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秦多多《三生三世倾华梦》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4月前 22



三生三世倾华梦(书号:17937)
类型:玄幻
作者:秦多多
简介:五千年前,昆仑玄华元君在魔界一役中失去踪影,下落不明。三千年前,西海龙王的冷宫中多了一位龙女敖华。三百年前,仙界太子妃敖华,于诛仙台上受十二道天雷,魂飞魄散、灰飞烟灭。而今,三百岁的小鱼妖清音,本着一颗修仙的心,上昆仑拜师求学。她收了千年玄鸟和一只灰兔子精为仆,又得到同行道友景曜的青睐,更成为龙帝太子的爱徒,可谁知,却因魂魄不全而无法成仙……失意之下,她下山入世,开始游历。魔界卷土重来,魔尊在沉睡数千年后终于苏醒……

点击阅读《三生三世倾华梦》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4月前
引用 1

九重天,诛仙台。

我低头看着那个小仙兵,他正弯着腰蹲在地上,摆弄着最后两个与撼天柱相连的黑色锁环,锁环一端扣在撼天柱底,另外一端则需扣在我的脚踝上。这极其简单的动作,却令他双手发颤,反复折腾了许久都未完成。

我觉得有些无聊,便笑道:“你在害怕?”

“啊?”那小仙兵显然没料到我会开口说话,愣了一下,抬起头伸手挠了挠,偷偷瞄了我一眼,这才低声道:“司战大人,属下……属下并没有害怕……”

听他这么一说话,我更乐了,“我早已不是什么司战大人了,莫要再这么叫。”

这个名号,现在想来却是颇有些好笑。当日的金戈铁马、腥风血雨,如今却只换来“通敌叛族”这么个名头,还要等着天雷轰顶之刑。早知如此,还不如安安分分地窝在那处冷宫里,过那平淡无奇的日子。

话说回来,其实之前那个名号对我而言,唯一的用处,便是凭着“司战上仙”这四个字,在每次的蟠桃大会上多分到一个仙桃。不过现下小命都要没了,多一个仙桃或是少一个仙桃,已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我说话向来随性,却没料到那小仙兵在沉默片刻后,反倒闷声闷气地答道:“在属下心中,司战大人永远是司战大人。”

这话说得真是让人唏嘘不已,但却是说了句大实话——过了今日之后,我可不就“永远”活在这些大小神仙的心里了?

“司战大人……”

许是见我久久没有出声,那小仙兵又轻轻开口道:“大人可是在担心那十二道天雷?”

担心?

不不不。仙界诸仙在背后对我的评价,常见的便是“呆头呆脑”四字,但其实只有我自己知晓,那不过是对诸事不上心而已。

此刻,倒是觉得有些好笑,敢情我要上诛仙台受雷刑之事,已是仙尽皆知,连这小小一个仙兵都能说出“十二道天雷”这五个字来——想那昔日危害一方、罪孽深重的八荒妖龙,也不过是受了九道天雷。

如此说来,我也算是颇受“重视”了。

小仙兵见我仍是不言不语,便装作摆弄锁环,实则低声说:“大人不必太过忧虑,这天雷听似可怖……但据属下听闻,若是像大人这般的修为,只需固守元神,保内丹不陨,先撑过这十二道天雷,此后只需找处安静所在,慢慢修炼,总能恢复一身法力……”

我弯弯嘴角,“此事我倒是不知,多谢了”。

这话听来甚是入耳,只可惜,这天雷若是吃素的,当年那叱咤三界的妖龙也不会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了。再退一步,即使这小仙兵所言非虚,于我而言,也是毫无希望。

元神、内丹——这两者我自然是有的。

只可惜,之前那场与魔界大军的激战,我元神受伤未愈,恐怕不用十二道天雷,两道天雷就够我吃上一壶的了;至于内丹,却是早早被我那位兄长取走,说是为青丘九尾狐族长之女疗伤而用,原本定了三个月之后归还,如今看来,倒是不用了。

那小仙兵被我一谢,立时红了脸,说话愈发地结巴起来,“不敢,属下、属下也不过是受……之托。”此时,他总算是将那些锁环全数扣好,话也不曾全部说完,便退了下去。

这诛仙台上便只剩了我一个——即将殒命当场的小仙一枚。

哦,不,确切说来,我其实只是一介生母不详、至今化形不能的龙女,孤孤单单地活了上千年,不知怎么走了泼天的运道,三百年前,在一场龙宫宴席上,忽然受到了仙界太子的青睐,才得以位列上仙,入住九重天宫阙。

也因此,仙界那些仙女纷纷视我为眼中钉,尤其是那些有身份有来头的,明着暗着动的手脚,实在是数不胜数。直到我领着天军连打了七场胜仗,这股子冲天的怨气酸气才平了下来,至少在表面上如此。

为此,我那同父异母的兄长、西海龙王太子敖昀曾笑言:“我家阿华是个能干的。”

而我那未来的夫婿、仙界太子帝昊亦点头表示赞同,“诚然,本君从不曾看走眼。”

彼时,我还为了这两句赞许心中欣喜,于是愈发卖力地领军打仗;现下回想起来,却觉得自己着实是年幼无知、甚好欺骗,不过是几句好话、一个虚无的名头,便死心塌地尽我所能,活生生地做了别人的棋子。

不过,此事也怪不了别人。

天底下哪有白吃的果子,既然收了别人的恩惠,最后自然是要还的。

之前,只不过是我自己没领悟透彻罢了。

还记得那日,天帝命新一任的司战上仙领了三千天兵天将,前来捉拿我这要犯,华丽的九重宫阙外,电闪雷鸣,乌压压的一片,黑云翻涌间,向来对我和颜悦色、呵护有加的帝昊,与前一刻端了甜汤来让我饮下的模样截然不同,只搂了那清雅秀丽、身份高贵的无双仙女在怀,面色平静地向着来人说了“请便”两字,便再也不曾多看我一眼。

我当时还曾想,若帝昊不出手,以我之力,便是破了这三千兵马,也未尝是件难事。可待我发现自己一丝功力都无法动用,这才真正明白过来,他之于我,其实是半分动心也无。之前的那些柔情蜜意,不过是逢场作戏,不然,又怎么能让众仙信以为真,我这枚棋子才是他的心头至爱?

而自魔界大军败退之后,我这挡箭牌自然是没了什么用处,反倒成了个挡路石——只有除去我,帝昊才能立他心爱的无双女仙为妃,我那兄长敖昀才能如愿娶得心仪已久的九尾狐公主为妻。

所以,当帝昊将甜汤送至我手中时,才会笑得那么温柔俊雅;而那下在甜汤里的缚仙丸,自然是分量十足,唯恐被我得了一线生机。

想到此处,我不由失笑。

敖华,正是因为你平日里只知与魔军拼死拼活,所以忽视了这些粗浅的心计,实在是栽得不冤……

此时,头顶上有雷声轰鸣。

我抬眼望去,只见苍茫云海中,一片乌黑劫云悠悠地飘了过来,其间隐有紫色电光流窜,犹如龙蛇飞舞,甚是壮观。那劫云到了撼天柱上方,抖了抖,便有碗口粗的火雷,一个接一个直直落下,连喘息的时间都不曾留下。

恍惚间,我的眼前忽然浮现诸多景象,浮光掠影,犹如走马灯般闪现,最后却定格在当年初见帝昊时的景象——

身着墨色锦袍的年轻男子,只是在殿前静静一站,便比那用千百颗夜明珠装饰点缀的水晶宫殿更为耀眼。

我坐在席间,怔怔地望着他一步一步走近,凤眼含笑,黑眸幽深,嘴角微扬,缓缓伸出手来,语调温和似水:阿华,你可愿跟随本君而去?

这天,日头正好。

我躲在两片宽大的荷叶下头,懒懒地翻了个身,才想再睡上会儿,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然后便有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开来。

“小清,快给我出来!”

哎呀呀,怎么这年头一个两个的,都喜欢在午歇的时候来扰人清梦?

我不情不愿地从荷叶下探出半个身子来,仰起脸,唤了一声:“流火,我在这里,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流火“噔噔噔”地跑到荷花池旁,双手叉腰,气势汹汹,一身红衣在明媚的阳光下,仿若飞蹿的火焰,煞是耀眼。

“你果然又躲在这破池塘里偷懒!”

这话说得真是奇怪,我不解道:“不在这儿,那我应该在哪儿待着?”

流火双颊鼓起,气呼呼的如同两个肉包子,看样子似乎恨不得把我从荷叶底下揪出来,再好好摇上一通,整出个凌乱状,“啊,你这头笨鱼!”她低着头,手指遥遥点着我,语气之中颇有几分恨恨的味道,“之前同你说了多少次,今日是十年一度北海七公主选侍女的日子,你怎么就记不住呢?”

一听是这档子事情,我立时兴致大减,慢悠悠地缩了回去,躺到荷叶底下,顺便翻了个身,这才缓缓接口道:“同我何干。”

“你脑袋瓜子被泥巴给糊了呀?北海七公主的侍女哎,假如被选上了,就不用留在这个破地方,可以去龙宫吃香喝辣、穿绫罗绸缎,这么好的事情,哪个不想去?就只有你这头笨鱼不开窍!”

流火噼里啪啦地仿佛炒豆子般,好生说教了一番,然后又急急道:“快从那些破叶子下出来,去好好梳洗一番,还有半个时辰,选侍女的女官大人们就要到了。”

去龙宫这事,听起来似乎很诱人,不过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更何况我对服侍这活计没什么兴趣——在这里,我过得好好的,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睡觉偷懒就睡觉偷懒,谁也管不着我,干吗非要往那深海之中的龙宫里凑热闹呢?

“不去。”

我吹了口气,一片青翠欲滴的荷叶轻轻落下,覆在眼前,遮住了流火的身形。

“啊,你这头笨鱼!算了,不理你了,姑奶奶我自己去,到时候你可别看着眼红!”

“嗯嗯,到时候记得给我捎点好吃的就行。”

流火被我气得无语,站在岸边狠狠地跺了几下脚,离开了。

听到周围重归寂静,我不由舒出一口长气,懒懒地扭了扭身子,把尾巴浸到清凉舒爽的水里,继续打盹。

也不知过了多久,又有个不算陌生的声音在那里唤道:“清音,出来。”

真讨厌!

我正处于半睡半醒之间,很是不耐烦地甩了下尾巴,纠结了一个弹指,便决定不去理会那个无礼的来者,继续趴在荷叶上蒙头大睡。

却不料,下一刻水声大起,“哗哗”作响不绝于耳,我尚在睡梦中,没有提防,一个浪头打来,就把我从荷叶上直接拍入了水底深处。

谁这么缺德?

想我这个小破池塘,虽然淤泥多了些、池水浅了些、荷叶盛了些,但向来是风平浪静、鱼虾无害,不失为一个休憩的好去处。如今闹上这么一出,难道是来故意砸场子的?

我愤愤地从水中钻出,化了人形跃上了岸边的泥地。我一面同纠缠在发中的水草搏斗,一面四下查看,就见不远处的柳树底下立着道挺拔的人影。

一身青色衣衫,上面绣了白金色云雾,手持一把折扇,一双细长的金色眼瞳微微眯起,于无形中透出几分威严气势,整体看来,倒也称得上“玉树临风”这四个字。

既然来者是他,我先前所受的那场无妄之灾,只能默默吞下肚去。

这还不算,还得恭恭敬敬地低头拱手。

“见过洞主大人,不知大人找清音有何事?”

那人面色清冷,淡淡看了我一眼,眉头似是有些不悦般皱起,随意“嗯”了一声,又过了片刻,这才开口道:“近日,昆仑十二宫开坛收徒……不拘出身,你……可有兴趣?”

这莫非是传说中“天上掉肉包子”的现实版?

我站直了身体,一手捂住胸口,眨眨眼,似是有些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许久才小声道:“洞主大人的意思是?”

“你若是愿去,本座这就给你修书一封。”

这句话,洞主大人说得淡漠,却让我怔怔地立在原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数千年来,昆仑十二宫一直是修仙的最好去处。那里不仅灵气充沛、奇珍异宝众多,而且还时不时有上神上仙驾临。

虽然我是一头不求上进的小鱼妖,但这种千载难得的机会,说不心动,那是自欺欺鱼。

不过,这么好一个机会,为什么会落到我身上?

“洞主大人,这事……”

我心中犹豫,面上自然也是同样的纠结,低头望着脚边湿漉漉的泥地,习惯性地以左脚去踩右脚脚背,直到那个绣着粉色荷花的鞋面变得乌黑一片,看不出本来颜色,这才抬手挠了挠头。

“愿,还是不愿?”

洞主大人冷清的嗓音又在耳边响起,带着几分不耐烦。

我咬咬唇,终于下定了决心,点点头。

话说回来,此处虽然日子清苦了些,但并不是不好。

想当初,自浑浑噩噩中醒转,我第一眼见到的,便是这位洞主大人。

他为人虽然冷漠,但仔细想来,待我却不算差,不仅给了我这无名小妖一个容身之所,还教会我如何修炼。

花了整整三百年的时间,我的法力也算是有所小成,同池塘周围的那些妖精混了个脸熟,流火就是其中之一。

听流火说,这个地方本来乱得很,大妖吃小妖的事情时有发生,直到数百年前,洞主大人凭空而现,不费吹灰之力就收复了各处大小妖怪,这才平静下来。

她还说,这洞主大人本是天上的神将,不知犯了什么错,才被贬下界来,但一身法力仍在,人间鲜有对手。像我们这种小妖,能得他的庇护,也算是前世积德。

——假如可能,我还真愿意留在此处慢慢修炼。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三生三世倾华梦》(书号:1793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