都在颤抖。

穆延霆黑瞳浮起寡淡的笑色,手上不轻不重,“怎么,不想要?”

许念安害怕到整个人都抖了起来,却不得不大声的喊道:“先生,为了我毁了名声,不值得。”

穆延霆看着她强忍的模样,玩心顿起,问了一个与刚才毫不相干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许念安。”

“······许念安。”穆延霆轻声呢喃了一声这个名字,“你很会说话,可是,我不喜欢聒噪的女人。”

说完,穆延霆放开她,起身,守在身后的女佣马上呈上一个白色的方盒。

穆延霆打开方盒,从里面取出一支针管,俯身抓住许念安的手臂,一下子扎了下去。

许念安瞳孔猛缩大叫一声:“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别动!”男人低沉冰冷的丢出两个字,随即拔出针管,扔回方盒中,“这是解药。”

许念安一怔,暗骂自己小人之心,刚想道谢,却听穆延霆对身后的两名女佣说:“把她洗干净,送到我的房间。”

两名女佣恭敬的点头:“是,先生。”

许念安:“······”

十五分钟后,许念安就被两名女佣架到了穆延霆的房间门口。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防止她逃跑,其中一个女佣甚至还好心的帮她打开了房间的门:“许小姐,先生已经在里面等你了。”

许念安顺着门缝望过去,里面一片漆黑,她整个人绝望的晃了晃,几个小时之前,她刚刚从那几个流氓手里挣脱,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愿意在另外一个陌生的男人身下承欢。

“许小姐,请进去吧,等太久,先生会不高兴的。”

不高兴?如果不高兴,那个男人会做什么?传闻他不近女色,生性狠毒,曾经有个世家小姐,因为忤逆他,下场凄惨。

她不知道这些传闻是真是假,但是只是刚才片刻的相处,她已经被他身上那股子气场所震。

那么,如果她现在让他不高兴了,他会对她做什么?

许念安整个人又忍不住害怕的颤抖了起来。

身后的女佣大概是等的不耐烦了,突然伸手,大力的将许念安推了进去。

许念安踉跄了几步,还没有站稳,身后的门被人轻声带上,“咔”的一声,将许念安心中本就不存在的希冀都彻底打碎。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倾城温暖只给你》(书号:1780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