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想入菲菲《总裁的专属女医生》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花语 28天前 13



总裁的专属女医生(书号:17818)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想入菲菲
简介:一夜缠绵,看似巧合,实则另有隐情,苏苣未婚先孕,遭到苏家人的鄙夷,无奈离开苏家出国。几年后,苏苣以男科女医生身份归来,意外沦为爵迹专属女医生,帮他治疗那个不可言语的病症!谁知这个病例有点特殊,不好治……爵迹将她压在身下,深情款款道:“女人,你就是我的解药!”

点击阅读《总裁的专属女医生》小说

最新回复 (1)
花语 28天前
引用 1

夜,灯火辉煌的A市。

奢华的总统套房,就连烧的熏香都极其名贵。

苏苣躺在雕花红木的大床上,微微阖着眸子,刚从表姐的生日宴会中脱身,此时她已经身心俱疲。

屋子里燃着名贵的熏香,起着宁神的作用。

“累。”

嫣红的唇微微嘟起,洁白细腻的皮肤藏在单薄的睡衣下,紧锁的眉头让人不禁心生怜惜。迷蒙着双眼轻轻揉着太阳穴。

今天实在喝了太多,眼前的一切都旋转着像是一场梦境。

砰!房间的门被猛然推开。

恍惚间一具高大健硕的身子渐渐向她逼近,宽阔的肩膀精细的腰身,一双修长笔直的长腿完美的拼凑在一起,如失了理智的神。

“哈,大概是单身太久,都开始发春梦了。”

苏苣对自家酒店的安保还是很有信心的,支着下巴眯着混沌的眸子,欣赏着眼前的男人。

浑身散发着炙热气息的男人那样逼真,苏苣不禁有些愣神。

然而,对于中了春/药的男人来说,眼前穿着清凉,眸光荡漾的女人无异于沙漠中的一瓶水。

上前几步,一把将她拽进怀里。

冰凉细腻的触感让他眸子烧的更甚,眼前女人慌乱无辜的样子更刺激了他的欲望。

“别动……”

咬着牙绷直最后一丝理智,但是怀里的女人却不自觉地挣扎着身体。怀中淡淡少女特有的体香参杂着沐浴后的香味儿,简直像是一剂毒药。

崩!

爵迹彻底控制不住自己,大掌微微用力就像面前女人最后一层遮羞布撕扯下来。甚至来不及细细欣赏姣好的春光就将她摔在了身后的大床上。

苏苣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梦境中的一切着实太过逼真,高大的身子将光线遮住,投在她身上一层淡淡的影子。

即使到了这种地步,苏苣对眼前男人扔抱有一丝侥幸。他看起来那么冷峻孤傲,尤其是紧锁着的锋眉跟薄唇,看向她的目光里也不参杂着一丝情感。

抓住她的双手,用领带利落果断的反绑在身后。就在苏苣失神的一瞬间便完成了这行云流水的动作。

看起来就是惯犯。

苏苣觉得这一切都开始变得荒唐了,甚至过于逼真。

“你知道我是谁么……”苏苣拼命的反抗着,却奈何男人的力道实在是太大。尤其是在他红了眸子的视乎,无异于以卵击石。

唔!

一丁点前奏都没有,这可能是她从小体会过最疼的一件事,攥紧了拳头,纤细修长的双腿不断的乱动着。

但是无论苏苣怎样叫骂或者是反抗,皆置若罔闻一般。只顾得不断地在她身上压榨着,索取着。

疼到麻木,意识渐渐变得慌乱。

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苏苣揉着酸疼的关节爬了起来,环视了一圈。

昨天表姐的生日会,不胜酒力的她早早就回到了房间,至于那让人烧红了脸的一幕……苏苣连忙掀开被子,床单上一抹鲜红扎了眼。

“啊!”

尖叫一声跑进卫生间,慌乱的看着镜子里挂着黑眼圈的自己,情欲的红潮依旧残留着在脸上。

竟然,是真的!

拼命的甩着头,却发现自己已经想不起那人的具体的容貌。依稀的记忆碎片,拼凑在一起,却让她更加头疼。

铃铃铃。

光着脚跑回房间,意识恍惚的接起电话,表姐尖锐的声音骤然响起。

“我们苏家难道在养大爷么?赶紧滚回来,你的房间已经有人预定了。”

啪!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

三个月后,苏苣的房间。

看着窗外伸进来的绿萝,苏苣微微蹙眉,表姐最近变得越发针对她,总是有意无意的说,自家不养闲人。

“最近,去找工作吧。”

说着,打开了桌子上的电脑。纤长的手指轻轻调动着鼠标,胃里突然翻滚上一阵恶心的感觉。

“唔!”

转身跑了出去,趴在洗手间拼命的呕吐起来。

表姐苏夏正好从旁边路过,讥诮的看了一眼呕的肝肠寸断的苏苣,说:“莫不是怀孕了吧。”

打趣的一句话却让苏苣心头一惊。

怎样会这样巧。

拧开水龙头,用手捧起清凉的水打在脸上,才有了一丝舒适的感觉。

“苏苣小姐,顾先生来了。”楼下的佣人扯着嗓子喊。

顾逸,苏苣交往了三年的男友。

苏夏冷眼跟着她走了下去,顾逸正坐在沙发上,手端着一杯茶,看到苏苣过来,露出一丝笑容。

“怎么了,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顾逸担忧的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蹙着眉,说:“温度还算是正常。”

苏夏一改刚刚冷漠的样子,凑上前抓住苏苣的手,姐妹情深的说:“这孩子就是不听话,明明身体不舒服,也不去医院检查一下。”

直到后来被顾逸拽着去了医院,苏苣有些忐忑的坐在走廊的长椅上,顾逸紧紧抓住她的手,轻轻的拍着,说:“不要怕,我陪着你。”

半个小时后,两人坐在医生办公室。

“恭喜你,做妈妈了。”

医生将B超递了过去,清淡的说。

“不可能!”

苏苣瞄了一眼,将B超放在桌子上。怎么可能,在一起三年了她跟顾逸最大的尺度就是接吻,怎么可能会怀孕!

“医生,我从未跟我女朋友……”顾逸脸色有些难看,即使到这一步,也在心里拼命的劝说这是个意外。

“难道我从医三十年这个也会弄错?”医生蹙着眉,显然对这两个人的反应有些不满,刻薄的说:“你没有,不代表别人没有。”

苏苣身子一震,心头缠绕上一丝恐惧。显然医生是没有错的,那唯一的可能……

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果然是真的!

浑身麻木,好似丧失了知觉……

浑浑噩噩的走了出去,两个人一路无话,各有心事。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寂静的客厅十分响亮,十足十的力气,苏苣脸上顿时红肿一片。

苏夏的父亲苏振天眯着眼,阴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苏苣。

“我们苏家现在还养着你,可不是让你来丢人的。”

苏苣咬着唇,嘴里泛起腥甜。苏家针对她并不是从这件事开始,固执的昂着头,一字一顿的说:“我并不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我也从未做过越矩的事情!”

站在一边抱着胸看热闹的苏夏走到他身边,故作天真惊恐的说:“父亲,苏妹妹现在都这样放荡了,连自己跟哪个野男人睡的都不知道。”

“若是表妹继续这样下去,我们苏氏的名声早晚都会被弄臭了。而且,我经常能看到表妹在晚上跟不同的男人出去……若是被哪个无良媒体看到了……”

苏夏在一边不断的煽风点火,苏苣也不反驳,心里暗自好笑,这算是落井下石么。

何况,苏振天向来以苏氏为命,听到这番话,顿时狠狠拍了一下椅子扶手,走到苏苣身边,冷漠而狠厉。

“今天,你就收拾好行李离开苏家,往后,便跟我们苏家一刀两断。”

呵。

苏苣抬头,看着面前这一幅幅看起深明大义的嘴脸,嘲讽的勾了一下嘴角。

“你以后莫要出这样丢人现眼的事情。”

一边吩咐佣人收拾苏苣的行李,另一边拿话敲打着自己的女儿。

苏夏闻言有些慌乱,狠狠地瞥了苏苣一眼,然后撒娇着抱住苏振天的胳膊,摇了摇,嘟着嘴说:“父亲,我这么乖,怎么可能会做这样败坏家风的事情。”

“也对。”

苏振天冷笑一声,讥讽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苏苣。

平素苏苣在苏家也不受重视,佣人自然无所顾忌,拿着苏苣不多的行李直接奔门口走去。

“你们在闹什么!”

带着愠怒的声音让苏振天身子一震,有些顾忌的转过身,也不顾身边还有晚辈,尖酸刻薄的说:“这个贱妮子吃喝我的苏家的,竟然做出未婚先孕的事情!”

说完,竟然一口痰吐在了苏苣的身上。

“我跟你说,这个孩子,说什么都留不得!”苏振天阴冷的瞄了一眼苏苣的小腹,冷哼一声。

苏夏见状也走了过来,阴阳怪气的说:“就是啊,这样不知廉耻,恐怕顾逸哥哥也应该嫌脏吧……”

苏苣身子一阵,心里像被钝刀割过一样,一股酸水涌上心头。

虽没有表态,但是这些日子来的冷淡,跟一直打不通的电话足以说明一切。

……

一个周末,苏苣独身一人去了医院,准备拿掉孩子。

靠在医院冰凉的墙壁上,苏苣有些失,抬手轻轻抚摸着平坦的小腹。

在她的身体里,竟然孕育着一个生命。

抬眸,看着路过脸上神色不一的情侣,或幸福或怨愤,只有她一个人拿着挂号单,脸色颓然苍白。

“苏苣。”

冰冷的女声打断了她的思路,苏苣有些恍惚的顺着声音走了过去。所有的噩梦都从那个夜晚开始,但是她却没有可以醒来的机会。

“早知今日,当初何必图一时爽快,这么年轻就如此不知检点。”给苏苣做手术的一声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妇女,蓝色的口罩遮住大半张脸,唯有一双眸子含着讥讽,看着躺在床上女人。

苏苣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周围的一切都让她觉得冷,冰凉的手术台,闪着寒光昂贵的仪器,跟字字像毒药一样的医生还有护士。

旋转,好似有婴儿的哭叫着喊着“妈妈。”

苏苣眼圈通红,可恨她连那天夜晚的男人是谁都不知道,这个孩子生下来也注定像她一样受尽苦难。

还不如,今天做个了断。

“这个时候,上演什么母子情深。”医生对这样的场景也是司空见惯,拿着手术钳就向苏苣靠近。

“妈妈救我!”

稚嫩的声音像一记炸雷,苏苣猛然起身,紧张的四处环视一圈。

“若不想出意外,就好好的躺在那里。”

医生也丧失了耐心,竟然转头吩咐护士赶紧给她打麻醉剂。

好似有根线,将自己跟这个孩子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那个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也一定不是幻觉。

……

四十分钟后,坐落在别墅区的苏宅。

苏苣跪在书房里,固执而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爷爷,双手攥拳垂在身体两侧,脊背倔强的挺直。

苏古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孙女,颇有些无奈,从藤椅上站起,又重重的坐下。

“你这孩子,向来倔强。”说着,从抽屉拿出一张银行卡,声音有些疲倦,道:“机票我会让助理订好,你去美国吧。”

毕竟他年岁已老,而苏苣的叔叔在苏氏的权力根深蒂固,他也有心无力。

“爷爷,只能护你到这里了,往后的日子,你自己看着走吧。”说着,到最后哽咽起来。

苏苣起身,看着年迈的爷爷,心里酸涩不已,又十分憎恶那个莫名出现的男人。

而另一边,医院院长正襟危坐,紧张的捏着手里的手机,声线颤抖着说:“纪助理你放心……苏小姐并没有……”

“嗯。”

电话那边低沉的男声,颇有些意外,似乎也长舒了一口气,便挂断了电话。

别说是A市的医院,哪怕她苏苣去别的城市,也没有人敢打掉这个孩子!

因为,这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

就是这么狂傲!

三天后,苏苣穿着一身银白色的风衣,浓密墨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拖着的巨大行李箱与她娇小的身材形成强烈的对比。

原本爷爷打算来送她,但是被苏苣拒绝了。

今日在苏家遭受的耻辱,像一个长满荆棘的鞭子狠狠的抽打在她身上,苏振天大义凌然跟苏夏暗中的算计,让她的事情在整个苏家成了一个巨大的笑话。

若不衣锦还乡,学成归来,怎么能给这些人狠狠甩一个响亮的巴掌!



点击继续阅读小说《总裁的专属女医生》(书号:17818)

返回