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言多bi池《爱你何须理由》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花语 4月前 147



爱你何须理由(书号:17805)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言多bi池
简介:一场车祸,她父亲成了替罪入狱的人。他教她报仇。她看着他:“让我做你后妈不就很好报仇了?”他见证她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目的,却在她即将成功的时候,亲手断了她的路。“你什么意思?”她问。“不想你做我后妈,想你做我孩子的亲妈!”

点击阅读《爱你何须理由》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4月前
引用 1

  楚宅,半山别墅。

  二楼卧室里,男人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处山下星星点点的灯光。

  手机听筒里传来助理的声音:“二少爷,老爷已经决定让司机老姜去顶罪,花了重金,保障老姜的母亲生命安全,同时也允诺他,在他出来之前,女儿以后生活富足顺利……”

  男人眼眸微眯,那些远处的灯光模糊成大大小小的光斑。

  “他女儿现在哪里?”

  “K大。”

  四十分钟后,十一点四十分,一辆黑色车子停在K大女生宿舍楼下,隐匿在夜色中,难掩气派。

  姜璐茜刚洗完澡在洗衣房吹头发,室友毫无征兆的尖叫声把吹风机的声音直接盖过。

  她怀疑自己听错,把吹风关了。

  刚回过头,眼睛还未聚焦,就听到看到有个男人摔上盥洗室的门朝她走来。

  姜璐茜倏地瞪大眼睛,女生宿舍怎么会有男人!

  他很高,少说186CM,腰板儿却是笔直。

  他,正看着她。

  “姜璐茜?”

  男人的声音不怎么清朗,听起来像是被烟熏过好多年。

  可他看起来年纪轻轻,怎的是个老烟枪?

  姜璐茜放下手上的吹风机,把垮出肩膀的睡裙肩带提上来。

  手指不经意抚过锁骨上的藤蔓纹身,刚收手,肩带又掉了下去。

  “是我!”她索性不去整理,“你哪位?”

  楚臻山瞧着这丫头,刚洗过尚未涂抹乳液的小脸白皙清透,有些微红。

  鼻梁高立,鼻尖挺翘,整张脸的气质,比她这个年纪的其他女生成熟。

  她轻慢地勾着嘴角,半干的长发披散在肩上,肩带从发间显露。

  在学校宿舍,大多女生都还是棉质卡通睡衣傍身,她却穿着黑丝睡裙招摇过市。

  他这一眼,把她看了个透!

  对她这副模样的评价无非两个字:轻佻。

  “楚臻山!”男人简单报了名字后直奔主题,“有笔交易,做不做?”

  “钱多?”姜璐茜不假思索。

  “单独的公寓,每月十万,你身上穿的这种玩意,要多少有多少,正版。其他要求尽管提……”楚臻山轻嗤一声,弯下腰与她平视,“够不够多?”

  “正版”二字让姜璐茜耳根发热,有些窘迫。

  他看出她身上的这玩意只是高仿而已,他这一身打扮在宣告着,他是真的能实现他刚才列举的那些东西。

  “我需要付出什么?”

  楚臻山虽不喜欢她轻熟的打扮,却顺眼她这直接的性子。

  “车在楼下,下去谈,敢不敢?”

  姜璐茜并没有回答,而是问他:“有烟吗?”

  楚臻山掏出一盒烟扔给她,顺便带着打火机一起。

  “谢了!”她捏着烟和火机转身走向一侧的阳台,背对着他趴在阳台上。

  她咬着烟,后背一半都露在外面,光洁的小腿一晃一晃的,拖鞋跟着一下下拍打着脚跟,倒是悠闲。

  这丫头,的确有点意思!

  楚臻山靠在墙边也不急,沉默地等着。

  他笃定她会答应。

  她爱的物质,他有的是。

  果真,一支烟结束,她转身回到他面前,眼尾一挑,唇角便化开了:“等我去套个外套!”

  车内,姜璐茜咬着刚点燃的烟,头靠座椅,也不吸。

  “楚臻山是吧?你刚才说能给我的那些,是不是真的?”

  她现在需要钱,特别需要。

  姜璐茜想起高考后自己苦不堪言的日子,眼底划过一丝阴郁。

  如果这男人真的能给她足够多的钱,那她阴郁的日子,或许就有希望能渗进一丝光亮。

  “不问条件?”

  “我想过了,随便什么条件,一个月十万,衣服包包管够,还有公寓住,让我卖肾都行!要是去医院,我的肾可不值这个价!”

  她去黑市问过了。

  楚臻山敲着座椅的手指一顿,视线落在她身上。

  老姜每月的工资不低,满足不了她在学校的日常开销?

  她物质的样子,令他厌恶。

  “不出意外,这几天会有楚家的人找到你,我的条件是,无论他们说什么,给你什么,都拒绝。”

  姜璐茜一愣,旋即笑起来:“搞什么?我怎么这么抢手了?楚家……你家?家庭不和睦?”

  问出口,姜璐茜就意识到自己话多了,连连咂嘴,歉意地看了楚臻山一眼。

  车内灯光虽暗,但她在隐隐绰绰间,能看清他的五官。

  这男人讲话虽然并不惜字如金,但异常明清冷。

  他从见到她起,说的每一个字,都令她发寒。

  他眼底,分明是干脆,决然和阴鸷。

  “万一楚家那边给我的条件比你给我的,要优渥……”

  楚臻山最后一丁点儿耐心也被这鬼丫头磨没了。

  他猛然侧身,抬手掐住她的喉咙,硬生生把她没说完的话卡死在她的嗓子眼儿里。

  他突然凑近,吓得姜璐茜呼吸缓住。

  原本被他藏在眼底的阴鸷现下腾升出来,显而易见。

  “要么答应我,保命!要么……”楚臻山最后一个字没说,而是手上的力道继续紧了几分。

  他大晚上找她,不是要听她跟他谈条件算小账的!

  他要搞定她,就不会由着她磨叽犹豫。

  “咳……”姜璐茜的脸憋得越来越红。

  她几乎要窒息了,却倔得把眼睛看向一边,不肯服软。

  楚臻山继续加力,他手上绝没留任何让她反抗的余地。

  终于,姜璐茜双手抱住他手臂,投了降。

  楚臻山终是勾了嘴角,把手松开,坐回刚才的位置。

  可他刚坐稳,她便翻身到他身上坐着。

  她双手撑在他肩膀两侧,俯身距离凑近。

  楚臻山抬手捏住她胳膊想把她扔回去,可她的双腿是跪在他两边,膝盖已经顶到座椅的夹角处。

  明明,她的气息都还有些不稳,现在却着急反击,真特么不懂惜命。

  “好啊,虽然我不知道楚家给我开什么条件,但你脾气很合我胃口,我答应你!”她殷红的嘴唇一张一合,有几缕头发散在他脖颈出。

  “下去!”楚臻山厉声呵斥,喉结跳动极快。

  姜璐茜却凑得更近了,她的头发和身体,都带着清淡的香气。

  距离越近,味道越真实。

  “我不!”

  她双腿往中间收了收,紧贴着他的腿侧。

  楚臻山一阵恼火,这女人不仅物质,而且烂!

  就凭她轻车熟路的调子,被多少男人调教过?

  他厌恶地偏过头,捏紧她胳膊毫不留情地扔回她刚才的位置。

  任何话,他从来不会重复第二遍。

  姜璐茜淡定蹲到座椅上,搓着膝盖没有说话。

  不到一小时时间,她对这个男人的脾性,只摸到点皮毛。

  但她知道拒绝他,会有严重的后果。

  “我上去收拾东西。”

  “开车!”

  姜璐茜:“……”

  她靠回座椅,并不知道两小时前的楚宅内,另一个姓楚的人,做了个改变她人生的决定。

  “昨日凌晨三点,高速路上发生一起惨重车祸。一辆明黄色跑车极速逆行,与对面驶来的货车相撞,造成四人死亡,一人重伤。据悉,该跑车车主系本市知名企业家楚正安之子。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楚正安直接关了电视,气得把遥控器砸到地上。

  他身着姜黄色中式衣服端坐大厅主位,面色凝重。

  整个周宅上上下下无一人敢吭声,全是缄默。

  楚正安旁边打扮精致的女人剥好水果喂到他嘴边。

  “正安,你别生气,不是已经安排好让老姜……”

  “安排好?”楚正安冷哼一声,把女人递过来的水果拍落在地,“这是死人的事!就算让老姜顶罪,要是之后没捂好,满世界都知道我楚正安的儿子撞死人了!”

  楚正安刚过五十,他两鬓稀稀拉拉的白发在耀眼的灯光下突兀无比。

  身旁的女人不到四十,穿着浅黄色跟他配套衣服,她示意佣人把地上的水果捡起,自己擦了擦手,抱住楚正安的胳膊,把头放在她肩上。

  “不管怎么样,走一步看一步吧,萧萧还小,刚成年,总不能让他在里面耗着。”

  半晌,楚正安转头对一旁的管家开口:“去把老姜叫来!”

  “是!”

  ————

  车子停在一处中高档小区单元楼外的小径上,四周除了楼便是密密匝匝的树。

  这小区最大的优势:安静,清幽。

  楚臻山让司机送姜璐茜上去,自己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开门进屋,司机拿出准备好的合同扔给姜璐茜让她签字。

  “衣服和生活用品明天一早会有人送来,二少爷已经安排好一切,你只需要照做,学校那边不会有影响。”

  “好。”姜璐茜签了字。

  她不傻,但她很需要钱。

  司机走后,她把合同随手一扔,挽起头发走进了浴室重新洗澡。

  奶奶,你要等等我,我很快很快,就会有钱。

  除了每个月的十万,楚臻山会送她衣服包包,这些都可以拿去还钱。

  那奶奶的病,就不愁没钱钱治。

  千金难买人安宁,只要能赚到钱,只要能让奶奶多活几年,她怎么都情愿,也怎么都甘心。

  楼下车内,楚臻山拆了烟抽着,也不吩咐司机开车。

  直到楼上某一间屋的灯暗了,他才缓缓升上车窗。

  他脱了外套扔到一旁。

  那外套上,似乎沾染了她的味道。

  “明天顺带给她送几条烟去!”

  “是!”司机发动车子。

  楚臻山闭上眼,微皱的眉心舒展开来。

  楚正安,饶是你替老三找了顶罪的,我也有法子让你不得安宁!

  ————

  第二日,姜璐茜睁开眼就看到无数条信息,全是室友发来的,一个劲儿追问她昨晚那男人是谁。

  姜璐茜生了个懒腰,不得不承认,这床比宿舍的床要舒适太多了,舒适到让她一觉睡到了上午十点。

  她没回信息,直接回拨电话过去。

  “帮我请假!昨晚我太累了!”姜璐茜说着翻了个身,发出一声哼哼,“对啊,就是跟昨晚追我追到宿舍来的那个帅炸天的男人。行了别问了,跟以前那些男人没什么不同,就是更有钱。好了不说了,我再睡会儿,记得帮我请假!”

  挂了电话,她嘴角夸张的笑一点点平复。

  五分钟不到,姜璐茜都还没缓过劲儿来,就听到外面有开锁推门进来的声音。

  姜璐茜下意识拉了拉被子,却又立马反应过来,把被子推回胸口处。

  来的人除了楚臻山还能有谁?!

  昨晚她都坐他身上了,还怕什么被他看。

  楚臻山走进卧室就看到姜璐茜穿着昨天那件吊带裙躺在床上自拍。

  见他进来,只是斜睨了一眼,便又看回了镜头,还顺手把领口往下拉了拉,让锁骨下那一双白皙浑圆的娇嫩“白兔”冒出领口更多。

  她平常都是这般去勾引男人的?

  楚臻山想起她昨晚留在他衣服上的那抹淡香。

  “二少爷,东西已经……”助理老李拎着大包小包走过来,本想靠近一些汇报的,楚臻山却抬起手阻止他过来。

  “放外面。”

  “是!”

  姜璐茜听到声音,故意装作惊讶的样子朝门口看过去。

  “呀,楚先生来了!”

  “衣服穿上,出来!”

  他连多看她一秒,都嫌弃。

  一个十八岁的姑娘,完全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青春阳光。

  反而是满身的俗气社会气,令他反感。

  “要我做什么?说吧!”姜璐茜把头发从外套里翻出来,大喇喇坐到她身边楚臻山旁边的位置。

  她第一眼就瞧见茶几上的几条女士香烟,全是很贵的牌子,眼前一亮,拿过来爱不释手地捧着。

  这些都是钱啊!

  其实她没有抽烟的习惯,昨晚只是闻到楚臻山身上的烟味,便随口要了一支。

  没想到这男人还真上道。

  “姜武被关进看守所了。”

  姜璐茜的连僵住一瞬,缓了两秒才吭声,语气跟刚才没什么不同。

  “哦,然后呢?”

  楚臻山眉心聚拢,她不仅糟糕,而且不孝。

  但凡正常人听到自己父亲有半点不测,都会着急。

  她倒好,一脸淡漠。

  “高速路逆行车祸,四人死亡,一人重伤。”楚臻山的声音不比昨晚那般哑重,“他替人顶罪,等宣判,轻则十几年,重则无期。”

  姜璐茜终是绷不住了,她握着烟盒的手开始发抖,却不想让楚臻山看出来,索性把烟和手同时往外套里一裹。

  她是知道的,爸爸在楚家做司机,做了很多年。

  但她昨天完全没把楚家,楚臻山,和爸爸的工作联系在一起。

  姜璐茜努力抑制住自己:“替你顶的罪?”

  “替楚萧。”

  姜璐茜平静地“哦”了一声,却在扔了烟就朝楚臻山扑过去。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爱你何须理由》(书号:1780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